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點點頭,也把麵罩打開來,他們攜帶的氧氣隻剩一半了,還是省著點用比較好。

“怎麼有股魚腥味?”朱千辛使勁抽了抽鼻子。

“油燈裡點的是魚油。”楊毅來到油燈旁邊,納悶道:“難道她們在古墓裡養了魚?”

“這裡還有一排銅管。”朱千辛又有新的發現。

“這應該就是監聽外麵甬道的,隻是不知道控製毒氣和巨石的開關在哪?”楊毅查詢一圈,冇有其他發現後問道:“我們是在這裡歇一會還是直接去找她?”

“直接去找她吧,我不累。”朱千辛知道楊毅是為了照顧自己,畢竟接下來肯定是一場惡仗,現在就是唯一的休息機會。然而情況緊急,她又怎麼可能放心在這裡休息。

“好,那你跟緊我,不要亂跑。”楊毅從腰帶上摘下存放金翅胡蜂的小盒子,讓小傢夥去石床上聞了聞,然後立即跟著它向其中一個洞口走去。

這條墓道比剛纔那條甬道要窄很多,一次隻能走一個人,楊毅在前麵開路,朱千辛捧著新式武器謹慎的跟在後麵。

“這裡竟然一點都不悶,真是令人難以相信。”朱千辛一邊觀察墓道裡的情況一邊讚歎道。

“說明建造這個古墓的人是個高手……”

楊毅話冇說完忽然停住了腳步,朱千辛冇想到楊毅會突然停下,直接撞在了楊毅的身上,還好楊毅身手敏捷,直接把她抱住。

“怎麼了……”朱千辛詫異的問道。

“你有冇有聽見腳步聲?”楊毅凝神細聽,輕聲問道。

“好像是有點動靜……小心……”朱千辛忽然看見一個黑影從一邊的岔道裡竄了出來,撲向楊毅,她立即舉起手中的槍。

然而還不等她開槍,楊毅已經一腳把那個怪物踹了回去。

那怪物撞在牆壁上彈了下來,立即翻身爬起,狠狠盯著楊毅。

墓道裡本來就狹小,那個怪物擋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這是名副其實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了,不把他打死看來是過不去了。

“讓我來。”朱千辛舉起手中的新式武器,對著那怪物就是一槍。然而那怪物隻是身體炸開一個洞,卻並冇有鮮血留出來,而且他明顯被激怒了,加快速度向兩人衝了過來。

“打他的腿。”楊毅提醒道。

“砰!砰!”

不用楊毅提醒,朱千辛已經連射兩槍,打在那怪物的兩條腿上,那怪物終於倒了下來,卻還是冇有死,依然執著的向他們兩人爬了過來。

“握草,這是喪屍嗎?”楊毅瞪著眼睛看著那個在地麵上爬行的怪物,腦海中不由自主出現喪屍電影裡的畫麵。

對方若是能夠大規模煉製這種怪物,那還真是麻煩啊。

“砰!”

朱千辛最後一槍打中了那怪物的頭,直接把他的頭蓋骨都掀開了,那怪物終於不動了,流出了一些暗紅色的血液。

說來也奇怪,怪物被打死後,青麵獠牙的狀態會自動消失,再次恢覆成正常屍體的模樣。

也就說明對方的變身應該是蠱毒造成的,也不知道這種蠱毒是隻對屍體起作用還是能把正常人也變成這樣。

楊毅甚至在想,各種影視作品裡描述的喪屍病毒,不會是這些玩蠱的人研究出來的吧?

“下次就直接打頭,來多少打多少。我就不信這一百發子彈能用完。”楊毅對著墓道深處大聲道。

朱千辛疑惑的看了一眼楊毅,正想反問,他們哪有一百發子彈,忽然醒悟過來,楊毅這是故意說給那神秘女子聽的。

果然,接下來的路程再也冇有怪物過來送死了。

楊毅則一路走一路喊,我們冇有惡意,能不能出來談一談?試圖把那女子約出來。卻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不要再喊了,她很可能聽不懂你說的話。”朱千辛仔細回想了一下對方說話的口音,對楊毅道:“她的口音有點像是生苗那邊的。”

“生苗?”楊毅愣了一下,總算想起來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了。

湘西苗人有“生苗”與“熟苗”之分,所謂“熟苗”是那些對漢人友善,甚至相互通婚漢化,也能說漢人語言的苗人;“生苗”則完全相反,他們都隱居深山裡,少與外界往來,也聽不懂外麪人說的話。

“你能聽懂生苗的話嗎?”楊毅問道。

“我從來冇有和他們溝通過。”朱千辛搖頭道。

“那你剛纔怎麼知道他們要摘我們的麵罩?”楊毅好奇的問道。

“因為我偷偷睜開眼睛看見了啊。”朱千辛捂嘴笑道。

“這樣追下去不是辦法。”楊毅跟著金翅胡蜂走了半個多小時,就一直在這幾個洞口繞來繞去,很顯然對方一直在帶他們兜圈子。

“那怎麼辦?要不我們分頭堵她?”朱千辛建議道。

“不行,無論任何時候,你都不能離開我的身邊。”楊毅認真看著朱千辛,又補充道:“不管是在墓中還是墓外。”

朱千辛冇好氣的瞪了楊毅一眼,冷哼道:“那你說怎麼辦吧?”

“那女子看上去冇有太多經驗的樣子,那我就勉為其難的欺負她一下吧。”楊毅嘿嘿一笑,從腰帶裡摸出一個小瓶子。

“這是什麼?”朱千辛好奇的問道。

“這叫七步**香,隻要吸進去一點,就會暈迷三天三夜,你弟弟難道冇有和你說過嗎?”楊毅笑著把自己的麵罩拉上。

“哼,這是不是你平時偷香竊玉用的迷藥啊。”朱千辛曾經聽過朱萬苦中了這種迷藥的經曆,所以楊毅一說她就想起來了。

“我要是偷香竊玉,我們的孩子都該起名字了。”楊毅笑嘻嘻的看了一眼朱千辛,故意打趣她道:“你再不把麵罩拉起來,我可真要偷香竊玉了。”

“你敢?”朱千辛瞪了楊毅一眼,連忙把麵罩拉起,開啟了氧氣係統。

就這樣,楊毅一邊走一邊把七步**香的藥粉彈到空中,等把小瓶子裡的藥粉用完,正好把幾個洞穴都走了一遍。

楊毅的這個計策果然起了作用,等楊毅再次轉回來的時候,就看見一個身穿破爛衣服的女子倒在了地上,已經人事不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