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八個苗女一開始並不相信有人能夠用蠱術變成完全另外的一個人,對朱千辛的話還有些將信將疑。

直到朱千辛控製自己體內的易顏蠱逐漸改變容貌,在她們眼皮下麵完成了一次易容。

她們才震驚的相信,真的有人能夠創造出這麼匪夷所思的蠱術。

“現在相信我的推測了嗎?我的易容水平隻有苗依依的十分之一,所以我覺得你們的二孃娘肯定是苗依依假扮的,她的目標就是古墓裡的寶物。”朱千辛擦擦額頭上的汗水,自信的分析道。

她體內的蠱母剛剛開始蛻變,猛然施展這麼大的變化之術,對身體負擔很大。但是為了取得這八個苗女的信任,也不得不如此了。

朱千辛不禁開始期待,若是自己的易顏蠱蛻變成本命金蠱,不知道能不能在不需要子蠱的情況下,直接變成另外一個人。

“不行,我們要立即趕回去,蠱神有危險。”那八個苗女紛紛站起,連手中的美食都吃不下去了。

古墓裡的寶物果然在蠱神手中,朱千辛從對方的反應中試出了答案,隻是不知道是什麼寶物。

“你們能從外麵打開石門嗎?”朱千辛問道。

“打不開,石門隻有在機關室裡才能操控。”其中一箇中年苗女焦急道:“你們既然能打開墓牆,一定也能打開石門,請幫幫我們好嗎?”

“打開石門需要一種叫做炸藥的危險物品,我們並不能隨意使用,必須弄明白苗依依的真正目的才能製定行動計劃。”朱千辛搖頭拒絕道。

“她的目的肯定是殺死蠱神啊。”另外一個苗女激動道。

“我並不覺得她的目的是殺死蠱神,這對於她來說冇有意義,所以請你們好好想一想,蠱神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是苗依依想要的?”朱千辛循循善誘道。

聽了朱千辛的話,八個苗女神色各異,大部分人都一臉茫然,顯然和餘惠一樣,並不清楚蠱神的秘密。

然而有兩個年級大的苗女卻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微微搖頭,於是兩人都沉默下去,顯然她們並不想把蠱神的秘密告訴外人。

“既然想不到就算了,你們好好休息吧,我們明天出山,你們可以選擇跟我們一起,也可以留在這裡繼續想辦法,我會給你們留一部分食物的。”朱千辛把眾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微笑著轉身離開。

“求求你幫我們救救蠱神吧。”看見朱千辛要走,那幾個年輕的苗女立即哭求道。

“說不定苗依依隻是想和蠱神切磋一下蠱術呢?你們也不要想太多。”朱千辛笑著安慰道。

“不可能的,她肯定是為了蠱神手中的金蠶。”這幾個苗女的江湖經驗和朱千辛顯然不是一個級彆的,很快就被刺激的心神大亂,其中一箇中年苗女脫口而出說出了關鍵資訊。

“苗依依的本命金蠱就是一隻金蠶,她要另一隻金蠶乾什麼?難道兩隻金蠶還能互相吞噬?”朱千辛詫異道。

那中年苗女還想繼續說,卻被另一個苗女拉了一下,朱千辛冷哼道:“你們要弄清楚,現在是我在幫你們,你們要是不想說,那就讓苗依依和蠱神分個勝負好了,我們也不想多事。”

說完她真的頭也不回的向盜洞走去。

之前那箇中年苗女情緒崩潰了,不顧其他人的阻攔,大聲道:“蠱神的金蠶有六對翅膀,是我們苗疆的聖物,我們的蠱池都是這個六翅金蠶的洗澡水演化而成。”

“什麼?”朱千辛大吃一驚,還有這種東西?

蠱池的神奇她是親身體驗的,她隻是下去泡了一個小時不到,本命蠱就甦醒並且突破了,結果這麼神奇的蠱池隻是六翅金蠶的洗澡水?

“你們把話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朱千辛問道。

“其實告訴你也無妨,因為從古至今冇有人能煉化這隻六翅金蠶。”那中年苗女歎道:“說起來,這隻六翅金蠶纔是蠱王墓的真正主人,曆代蠱王之所以都要埋骨在這裡就是為了保護它。蠱王墓裡的所有蠱母都要聽六翅金蠶的。”

其他的苗女顯然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秘辛,都是一臉的震驚,她們這才知道,原來她們這些人世代守護的東西竟然是苗疆的聖物。

“你說冇有人能煉化六翅金蠶?那你們的蠱神呢?”朱千辛瞬間就抓住了關鍵點。

“蠱神已經煉化了一個甲子了,他現在雖然能夠使用一部分六翅金蠶的力量,卻也被六翅金蠶禁錮,無法移動了,我們已經很多年冇有看見他走出石屋了。”那中年苗女一臉的苦澀。

“六翅金蠶不也是蠱母的一種嗎?為什麼無法煉化?”朱千辛好奇的問道。

“因為六翅金蠶隻願意棲身在純陰之體內,這太難尋找了。曆代蠱王都想給六翅金蠶找一個傳人,可惜從來冇有成功過。”

“什麼樣的才叫純陰之體?”朱千辛好奇的問道。

“純陰之體是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之人,此體萬中無一,而且必為女子,因為體內的陰氣龐大,是修煉蠱術的絕頂天才。”那中年苗女一臉的嚮往,恨自己不是純陰之體。

“既然這樣,那苗依依也不是純陰之體啊,她要六翅金蠶又有什麼用?難道也準備花費一甲子來煉化?”朱千辛疑惑道。

“我們也不知道,不管怎麼樣,先阻止她再說啊。”那八個苗女紛紛懇求道。

“好,我們準備一下,然後就去炸開石門,你們先吃點東西,等會很可能有一場大戰。”

朱千辛說完就立即鑽進了盜洞,本來她和楊毅一樣,是不想多管閒事的。但是既然出現了六翅金蠶這麼神奇的東西,那還真不能不管,否則若是被苗依依成功煉化六翅金蠶,說不定又來打楊毅的主意。

朱千辛回到營地,找到了正在和朱萬苦聊天的楊毅,立即把這件事告訴了他們。

“六翅金蠶?真的有這種東西?”楊毅聽完朱千辛的敘述,滿臉的驚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