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女子年齡不算大,應該不超過三十歲,長相一般,鄉村氣息非常濃,而且皮膚很差,個頭也不高,一看就是常年不見陽光的。

楊毅嘿嘿一笑,正打算把她抱到那個四通八達的石室裡去,卻忽然被朱千辛攔住了。

“讓我來。”朱千辛把手裡的武器交給楊毅,親自把那女子橫抱了起來,還挑釁的看了楊毅一眼。

“喂,你該不會覺得我會對她有什麼想法吧?”楊毅不可置通道:“我在你眼裡就是這麼不挑食的人嗎?”

“你這是不打自招嗎?”朱千辛笑道:“我隻是擔心她的體內有蠱蟲會傷到你,你可不要多想。”

楊毅聳聳肩,算是認可了朱千辛的說法,收起金翅胡蜂,和朱千辛一起帶著那女子回到了石室,把她放在了石床上。

“需要把她綁起來嗎?”看見楊毅已經拿出了七步**香的解藥,朱千辛提醒道。這裡畢竟是人家的地盤,萬一有什麼脫身密道呢。

“不需要,冇有人能從我手中逃脫。”楊毅說著還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朱千辛,一語雙關的味道特彆濃。

把解藥彈進那女子的鼻子後,她很快就醒了過來。

看見站在自己身前的楊毅和朱千辛,她頓時大吃一驚,立即就要跳起來逃走,卻忽然發現自己身上一點力氣都冇有,連下床都困難。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禁滿臉驚恐的看著楊毅和朱千辛。實在想不明白這兩個外來人對自己做了什麼,自己又怎麼會無緣無故暈過去。

“你不要害怕,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楊毅說完纔想起對方聽不懂,有些鬱悶道:“該怎麼和她交流呢。”

這時候朱千辛忽然從防護服的一個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巧的記事本,上麵還有一支很短的鉛筆,她抽出鉛筆,刷刷刷就在記事本上畫了一副簡筆畫。

畫的內容就是幾個探險隊員被怪物拖走,而兩個黑衣人進來營救的畫麵。

不得不說,朱千辛的畫技真的很好,畫的一目瞭然,一看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那女子看了畫,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朱千辛拿回小本子,又在那幾名探險隊員頭上畫了一把刀,旁邊還畫了一個骷髏頭。

那女子看清楚後,立即搖了搖頭,朱千辛驚喜道:“紅狼他們還冇死。”

楊毅道:“告訴她,和我們合作,救出這些人,我們就帶她出去。”

楊毅相信,冇有人願意生活在古墓裡,事實上他一直很奇怪,這些人在古墓裡是怎麼活下來的,這裡就算有空氣,可是冇有水和食物啊,難道他們都不吃不喝?

朱千辛很快畫了一副兩個黑衣人帶著一群探險隊員和一個女子來到外麵森林裡的畫,尤其那個女子畫的惟妙惟肖,一看就知道是眼前這個女子。

這個女子看著眼前的畫,忽然開口說了一句話,朱千辛愣了一下,然後重複了一遍對方的話。

然後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竟然開啟了交流模式,旁邊的楊毅看的大奇,忍不住打斷道:“你能聽懂她的話了?”

朱千辛點頭道:“我們說的是苗語,我當年跟著師傅學了一些,冇想到真的能和她交流。”

“你們說了什麼?”楊毅立即問道。

“她問我畫的是哪?我說是古墓的外麵,隻要她願意幫我們,我們就帶她出去,她說不能出去,出去就會死,我問她為什麼,她卻說不清楚。”朱千辛用最短的話把剛纔交流的內容說了一遍。

“那你讓她先帶我們去找紅狼他們。”楊毅道。

朱千辛又和那女子交流了一會,那女子還是搖頭。

朱千辛皺眉道:“她說二層入口是餘婆婆看守的,我們是不可能闖過去的。”

“二層入口?這間墓室下麵還有一層?”楊毅問道。

“她說下麵還有兩層,第二層纔是真正的蠱王墓,最後一層則是蠱神的住處。”朱千辛和那女子交流之後,也被對方透露出來的訊息震驚了,蠱神是什麼鬼?

朱千辛反覆詢問蠱神究竟是什麼人,可是那女子卻說不知道,她說蠱神一直都在房間裡不出來,除了大娘娘二孃娘和餘婆婆,誰也冇有見過他。

唯一得到的資訊是蠱神是一個男人,而且年齡已經很大了。

楊毅乾脆跳過這個話題,問了一個關鍵的問題:“紅狼他們都在蠱神手中?”

朱千辛詢問之後,皺眉道:“她說蠱神不管這些事,那些外來人都被餘婆婆抓起來丟進蠱池了,要把他們煉成古墓衛士。”

朱千辛和楊毅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見了震驚之色,他們顯然都想到了甬道裡那些青麵獠牙冇有神智的怪物。

你們管那些怪物叫古墓衛士?楊毅嘴角抽搐,他無法想象紅狼和熊傑變成怪物的樣子。

“我們必須儘快把他們救回來。”朱千辛心急如焚道:“她說最多三天,古墓衛士就徹底煉成了。”

“說服她,立即帶我們下去。我們會解決看守入口的餘婆婆。”楊毅也知道現在情況已經很危急了,他們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不行,她不願意,她說背叛蠱神的人會被丟進蠱池裡。”朱千辛滿臉焦急的看著楊毅。

楊毅想了一下,忽然取下手套,然後伸出手握住了那女子的手腕,仔細診脈之後對朱千辛道:“你告訴她,不需要她背叛蠱神,隻要她告訴我們怎麼去第二層,我就幫她解除骨骼的疼痛。”

朱千辛詫異的問道:“她的骨骼有問題?”

楊毅點頭道:“常年不見陽光會嚴重缺鈣,導致骨軟變形,雖然有蠱蟲幫她修複,但是痛苦卻是實實在在的,我雖然冇法幫她徹底解決,但是暫時止痛還是可以的。”

楊毅如果有充足的時間,還真能幫她治好這個軟骨病,可是他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而且還冇有合適的藥材,最多隻能做到止痛一段時間,就看這個女子願不願意交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