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餘婆婆皺眉道:“既然他們隻是誤闖進來,讓你們帶走也可以,但是這些人現在都在蠱池裡,你們如果想救他們就必須自己進入蠱池把他們帶出來。”

這就是強者才能獲得的尊重,如果不是楊毅輕描淡寫的解決了她的五個古墓衛士,她根本不會和楊毅說這麼多。更彆說讓楊毅把紅狼他們帶走了。

楊毅皺眉問道:“蠱池很危險嗎?為什麼你們不能進入?”

餘婆婆點頭道:“蠱池裡有各種各樣的蠱母,每個人隻能進去一次,運氣好就會獲得一隻本命蠱,得到蠱術傳承,運氣不好就會大病一場,什麼都得不到。如果長時間泡在裡麵或者二次進入,就會遭到眾多蠱母的攻擊,成為它們的養料。”

聽完餘婆婆的解釋,楊毅詫異道:“你們把他們泡在蠱池裡,萬一有蠱母願意入住他們的身體,豈不是給他們一場造化?”

餘婆婆搖頭道:“他們都喝了避蠱水,不會有蠱母接受他們的,隻會把他們變成養料,等他們變成一具軀殼就能煉製古墓衛士了。”

楊毅和朱千辛都聽得頭皮發麻,這些人真是視人命如草芥啊,楊毅立即問道:“那他們在蠱池裡泡了那麼長時間還能活嗎?”

餘婆婆道:“那就要看他們的意誌力了,如果他們現在還有意識,那撈出來還能救活,否則就再也不可能醒過來了。”

朱千辛焦急道:“那還等什麼?趕快帶我們去蠱池。”

餘婆婆搖頭道:“你們必須先發誓,不去打擾蠱神,否則我不能帶你們下去。”

楊毅冇想到自己隨口忽悠的一句話竟然打探出一個關鍵情報,看餘婆婆這麼緊張的樣子,這個蠱神很可能受了重傷或者在練功的關鍵時刻,不能被打擾。

本來楊毅還擔心蠱神會不顧身份對付自己,現在總算放心了。

楊毅和朱千辛各自舉手發了個誓,保證救了人就走,不去打擾蠱神的清淨。

餘婆婆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讓古墓衛士放開餘惠,然後帶著他們三人向石室角落的一個洞口走去。

往二層去的洞口在地麵上,就在餘婆婆之前所坐石床的旁邊,不來到床邊根本就看不見。

從洞口往下看去,是十幾層直接在山岩上雕琢出來的石階,雖然簡陋卻也寬闊,可以並行兩個人。

餘婆婆和餘惠在前麵帶路,楊毅和朱千辛跟在後麵,很快就消失在這間石室裡。

“哇,這裡怎麼這麼亮?”楊毅和朱千辛跟著餘婆婆來到古墓二層後,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古墓二層並不像第一層那樣到處都是墓道,然後彎彎曲曲的連接起一個個石室。

二層非常空曠,一眼看去足足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正中間是一個巨大的石柱,連接一層和二層,石柱的兩邊均勻分佈著八個大墓室。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博物館的展覽廳,圍著石柱轉一圈就能把這八個墓室全部參觀一遍。

更令楊毅和朱千辛無法置信的是,不管是外麵的大廳還是那八個大墓室,都有微弱的光芒發出來。

楊毅定睛看去,發光的物體一共有兩種,一種是長在石柱周圍的半球形小菇,發出的是淡綠色熒光。

還有一種則是飛在天上的螢火蟲,發出的是黃綠冷光。

隻是令楊毅驚訝的是,這種螢火蟲體格非常大,看上去就像一隻隻蝴蝶。成群結隊的飛來飛去,照亮了整個第二層。

餘婆婆一邊顫巍巍的在前麵帶路一邊道:“這裡是苗疆曆代蠱王埋骨的地方,我就不帶你們參觀了,我現在要去把這件事彙報給大娘娘和二孃娘,讓餘惠帶你們去蠱池吧,把人救出來你們立即離開。”

楊毅自然冇有異議,他本來就是來救人的,纔不想節外生枝。

餘婆婆帶著僅存的兩個古墓衛士鑽進了通往三層的墓道,餘惠則繼續帶著楊毅和朱千辛一直往二層的深處走去。

楊毅本來以為這八個墓室都是全敞開的,站在門口就能看見墓室裡的情況。

事實證明他想多了,還是有一條彎曲的墓道擋住了他的目光,除非走進去,否則很難知道裡麵有什麼。

三人繞過二層中間的大石柱,一個圓形的水潭頓時出現在楊毅的麵前。

水潭的麵積不算大,也就和澡堂裡的洗澡池差不多,然而裡麵卻漂了九個人頭,看起來有些驚悚。

好吧,看錯了,是九個直直豎在水潭裡的男人,他們隻有腦袋露在水麵,再加上潭水不透明,看上去就像是九個腦袋漂在水麵上。紅狼和熊傑赫然在其中。

“什麼人?”楊毅他們剛剛露麵,就從水潭邊站起來四個女子。

這四個女子年齡不一,看上去從二十多歲到四十多歲都有,和餘惠一樣臉色蒼白身材矮小,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爛爛,就好像是一件衣服穿幾十年的感覺。

餘惠和她們嘰裡呱啦交流了一番,那四個女子都驚訝的看著楊毅和朱千辛。

還有一個女子捏了捏餘惠的胳膊,似乎是問她是不是真的不疼了,餘惠點點頭。

楊毅則皺眉看著潭水中的紅狼他們,問道:“不是十一個人嗎?這裡怎麼隻有九個?”

朱三龍一共派了兩支隊伍,第一支探險隊五人,第二支救援隊六人,一共是十一個人,水潭裡卻隻有九個人。

朱千辛詢問之後翻譯道:“他們說有兩個人意誌力太弱已經死了。”

這時候紅狼和熊傑他們也聽到了楊毅和朱千辛的聲音,頓時費力的睜開眼睛。

看見真的是楊毅來救他們,他們都露出激動的神情,隻是無法說話,也無法移動,隻能用眼神表示感激。

隻是令他們感到無語的是,為什麼楊毅和朱千辛可以和對方愉快的交流,而他們就要遭受非人的折磨?

他們自然不會知道,苗疆自古就是強者為尊,你實力強,自然會得到尊重。你技不如人還有什麼好說的?等死吧。

餘惠和那四個女子交流之後對朱千辛道:“她們已經同意你們去救人了,你們兩個誰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