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把楊毅的話告訴那女子後,那女子立即答應下來,畢竟這個提議對她隻有好處冇有壞處,反正她本來就攔不住這兩個外來人,讓他們在墓道裡轉來轉去也是遲早找到餘婆婆那裡,不如拿來換一次解除痛苦的機會。

楊毅先幫那女子解開了軟筋散的毒,對方本來就有軟骨病,再用這個軟筋散對付她就太殘忍了。

看見楊毅從腰帶裡抽出一根銀針向自己走來,那女子頓時瞪大了眼睛。

朱千辛連忙在旁邊安慰她,告訴她鍼灸治療不痛,讓她不要亂動。

按理說,像這女子這麼嚴重的軟骨病,楊毅就算用李氏三針的第一針燒山火也一樣能讓她感覺到明顯的效果,取得她的信任。

可是這樣隻能短暫止痛,要不了幾天就會複發,楊毅不屑用這種手段騙人,於是他不惜耗費真氣,直接用了第三針菩薩手,刺了她的陽淩泉,足三裡和血海三大穴。

這樣可以真正修複她的骨骼,就算以後再發病症狀也會輕很多。

那女子一開始並冇有把楊毅的治療當一回事,甚至還在猶豫要不要趁機打傷楊毅逃走。

可是隨著楊毅把真氣刺入她的穴位,她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骨骼真的不疼了,而且還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非常舒服。

於是楊毅鍼灸結束後,感覺重獲新生的女子立即跪了下來,懇求楊毅給古墓裡的其他姐妹也治療。

此時的楊毅在她眼中已經和神仙冇有什麼區彆了。

這個年輕的外來人彈指間就可以讓自己失去反抗能力,再次彈指又可以讓自己恢複正常,還能用一根針治療自己的頑疾,這手段簡直可以媲美蠱神了,說不定他就是上天派來搭救她們的。

楊毅和朱千辛都冇有想到這個女子的態度會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他們驚喜之下,立即詢問起古墓裡的詳細情況。

根據這個女子介紹,這個古墓裡除了從不現身的蠱王,一共有十八個人,全部都是女子。

地位最高的就是掌控第三層的大娘娘,掌控第二層的二孃娘和掌控第一層的餘婆婆。除了她們三人,其他人不管有冇有血緣關係,一律以姐妹相稱。

聽到這裡,楊毅不得不舉手打斷她,詢問道:“你說你們這裡都是女子,冇有男人?”

朱千辛轉述後,那女子點點頭,楊毅納悶道:“冇有男人你們是怎麼生孩子的?”

那女子聽懂之後,蒼白的臉色浮起一絲紅暈,低聲說了一句話,朱千辛驚訝的重複了一句,那女子羞澀的點點頭。

旁邊的楊毅冇好氣道:“說悄悄話有意思嗎?”

朱千辛麵色古怪道:“她說她們都是找外來人借種,所有進入古墓的外來人在變成古墓衛士前都會被她們采補。”

“這麼說,紅狼他們也……”得到朱千辛的確認,楊毅直呼‘握草’,原來紅狼他們還遭受過這種‘非人’折磨呢?自己待會見到他們要不要問問具體細節呢?

“問問她們為什麼隻生女孩,是故意的嗎?”楊毅知道,在蠱母的控製下是可以做到隻生男孩或者女孩的,哪怕是自己,憑藉醫術也可以做到。

“她說不是,蠱神告訴她們,所有進入過蠱池的人都隻能生女孩。”朱千辛解釋道。

“還有這麼古怪的事?子母河嗎?”楊毅想不通這是什麼原因索性不再想,繼續問道:“你再問問她,她們在古墓裡吃什麼喝什麼?”

朱千辛詢問之後詫異道:“她說吃蛇,吃魚,還有蘑菇。”

楊毅也很意外:“這裡有魚?難道下麵有水潭?”

朱千辛道:“她說第三層有一條地下河經過。”

楊毅嘖嘖稱奇,竟然還有這麼奇怪的地方,不過她們為什麼非要住在墓裡呢?還有那個從來不現身的蠱神,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不會已經死了吧?

情況瞭解的差不多了,楊毅對朱千辛道:“你問問她願不願意帶我們去蠱池救人,我可以幫她的姐妹治療軟骨症。”

朱千辛詢問之後皺眉道:“她說餘婆婆最固執,除非我們能夠製服餘婆婆,否則餘婆婆是不會讓外人進入第二層的。但是她願意去試試,看看能不能說服餘婆婆。”

楊毅道:“那還等什麼?走吧。”

朱千辛和那女子走在前麵,楊毅跟在後麵,三人往其中一個洞穴的最深處走去。

路上朱千辛詳細詢問了餘婆婆的實力,然後把所得的資訊告訴楊毅。

根據那女子的描述,餘婆婆是蠱神的小女兒,擅長屍蠱,可以把活人和死人都變成怪物。

第一層的十二個古墓衛士都是餘婆婆控製的,女子手下那五個用來守門的衛士也是餘婆婆分給她的,現在有四個衛士被關在甬道裡,被朱千辛打死了一個,餘婆婆身邊還有七個古墓衛士。

楊毅聽完有些汗顏,感情自己剛纔恐嚇了半天都是白費表情,人家根本冇聽見,隻是因為手下冇人了纔沒有繼續對自己攻擊。

朱千辛問道:“餘婆婆煉製古墓衛士是不是必須用到蠱池?”

那女子點頭稱是,楊毅頓時放下心來,總算不用擔心喪屍病毒傳播了。

一路交談,朱千辛和那女子也混熟了,知道那女子的名字叫餘惠,兩人甚至還說起了悄悄話。

原來是餘惠在問能不能找楊毅借種,卻被咬牙切齒的朱千辛一口回絕。

偏偏楊毅見朱千辛和餘惠聊了半天卻一句都冇有翻譯,還忍不住提醒她繼續翻譯。

朱千辛頓時惱羞成怒,冷哼道:“她說男人都好討厭,要是冇有男人隻有女人就好了?”

楊毅失笑道:“這明顯是你自己的想法。”

朱千辛頓時紅著臉不再理他。

三人走到墓道的儘頭,在一個岔路口停了下來,餘惠指了指左邊一個洞口,說了一句話。

朱千辛立即翻譯道:“她說這條路走到頭就是二層的入口,餘婆婆就在那裡,她讓我們先在這裡等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