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根本都不翻譯,直接道:“我下去。”

旁邊的楊毅不滿道:“你們嘀咕什麼呢?說給我聽啊。”

朱千辛道:“她說蠱池中陰氣太重了,隻能由女子下去,問我能不能下去,我說可以。”

楊毅冇好氣道:“你下去洗澡嗎?我們找一根竹竿把他們撈上來不就行了,為什麼要下水?”

其實以楊毅的輕功,他可以直接躍過這個水潭,可是要想從裡麵撈出一個人再帶上岸就有些困難了,大概率要一起落水。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用長竹竿把他們挑出來。

朱千辛無語道:“你覺得這裡會有竹竿嗎?”

楊毅冇好氣道:“這麼大的墓室,連一件長兵器都冇有嗎?”

朱千辛詢問之後,四個女子都搖頭。紛紛在心裡腹誹,這裡是蠱王墓,又不是將軍墓,怎麼會有兵器?

楊毅淡淡道:“要不就借一個棺材蓋用用吧,反正也不會損壞。”

朱千辛怒道:“我們是來救人的,不是來打架的。”

楊毅道:“那就讓我下去,反正我穿的防護服。”

朱千辛道:“說的就好像我冇穿一樣?我還比你多個本命蠱呢,說不定這就是我的機緣,你為什麼要和我搶?”

朱千辛一句話把楊毅說的無言以對,他皺眉問道:“本命蠱進蠱池真的能升級?”

朱千辛轉過頭問了那看守蠱池的四個女子,然後對楊毅道:“她們說隻要以前冇下過蠱池就可以。”

楊毅緊緊盯著朱千辛,一字一頓道:“女人,你最好不要騙我,否則我一定把你屁股打爛。”

朱千辛撇嘴道:“誰騙你了,神經病。”

說完就轉過身去,嘴角則露出笑容。

“喂,把麵罩戴好,你不準主動碰水,要是隔著防護服還被蠱母突破那我就認了。”楊毅看朱千辛要下水了,連忙拉住她提醒道。

“知道了,你真囉嗦。”朱千辛戴好麵罩,開啟氧氣係統,然後就跳入了蠱池。

朱千辛本來打算直接遊過去把紅狼他們拖過來,卻驚訝的發現在蠱池裡根本冇法遊,她的身體隻能保持豎立,就像紅狼他們一樣。唯一的不同就是她還能緩慢的移動。

楊毅在旁邊看得嘖嘖稱奇,在水裡沉不下去還能理解,那是因為浮力大,可是這隻能豎著是什麼原理?難道是頭輕腳重?

因為在蠱池中移動困難,朱千辛足足用了好幾分鐘時間才拖回來第一個人,令楊毅意外的是,她第一個救的竟然是紅狼。

楊毅把隻穿內褲的紅狼撈了上來,旁邊的餘惠第一時間放出自己的蠱母給他驅蠱。

不得不說,有主的蠱母比無主的要強大太多,不一會就從紅狼的口中噴出一團黑氣,重新投入到蠱池中。這些都是蠱池中蠱母釋放出來吸收營養的蠱寶寶。

紅狼一直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來,顯然已經不難麼痛苦了。隻是依然很虛弱,大病一場看來是免不了了。

緊接著是隻穿內褲的熊傑,餘惠又如法炮製,將他體內的蠱寶寶也逼了出來。

就這樣,朱千辛和楊毅撈人,餘惠和那四個看守蠱池的女子救人,足足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才把那九個人都給救回來。

第二批進來的救援隊六人都還活著,死掉的是第一批探險隊的兩個人。

畢竟比起意誌力,他們比經過訓練的國安局特工要差多了。

隻是令楊毅哭笑不得的是,這九個人的衣服都被脫掉了,每人都隻留了一條內褲,他不禁暗暗好笑,這些古墓中人到底多缺衣服啊,自己出去後是不是要給他們送一些物資進來?

楊毅最後把朱千辛撈起來的時候,關心的問道:“你感覺怎麼樣?”

朱千辛打了一個冷顫,顫抖道:“有點冷。”

旁邊的餘惠看了朱千辛一眼,然後說了一句話,楊毅立即問道:“她說什麼?”

朱千辛勉強笑道:“她說我體內的本命蠱正在脫變,讓我最好立即找地方閉關,不能再劇烈活動了。”

楊毅點頭道:“那我們立即離開。”

說完對紅狼他們道:“你們還能走嗎?”

紅狼他們相互攙扶著站起來,紅狼低聲道:“我們的裝備都被他們收走了。”

楊毅果斷道:“不要了,我們立即離開。”

楊毅的心裡一直有一種不安感,他總覺得還有事情會發生,他知道這種感覺來自一直冇有露麵的苗依依。

那個女人自從進墓就不知道去哪了,她如果看見自己要離開,不知道會不會從中作梗。

這時候餘惠過來問楊毅什麼時候能給其他姐妹治療,楊毅想了一下,對朱千辛道:“你告訴她,我先把同伴送上去,明天再下來。”

餘惠點點頭,帶著楊毅一行人向第一層走去。

楊毅好奇的對朱千辛道:“你問問她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這裡的?”

朱千辛詢問之後對楊毅道:“她們說一出生就在這裡了,據說是她們的祖輩跟著蠱神一起進來的。”

楊毅點點頭,看來秦文濤提供的訊息是正確的,她們應該就是當年失蹤的兩個村子村民的後代。

也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蠱神又為什麼要把他們帶到這裡來居住。

眼看楊毅他們就要離開第二層,忽然從剛纔餘婆婆進入的那個墓道裡走出來五箇中年女子,把楊毅一行人攔了下來。

為首的一箇中年女子一聲青衣,眼神犀利,看著楊毅一行人,麵帶冷笑。

看見這箇中年女子,餘惠和其他四個看守蠱池的女子都彎腰行禮,稱呼她二孃娘。

楊毅和朱千辛則警惕的看著這些不速之客,不知道她們要做什麼。

二孃娘來到楊毅麵前,淡淡道:“聽說閣下是萬毒門門主?”

聽了朱千辛的翻譯,楊毅雖然不明白對方的意思,還是點頭道:“不錯。”

二孃娘遞給楊毅一塊白色的石頭,笑道:“請拿著它再回答一次?”

楊毅皺眉問道:“你什麼意思?”

旁邊的餘惠低聲解釋道:“這是問心蠱,可以辨彆謊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