-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就在楊毅和朱千辛都等的心焦時,甬道裡終於有動靜了,從遠處傳來了腳步聲,而且不止一人。

楊毅和朱千辛都是精神一震,這至少驗證了兩個猜測,第一就是紅狼他們確實被墓中人捉走了,第二就是苗依依並冇有和墓中人勾結,她隻是單純的甩開楊毅和朱千辛,獨自去墓穴深處取寶了。

楊毅和朱千辛生怕被對方看出破綻,不僅不敢睜眼,就連呼吸都不約而同的放緩了。

幾分鐘後,墓中人終於來到了兩人的身邊,從腳步聲判斷,應該有三個人,其中一個腳步很輕,應該是女子或者是小孩子。

很快,楊毅就驗證了自己的判斷,果然是一個女子,因為那女子忽然開口說了一句話,說的好像是湘西這邊的方言,楊毅冇有聽懂,卻聽見朱千辛的叫糟聲。

“糟了,他們要摘我們的麵罩。”朱千辛快速提醒道。

“動手!”看見黑暗中兩雙大手伸向自己和朱千辛的麵門,楊毅再也忍不住了,立即暴喝道。

他們兩人能在迷霧中保持神智全靠這麵罩,一旦被揭開,那就真的要中毒了。

幾乎就在楊毅暴喝的同時,朱千辛已經從地上彈了起來,毫不猶豫的撲向那個發號施令的神秘女子。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她自然明白。

那神秘女子的反應也很快,第一時間就做出了應對,然而她的對敵經驗比朱千辛卻差太遠了,她根本冇有想到朱千辛在跳起來的同時還打開了麵罩上的強光燈。

那女子常年生活在黑暗中,那裡能受得了這種強光照射,頓時眼睛一片雪白,什麼都看不見了,被朱千辛狠狠一掌打在胸前。

楊毅隻感覺身上一輕,立即緊隨其後跳了起來,可惜他的半邊身子都被壓麻了,一時間竟然冇有跟上朱千辛的動作,隻好攻向兩位兩名男子。

然而令楊毅意外的是,那兩名男子竟然神情木訥,就連強光都冇有讓他們眯眼,就那麼不閃不避的站在那裡任他攻擊。

“砰!砰!”

兩聲巨響,楊毅把那兩人打飛的同時,卻暗暗吃驚,這兩人的身體是怎麼練的?竟然這麼硬,自己就好像是打飛了兩塊大石頭。

這個時候,被朱千辛拍了一掌的那個女子也反應了過來,隻聽她大叫一聲,似乎發出了一個命令,然後就掉頭向甬道深處逃去。

這個神秘女子明明冇有任何防護措施,卻絲毫不受這些灰色霧氣的影響。頓時令楊毅有了一個猜測,這些霧氣恐怕是一種蠱毒。

“快跟上她。”朱千辛喊了一聲就立即追了過去,他們必須跟上這個女子,否則再想逃出去就難了。

“你放心,她跑不掉。”這時候楊毅的身體也恢複了正常,他先從甬道裡撿起朱千辛的新式武器,這才發力追了上去。

楊毅哪怕提著十幾斤重的武器,速度也比朱千辛快的多,幾步就超過了她,追到了那女子的後麵。

然而就在楊毅伸出手準備拿下那女子的時候,卻忽然聽見身後朱千辛的一聲驚呼:“小心!”

幾乎同時,兩道勁風從側麵撞了過來,楊毅本能的使了一招野馬分鬃把這兩道人影拍在一起,阻住他們的衝勢。然後定睛一看,頓時大吃一驚。

隻見這兩道人影馬臉凸鼻,青麵獠牙,怎麼看都不像正常人類,中了楊毅一記暗勁也跟冇事人一樣,隻是死死盯著楊毅,隨時準備再次發起攻擊。

這時候,從楊毅的身後也傳來了狂奔的腳步聲,之前被楊毅打飛的兩個人也追了上來。

更令楊毅頭皮發麻的是,這兩個人竟然也變成了青麵獠牙的樣子,就好像是電影裡的狼人變身一樣。

“快走!”楊毅知道此時不是和對方糾纏的時候,他等朱千辛從自己身後跑過去之後,忽然抓了一把定神散撒向那四個怪人,緊接著轉身就跑。

看見那四個怪人隻是稍微停頓一下就立即恢複了行動,楊毅最後一絲猜測也得到了驗證。

這四個怪物已經不是人了,他們已經冇有了正常人的五感,變成了完全聽命於本能的怪物。

這難道就是苗依依說的屍蠱?

楊毅的表情有些凝重,也不知道蠱王墓裡有多少這樣的怪人,又是誰把他們變成這樣的。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投向在前麵狂奔的那個神秘女子,隻要抓住了她,應該就能得到答案了吧。

楊毅和朱千辛追著那名神秘女子在甬道裡狂奔,身後跟著四個緊追不捨的怪人,好在這些怪人的速度並不快,暫時還追不上楊毅和朱千辛。

忽然眼前人影一閃,那個神秘女子不知道鑽到哪裡去了,竟然消失在甬道中。

“這裡有道暗門。”朱千辛不愧是神偷門大師姐,目力極佳,觀察的也足夠細心,早就看見那女子在牆壁上按了一下才消失的。

所以很快就找到了牆壁上的一道暗門,並且順利打開了。

楊毅立即跟在朱千辛的身後鑽了進去,暗門迅速合攏,把那四個怪人關在外麵。

這四個怪人顯然冇有任何神智了,暗門的機關就在他們眼前他們都不知道按一下,隻是對著石門又抓又撞。

“糟了,被她跑掉了。”暗門之後是一間四通八達的石室,角落裡有簡易的石床和石桌石椅,還有一盞已經點亮的油燈,明顯是有人住在這裡。

“沒關係,我們隻要不被困在甬道裡就遲早能找到她。”楊毅把手裡的武器交給朱千辛,然後來到臟兮兮的床鋪前,仔細觀察了一下,推斷道:“這裡應該就是那女子的住處了,她應該就是蠱王墓外層的守衛者。”

“他們真的住在墓裡?”朱千辛震驚道:“這怎麼可能呢?他們在這裡吃什麼?”

“隻要把她找出來問問不就知道了?”楊毅把麵罩打開,小心翼翼的呼吸了一下石室中的空氣,點頭道:“可以把氧氣關掉了,這裡空氣可以呼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