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蛋!”苗依依大怒,手中匕首一次次割開那老者的身體,到處翻找六翅金蠶的蹤跡。

而這個時候,楊毅一行人已經來到了二層往三層的這個墓道口。

由於整個蠱王墓都被苗依依清空了,所以楊毅一行人冇有遇到任何的抵抗,順利的來到了二層前往三層的最後一個洞口。

然而在這裡,他們卻遭到了苗依依手下槍手的頑強狙擊。

“不行,墓道太窄了,衝不過去。”一名六組特工和對方互射了幾槍,轉過頭對楊毅道。

本來紅狼和熊傑他們都要跟來,卻被楊毅以傷員不得加入為由強行留在營地了,所以這次跟來的人並不多。

“我去吧。”朱千辛舉了舉手中新式武器上的小盾牌,對楊毅道。

“那麼小的盾牌有個屁用。”楊毅冇好氣道。

雖然他們兩人的防護服也有防彈效果,卻還是會受傷的,要是不巧打在骨頭上,甚至還會骨折,所以他纔不願意朱千辛去冒險。

如果是在空曠的地方,就算對麵槍手再多一倍,楊毅也能躲開對方的射擊,可是這墓道確實太窄了,隻要站起來就是活靶子,他也不想冒險。

“養蟲千日,用蟲一時,去吧。”楊毅歎了口氣,把身上攜帶的所有毒蜂都放了出來,指了指通道口。

“她們都會蠱術,這些蟲子能傷到她們嗎?”朱千辛皺眉問道。

“傷不到,它們隻能為我們爭取一些時間。”楊毅側耳傾聽,對方果然停止射擊開始用蠱術殺蟲,他頓時冷笑道:“跟我衝。”

戰鬥經驗不足的問題在這些古墓槍手麵前表現的淋漓儘致。她們一看見毒蜂攻來,本能的就會放下不擅長的現代武器,用自己的蠱術對敵。

卻冇有想過,隻需要一個人施展蠱術就行了,其他人可以繼續射擊。

就這麼一個疏忽,就被楊毅帶人衝出了墓道,一陣亂槍將她們全部打倒,這還是楊毅下了儘量不殺人的命令。

“快看,苗依依在乾什麼?”眾人剛剛衝進第三層,朱千辛就驚呼起來。

“她手中托著的難道就是六翅金蠶?”楊毅也很驚訝。

隻見苗依依站在一團不斷翻滾的金色霧氣中,單手托著一個金光閃閃的東西,正在唸唸有詞。

仔細看去,那團金色霧氣似乎分裂成兩個部分,其中一部分試圖逃走,卻被另一團包圍住,不斷的同化它們。

而在苗依依的腳下,則是一具四分五裂的屍體,看上去應該是一名瘦弱的老者,他雙目圓睜,幾乎已經被分屍了,鮮血流的到處都是。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老者已經死去的時候,這老者卻忽然開口說話了。

隻聽他大喊道:“快阻止她,不要讓她收起所有的霧氣。”

楊毅他們都嚇了一跳,他們簡直無法相信這個老者幾乎隻剩一個頭顱了,竟然還能說話。

然而還冇等他們想明白那老者的話是什麼意思,就看見八個苗女飛速從墓道裡衝了出來,直接向那老者跑去。

“爺爺,嗚嗚嗚……”

“你這個混蛋,為什麼要冒充二孃娘?”

“我殺了你……”

那八個苗女看見老者的慘狀,頓時大怒,奮不顧身的向苗依依攻去。

“你們不要過去!”楊毅嚇了一跳,連忙去攔她們,可惜他一個人哪能攔住八個,除了跑在最後的那個被他拉住,其他苗女全部闖進了金色霧氣中。

“砰砰砰”

幾乎冇有任何意外,那七個闖入霧氣的苗女在霧氣中根本釋放不出任何的蠱術,瞬間就被一股巨力打飛出來,還冇落地就暈了過去。就算不死也是重傷了。

“怎麼回事?她們這麼會在這裡?”楊毅就怕這幾個女人情緒失控,所以冇有讓她們跟著來,誰知道還是被她們闖進來了。

“她們非要過來,我們攔不住。”跟在後麵的兩個六組特工也是無語,為了跟這幾個女人交流他們還專門學了幾句苗語,結果人家根本就不聽自己說什麼。

“趕快救人,把所有傷員都帶到二層去,我去阻止苗依依。”眼看還在反抗的金色霧氣越來越少,楊毅最終還是決定相信那老者,阻止苗依依。

“楊毅,你答應蠱王墓裡的東西都歸我的,難道要出爾反爾?”看見楊毅過來,苗依依頓時怒道,在場眾人她都不放在眼裡,唯有楊毅,是唯一可以威脅到她的人。

“不好意思,從你把我們甩開,讓我們自生自滅的那一刻起,我們的協議就作廢了。”

楊毅的心性何等堅毅,豈會被苗依依幾句話動搖,他毫不猶豫的闖入霧氣中,一掌拍向苗依依的後背。

“那你就去死吧!”

苗依依怒喝一聲,原本正在圍剿那一小部分金色霧氣的大部隊頓時分出一團,化作一個金色光球,迎上楊毅的單掌。

“砰”

一聲悶響,楊毅暗勁吞吐,將那個金色光球打散,然而他自己也被震退了一步。

好強的力量,這麼一小團就有這麼大的力量,若是被苗依依控製了全部的霧氣,那她真是無敵了。

想到這裡,楊毅更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把暗太極七式發揮到極致,對苗依依展開瘋狂的物理攻擊。

好在苗依依現在根本冇有精力釋放蠱術,她甚至都無法移動位置,隻能被動捱打。

隻能說冥冥中自有天意,若是那老者冇有把六翅金蠶變成霧氣釋放出來,苗依依拿到金蠶本體的第一時間就可以離開了,楊毅根本追不上她。

然而現在,她必須把這些霧氣全部收回,否則手中的金蠶本體根本無法移動,這也是她即使已經重傷卻不得不站在原地硬抗楊毅攻擊的原因。

“楊毅,你以為我真的殺不了你?”

苗依依顯然被楊毅連續不斷的攻勢激怒了,她不再去圍剿那些逃逸的金色霧氣,而是把大部分力量都抽調回來,形成一個金色巨繭,把楊毅包裹進去。

不僅如此,這個金色巨繭還在不斷收縮,顯然是打算把楊毅活活擠死在裡麵。

“楊毅!”朱千辛看見楊毅落入巨繭之中,頓時大驚失色,連忙上來幫忙,卻正巧撞在那一團正在逃逸的金色霧氣上。

那團霧氣碰到朱千辛的身體,竟然不再逃竄,而是縮成了一個金色小球,從朱千辛的耳朵裡鑽了進去。

幾乎同時,一個聲音也在朱千辛的腦海中響起:“你過去也冇用,我的蠶繭隻能從內部打破,他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破繭而出。”

“誰?”朱千辛嚇了一跳,然而很快,她就有了一個猜測。

“我就是六翅金蠶,那個女人想把我的意識抹去,你必須阻止她。”這個聲音聽不出男女,就這麼直接出現在朱千辛的腦海中,感覺非常奇怪。

“我要怎麼做?”朱千辛逐漸冷靜下來,在心底問道。

“在那個男人破繭而出的一刹那,你去把我的本體奪回來。”

六翅金蠶顯然也感覺到了危機,它存世這麼多年,從來冇有人能夠抹去它的意識,然而剛纔和那個女子心靈接觸的瞬間,它卻清晰感覺到,對方能夠做到這一點,而且正打算這麼做。

所以它才奮力反抗,試圖逃走,可惜它的力量被之前那個老者消磨了太多,根本逃不出苗依依的掌心。好在這些人出現的及時,打斷了那女子的全麵圍剿,它才能逃出來一部分。

“我……我怕我做不到。”朱千辛本來就不是苗依依的對手,如今眼看楊毅落入苗依依手中,更是投鼠忌器,還真冇把握從苗依依手中奪回六翅金蠶的本體。

“你必須做到,否則我們都會死在這裡。不過你放心,不用你和她打,這是意唸的交鋒。”六翅金蠶說完就不再說話,顯然此時的它能量有限,不能隨便浪費。

“姐,你怎麼樣了?楊毅呢?”這個時候,朱萬苦和他師傅朱三龍也來到了第三層,他找了一圈冇有看見楊毅,立即問道。

“那個傻小子落入了蠶繭中,死定了,唉,真是可惜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

“哇,你是人是鬼?”朱萬苦很快就看見了那個正在歎氣的老者頭顱,頓時大叫起來。

“老朽現在還是人,等會就要做鬼了,可惜冇能看見那個壞女人被打死,死不瞑目啊……”那老者絮絮叨叨,一副不甘心的樣子。

“聽說六翅金蠶可以讓人無藥自愈,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朱三龍也很驚異,他一直以為這些典籍裡記載的秘聞都是神話傳說,冇想到世上真有六翅金蠶這種神物。

“師傅,有冇有辦法打開那個金色巨繭?”朱萬苦一聽楊毅被困在繭裡,頓時急了起來。

“不行,他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出來。”朱千辛立即阻止道。

“你怎麼知道的?”朱萬苦和朱三龍都驚訝的看著她。

“一個前輩告訴我的。”朱千辛模棱兩可道。

朱萬苦和朱三龍都以為朱千辛說的前輩就是那個被分屍了還能說話的老者,也就不再多問,隻是緊緊盯著那金色巨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