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楊毅拍了拍手,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吳強半信半疑的看著楊毅,額頭上已經佈滿了汗水。

他嘗試著活動了一下手臂,發現脫臼的手臂已經完全恢複了正常,不禁又驚又喜,這麼多骨科專家都解決不了的問題,眼前這個傢夥輕描淡寫就搞定了?他心中對楊毅的敬畏頓時又增加了幾分。

“謝謝楊兄弟!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恩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隻管吩咐!”吳強對楊毅的敬畏絕對是發自真心的,他已經徹底被楊毅匪夷所思的手段折服了。

“回去幫我帶句話給崔世傑和吳建偉!第二個來道歉的診金五千,最後一個來的診金一萬!”楊毅說完擺了擺手,示意吳強可以出去了。

楊天重在電梯門口追上了趙啟明,趙啟明轉過身,對著楊天重就破口大罵,把在楊毅身上受的氣全部撒到了楊天重的身上。

他本來是想玩一出笑裡藏刀先麻痹一下楊天重父子,再慢慢報複他們的,誰知道這個楊毅太可惡了,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自己,自己實在是忍無可忍。

電梯門口人很多,這讓試圖和趙啟明修複關係的楊天重很難堪,他正在考慮如何才能讓趙啟明消消氣的時候,忽然看見吳強跟在他們的後麵就走了出來。

更令他感到震驚的是,吳強的手臂擺動自然,竟然已經成功複位了。

趙啟明也看見了這一幕,他的嘴張的足足可以塞進去一隻鵝蛋。

畢竟他是親自給吳強檢查過的,非常肯定這種傷勢不可能通過手法複位,想不到那個楊毅竟然真的做到了。這實在太打擊人了!

然而,更令他備受打擊的還在後麵,隻見吳強走過來之後,先是很熱情的感謝了一番楊毅的父親楊天重。

緊接著就掄圓了那條冇有受傷的手臂狠狠給了趙啟明一個耳光,然後罵道:“就你這種水平還他媽當骨科主任?真他媽不嫌丟人!害老子白白疼了一下午,真是個庸醫!以後不要讓我見到你,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說完,就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揚長而去。而趙啟明則被打蒙了,好半天冇有回過神來。

趙啟明本來就已經處在被撤職的邊緣,吳強這一巴掌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第二天上午,趙啟明就被免去了骨科主任的職務,他的位子由原來的骨科副主任接任,而楊毅的父親楊天重則被提名為新的骨科副主任,隻可惜遭到了常務副院長錢學忠的反對而暫時擱淺。

趙啟明本來已經把楊天重去省人院交流的資格給拿掉了,可是突然發生了這種事情,他自己反而先倒台了,更改名單的事情也就被醫院的領導給暫時擱置起來。

如果冇有人再提起這件事的話,這個名額很有可能重新回到楊天重的手中。

看見兒子翻手之間就把曾經不可一世的趙啟明給打落凡塵,楊天重頓時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他實在想不明白,兒子怎麼會突然間變得這麼厲害。看來自己對兒子的關心實在是太少了。楊天重不禁產生了幾分慚愧。

吳強回去之後,立即把自己傷愈的訊息傳了出去,崔世傑和吳建偉收到訊息後都坐不住了,他們都第一時間向東陽市第一人民醫院趕來。

最後還是吳建偉父子倆因為路程比較近搶在了前麵,率先來到了楊毅的麵前,也因此省下了五千塊錢。

吳建偉的父親叫吳振良,是文淵區公安分局的局長,雖然他和崔洪剛的關係也算不錯,但是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並不是崔洪剛的嫡係人馬,他應該屬於中立派,在杜新民和崔洪剛之間左右逢源,誰也不得罪。

要說這一次他們父子倆也算遭到了無妄之災。

平時吳建偉是謹遵老爺子的教誨,很少和崔世傑在一起瞎混的,偏偏那天他帶著女朋友上街正好和崔世傑遇上了,盛情難卻之下就和他一起吃了頓飯,卻冇想到惹上了這麼大的麻煩。

吳振良一開始聽說兒子被人打了還有些怒不可遏。

後來聽說打人的凶手是葉市長的親戚,就連自己的老大杜新民都出麵了,還把天河派出所的所長王建軍給拿下了,他的怒氣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冇辦法,這些人他一個都得罪不起,既然報仇無望,隻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裡咽。

然而令他鬱悶的事還在後麵,他兒子的手臂被楊毅弄脫臼之後,竟然冇有醫生能夠複位,甚至就連崔世傑父子去省中醫院都冇有治好,他這才感到事情有些棘手。

其實就算冇有收到吳強的傳話,他也準備今天晚上帶兒子來找楊毅的,解鈴還須繫鈴人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他可不怕因為這件事得罪崔洪剛,他擔心的隻是楊毅刁難他們父子,讓他們下不來台,所以想等到晚上冇有人注意的時候偷偷過來。

現在既然得知來早一步就能省下五千塊錢,他自然不會再有半分的猶豫,要真是花上一萬塊錢才把胳膊裝回去,那也就太鬱悶了,畢竟就算動手術也要不了一萬塊錢手術費。

楊毅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位文淵區公安係統的老大。

吳振良今年四十九歲,他身材不高,長著一個凸起的啤酒肚,白白胖胖的臉上一團和氣,頭頂已經禿了大半,前額的頭髮留的很長,然後用梳子整齊的梳到腦後,典型的地方支援中央。

看到吳振良身邊的吳建偉,楊毅已經隱約猜到了吳振良的身份,他淡淡笑了笑,問道:“有事嗎?”

吳振良微笑著走了過去,向楊毅熱情的伸出雙手:“這位就是楊毅吧,我是吳建偉的父親吳振良……”

雖然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上風,但是楊毅也不是得理就不饒人的主,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道理他還是明白的。

更何況他和吳建偉之間也冇有什麼化解不開的仇恨,他們的一切矛盾都源於崔世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