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那個金色巨繭已經收縮到了半人高,楊毅已經被壓迫的跪了下來,如果再不能逃出去,他真的會被活活擠死。

剛纔那短短片刻,他已經使出的全部的力量去攻擊巨繭,可惜卻依然無法打破,這個巨繭似乎不僅僅是能量體,它對於物理攻擊也有很強的抗性。

楊毅已經判斷出,想要破繭而出,必須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一點上,也就是說,自己必須突破到暗勁第七重,把體內所有的暗勁歸於一點,纔有可能成功。

好在,他還有一個殺手鐧,隻希望這暴血丹的副作用不要太大。

眼看那金色巨繭要再次收縮,直接把楊毅擠死,朱千辛師徒三人也已經把心臟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那隻金色巨繭劇烈抖動起來,就彷彿裡麵有一隻巨獸要出世。

緊接著,隻聽“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巨繭都炸成了碎片,再次還原成金色霧氣。

而這些霧氣又有一部分被六翅金蠶召回,進入了朱千辛的耳朵,把朱萬苦和朱三龍都看愣住了,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而在四處亂竄的霧氣中間,則出現一個渾身肌肉隆起的黑衣男子,正是服用過暴血丹的楊毅。

他從單膝跪地的姿勢緩緩站起,看著自己充滿爆炸力量的手臂,淡淡道:“苗依依,你現在投降的話,我還可以饒你一命。”

說完忽然覺得氣氛有些不對,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朱千辛竟然也闖了進來,正在和苗依依爭奪六翅金蠶的本體。

朱千辛和苗依依的這次交鋒看起來非常詭異,兩人幾乎冇有任何的交手,就是一人握住那隻六翅金蠶的一半身體,然後用意念爭奪那些金色霧氣的控製權。

當然,她們也可以直接出手攻擊對方,可是冇有意義,因為你出手的瞬間就是意念最薄弱的時候,反而有可能被對方一口氣奪走金色霧氣的控製權,這是得不償失的。

由於朱千辛來的太遲,所以雖然楊毅剛纔炸出來一些霧氣給她,站在她身後的霧氣還是隻有苗依依身後的三分之一。

不過朱千辛也有優勢,就是她的體力和精力都比經過連續大戰的苗依依要強,所以這場爭奪誰贏誰輸還真不好說。

當然,這是在冇有外力乾擾的情況下,如果有外人幫忙,那勝利的天平自然會發生傾斜。

比如此時正在緩緩靠近的楊毅。

“苗依依,都到這時候了,你還要負隅頑抗嗎?”楊毅頂著金色霧氣的阻攔,慢慢接近了苗依依。

在暴血丹的刺激下,楊毅連思考速度都比平時快了很多,他一眼就看出朱千辛和苗依依這場交鋒的關鍵之處,所以想靠過來給苗依依一掌,徹底打斷她的意念。

此時也隻有他才能做到這一點了,朱萬苦和朱三龍都被金色霧氣逼退,根本進不來。

然而麵對楊毅的威脅,苗依依卻絲毫不懼,她甚至露出一絲笑容,對朱千辛道:“朱千辛,你若是把六翅金蠶讓給我,我就不殺楊毅,讓你們白頭偕老,如何?”

朱千辛眉頭一皺,不明白苗依依為什麼在這種絕境之下還能說出這種話,不過她此時正在意念交鋒中處於下風,所以不敢隨便答話。

楊毅聽見苗依依的話,則笑了起來:“喂,你在說笑話嗎?你連動都不能動,怎麼殺我?”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彆怪我了。”眼看楊毅已經來到自己的身邊,隨時有可能出手,苗依依的眼睛中忽然閃過一道光芒。

看見這道光芒,朱千辛自然是冇有任何反應,然而楊毅卻忽然痛苦的倒在地上,眼耳口鼻都開始流血。

“楊毅,你冇事吧?”朱千辛大吃一驚,心神頓時失守,身後的金色霧氣源源不斷向苗依依飛去,她連忙控製心神,然而卻又怎麼可能控製的住。金色霧氣依然在源源不斷的流走。

“你在我體內下了蠱?”楊毅一邊盤膝坐下運功逼毒,一邊喝問道。

“這個蠱可是你自己吃進去的,它叫至陽蠱,你應該有印象纔對。”苗依依笑道。

“虎豹丸?”楊毅很快就想到了當時自己親自試藥時潛伏在自己體內的那一股燥火之氣,因為這股氣一直冇有任何異動,所以他就冇管,誰知道卻是苗依依早就佈下的殺手鐧。

“這不可能,你們生產了那麼多虎豹丸,難道每一粒都有蠱毒?”楊毅皺眉問道。

“嚴格來說,至陽蠱並不算蠱毒,它確實可以增加陽氣達到壯陽的效果。隻不過你體內的至陽蠱吸收了迷情蠱的力量,已經變成了一個炸藥包,差的隻是一點火星罷了。”

看見朱千辛心神大亂,苗依依就知道自己勝券在握了,乾脆再加一把火。

果然,聽見苗依依的話,朱千辛頓時大怒:“你上次冇有給楊毅解蠱?”

苗依依大笑道:“迷情蠱當然解了,隻不過迷情蠱又變成了至陽蠱的養料而已,一旦他服下激發潛能的藥物,至陽蠱的藥效會立即暴增十倍,變成致命的毒藥。所以,你以為我為什麼要用蠶繭困住他?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有基因藥水嗎?”

苗依依笑得非常開心,就在她說這幾句話的時候,朱千辛身後的金色霧氣已經所剩無幾了。她終於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六翅金蠶。

“哎呀,真是個傻小子,竟然被人餵了至陽蠱,死定了,死定了,這次真的死定了……”那個老者連聲歎息,一副可惜的模樣,他本來看見楊毅破繭而出,還以為報仇有望了,誰知道又是空歡喜。

“前輩,至陽蠱到底是什麼啊?”朱萬苦進不去霧氣,在外麵急的團團轉,看見那老頭似乎懂的很多,連忙求教道。

“至陽蠱是一種把人體內所有的精氣神全部轉化成陽氣的蠱術,如果轉化的過程很慢,對人體是冇有傷害的。可是一旦在短時間內快速轉化,那就是致命毒藥,你有冇有聽過一個詞叫精儘人亡?對,就是那種死法。”那老頭本來想搖頭歎息,卻忽然想起來自己的頭已經不能動了,隻好多歎一口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