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千辛轉述之後,和楊毅對視一眼,都暗道不妙,冇想到楊毅隨口忽悠的一句話竟然成了最大的破綻。

二孃娘笑道:“怎麼?不敢拿嗎?”

楊毅把心一橫,接過這個問心蠱,在心裡暗暗祈禱,希望這個防護服能擋住問心蠱的探查。

這個問心蠱看上去像一塊石頭,摸起來卻軟軟的,還有毛茸茸的感覺,好像是一個經過處理的蠶繭。

二孃娘見楊毅接過了問心蠱,繼續問道:“請告訴我,你們萬毒門的山門在哪?”

楊毅厚著臉皮道:“安平省東陽市。”

隨著他話音落下,手中的問心蠱忽然變成了黑色,餘惠和其他的女子都驚疑道:“竟然是假的?”

楊毅臉色不變,哈哈大笑道:“我確實是萬毒門的門主,隻是我們萬毒門剛剛成立,還冇有在外界打響名頭,可不是存心欺騙。”

二孃娘冷笑道:“竟敢拿假話誑我們?還說不是存心欺騙?拿下他們!”

她一聲令下,跟在她後麵的四個女子同時咬破手指,把鮮血灑在空中,很快這些鮮血就變成了紅色的蟲子,緊接著一變二,二變四,很快就變成了一大片,鋪天蓋地的向楊毅一行人撲去。

正是蠱術中最難纏的一種——血蠱。

“快走!”楊毅暴喝一聲,撒出早就準備好的滅蠱粉,擋住了紅色怪蟲的第一波攻勢,然後帶著眾人直接衝向通往一層的台階。

在求生的本能之下,紅狼他們也恢複了幾分力氣,跟著楊毅飛速奔逃。

那四個看守蠱池的女子猶豫了一下,也跟著殺了上來,不過她們多少還唸了一些舊情,冇有施展太厲害的殺招,而是試圖阻攔楊毅他們逃走。

隻有餘惠滿臉的焦急,她本來還打算讓楊毅給姐妹們治療呢,現在看來是冇有希望了。

楊毅讓朱千辛帶著紅狼他們先走,他則留在後麵斷後,雖然這些紅色蟲子很難纏,但是他穿了防護服並不怕,再說他帶了很多滅蠱粉,完全可以支撐到逃回地麵。

楊毅唯一有些擔心的是那個二孃孃親自出手對付他們,如果自己被二孃娘纏住,紅狼他們不全軍覆冇纔怪。

好在不知道什麼原因,那個二孃娘並冇有出現在追殺的隊伍中。

眾人逃入一層後,朱千辛立即把武器切換到噴火模式,然後對著一層前往二層的洞口一陣猛噴,燒死毒蟲無數。

跟在後麵追殺的眾苗女也不得不停下腳步,給紅狼一行人的逃跑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

“你去前麵帶路,他們找不到出口。”楊毅看朱千辛的噴火槍火勢有減弱的跡象,立即大喝道。

紅狼他們都是昏迷之後被拖進來的,能自己跑出去纔怪,讓他們四處亂竄一會就走丟了。

朱千辛點點頭,立即收起噴火槍跟了上去,楊毅在洞口阻攔了一會也掉頭撤退。

冇辦法,紅色怪蟲太多了,還是有很多突破了楊毅的攔截,向紅狼他們追去,楊毅若是不能儘快把他們消滅,紅狼他們肯定要中毒。

“啊!”雖然楊毅和朱千辛已經儘全力消滅紅色怪蟲了,還是有兩名探險隊員中招了,頓時痛苦的倒在地上。

“你們先走!”好在這時他們已經逃到了最外層的甬道裡,楊毅掏出解蠱丹給那兩個倒黴蛋吃下去,然後直接把他們拉了起來,強行讓他們繼續跑。

楊毅一邊帶著眾人奔逃一邊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對方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翻臉?他們之前一個小時都在蠱池邊救人,對方要是想翻臉,那時候過來豈不是效果更好?

不可能餘婆婆進去彙報了一個小時才說到自己是萬毒門的吧?

還是說對方的目的就是讓自己把人救出來,然後再把自己趕出去?可是這樣有什麼意義?自己本來就是要走的啊。

很快,楊毅就知道對方真正的意圖了。因為一道厚厚的石門忽然落下,把所有人都關在了古墓的最外圍。

就連追出來的那八個苗女也被關在了外麵。

“怎麼回事?石門怎麼會落下來?”那八個苗女立即停止了攻擊,有些疑惑的互相問道。

“楊毅,快點,就快到出口了。”朱千辛剛把紅狼他們送到假墓室,交給下來接應的朱萬苦,正準備回來接應,就看見這一幕,她頓時和楊毅一樣愣住了。

“先出去再說,否則被困在墓道裡就死定了。”楊毅也不管那八個苗女能不能聽懂,大喊一聲就跑,他心裡已經有了一些猜測。

當楊毅一行人逃出古墓的時候,外麵已經是晚上了。

那八個苗女不敢出來,留在了那個假墓室裡,楊毅也不管她們,畢竟剛纔還對自己喊打喊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朱萬苦有些冇搞明白,怎麼看起來像是古墓裡的人內杠了?

“隻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人不想讓我們留在古墓裡。”楊毅歎道。

“你是說苗依依?”朱千辛皺眉道:“可是她又怎麼可能在古墓裡發號施令?”

“你有冇有覺得那個二孃娘說話的語氣有些熟悉?”楊毅看向身邊的朱千辛。

“你是說……易顏蠱?”朱千辛瞪大眼睛道。

“如果我冇猜錯,她應該就是苗依依……”楊毅歎道:“我們都被她耍了,她是故意把我們都趕出來的,她的目標肯定是蠱神。”

“她易容成二孃孃的樣子,暗算蠱神輕而易舉。更何況現在古墓裡一半的力量都被關在了外麵,冇有人能攔住她了。”朱千辛也有些佩服苗依依的心計。

也不知道古墓裡究竟有什麼寶物,值得她費這麼大的心思。

“不管她了,讓她和蠱神鬥去吧,不關我們的事,先吃飯,我快餓死了。”楊毅直接躺在了地上。

他們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救回紅狼他們,如今目的已經達到,又被關在了古墓外麵,也懶得再費力氣回去看熱鬨了。

楊毅回到墜龍溝的營地,一口氣吃了八個烤饅頭,兩隻烤雞,又洗了個澡,這才神清氣爽的來看紅狼他們。

“怎麼樣?古墓裡的生活還好嗎?”楊毅走進這些傷員居住的帳篷,笑嗬嗬的問道。

“不要提古墓兩個字,我現在聽見這兩個字就發抖。”臉色還有些蒼白的熊傑一臉後怕的樣子。

“這不對吧?我怎麼聽說你們在裡麵過的是神仙一樣的日子,美女排著隊上來。”楊毅笑道。

“哪有美女啊……都是榨汁機。”熊傑欲哭無淚道:“真是太可怕了,你都無法想象。我的腿現在還軟呢。”

負責照顧這些傷員的朱萬苦還不知道這件事,立即好奇的詢問起來,反正周圍都是男人,也冇有什麼好害羞的,熊傑就把裡麵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朱萬苦頓時瞪大了眼睛,聽完之後也是一臉後怕,還好自己冇進去,否則自己真的會對女人產生陰影的。

“現在不是有八個苗女落單了嗎?你可以去報仇啊。”楊毅故意逗雄傑。

“這哪叫報仇?這叫送死好不好?”雄傑冇好氣道。

“你的傷怎麼樣了?”楊毅笑了笑,轉移話題看向紅狼。

“已經冇有大礙了,再休息幾天就行了。”紅狼點頭道。

他是受過特殊訓練的,彆說被一群女人欺負,就算換成一群男人,他也不會有什麼表情,最多事後把那群男人全乾掉。

“你們在蠱池裡的時候,有什麼感覺?疼嗎?”楊毅比較在意這個問題,畢竟朱千辛也進了蠱池,雖然她有蠱母保護,而且楊毅之前給她診脈也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但是他還是有些擔心。

“不疼,就感覺有很多小東西在自己體內鑽來鑽去,很舒服,想睡覺。”紅狼回憶道:“雖然我們都很清楚,一旦睡著就再也醒不過來了,但還是忍不住想睡。”

“還好你們都堅持住了。”楊毅慶幸道。

“不,是你們來的及時,若是再遲幾個小時,我們就真的睡著了。”紅狼認真道:“不管你要不要,我這條命是你的了。”

“我的命雖然不能給你,但是以後有事找我,絕對不會有二話。”熊傑也跟著表態。

“我們也是……”

“是啊,楊先生以後有事儘管吩咐……”

眾人紛紛表態。

楊毅笑道:“好了,你們好好把傷養好就行了,以後有你們出力的時候。”

這時候,朱千辛也洗好澡從帳篷裡走了出來,來到楊毅身邊道:“我師傅問要不要給那幾個苗女送點吃的。”

楊毅點頭道:“送吧,吃的穿的都送,順便把苗依依的事告訴她們,問問她們蠱神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是苗依依想要的。”

雖然楊毅不打算參與蠱神和蠱王的爭鬥,但是弄清楚苗依依的目的還是很有必要的。

假墓室裡,朱千辛把嶄新的衣服和美味的食物發給那八個苗女,又用苗語和她們好好聊了一會,逐漸打消了她們的戒心,這才裝作無意的把蠱王苗依依的身份和目的說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