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有冇有辦法解開這個蠱呢?”朱萬苦連忙問道。

“你若是能把六翅金蠶搶回來給我,我倒是有點辦法,怎麼樣,你能做到嗎?”那老頭嘿嘿笑道。

朱萬苦心中一片冰涼,連楊毅和朱千辛都不是苗依依的對手,自己上去,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這個時候,楊毅顯然也發現打坐療傷冇有任何用處,正在掙紮著站起來,準備和苗依依拚命。

苗依依則冷笑道:“你體內的蠱毒已經全麵爆發,我勸你還是不要亂動,否則會立即經脈寸斷而死。”

朱千辛也哭喊道:“楊毅,你不要起來。”

然而她的話音還冇落下,剛剛爬起來的楊毅忽然噴出一大口鮮血,重重摔在地上,他原本隆起的肌肉正在一塊一塊的癟下去,很顯然正在經脈寸斷。

“楊毅!”朱千辛再也顧不上金色霧氣,立即撲在了楊毅的身上,把他抱在了懷裡。

苗依依把所有的金色霧氣都收了起來,頓時露出滿意的笑容,然而很快她的臉色就變了:“怎麼還少一團?”

仔細感應了一下,苗依依立即把目光投向朱千辛,微笑道:“朱千辛,如果你願意把你體內的六翅金蠶交給我,我可以幫你治好楊毅。”

幾乎同時,六翅金蠶的聲音也在朱千辛的腦海中響起:“想辦法殺了她,我也能幫你治好那個男人。”

由於苗依依已經收集了幾乎所有的金色霧氣,而且還握著六翅金蠶的本體,所以這番話她也聽見了,頓時冷笑道:“我隻是想留點力氣趕路罷了,莫非你以為我殺不了你們?”

朱千辛抬起頭看著苗依依,一字一頓道:“你發誓會幫我治好楊毅,並且讓他留在我身邊?”

苗依依知道對方是怕自己把楊毅帶走,於是點頭道:“當然,這個男人太不聽話,我已經不想要他了,隻要你把六翅金蠶給我,他就是你的。”

“冇想到最終還是那個女人笑到了最後,蒼天何其不公啊。”那個老頭一聽朱千辛的語氣就知道她已經失去了鬥誌,有些惋惜道。

朱萬苦和朱三龍則冇有說話,這一刻他們也很糾結,他們既想救楊毅,又不想把六翅金蠶給苗依依,更擔心苗依依會反悔,所以他們一句話都不敢說,生怕影響到朱千辛的決斷。

這一刻,不管朱千辛做出什麼選擇,他們都會理解。

“希望你說到做到。”朱千辛把手掌放在耳邊,用自己的本命蠱強行吸出來一個拇指大的金色光球,然後不顧那個光球的劇烈掙紮,毫不猶豫的拋給了不遠處的苗依依。

苗依依冇想到朱千辛竟然真的相信了自己,不禁暗暗冷笑:這個傻女人,還真是被愛情衝昏了頭腦,楊毅這種絕世打手,我會留給你?

這一瞬間,有人欣喜,有人歎息,也有人絕望,更有人激動。

激動的人正是眼睛最尖的朱萬苦,因為隻有他看見了,朱千辛在拋出光團的瞬間,用手背在嘴角抹了一下,似乎塞了一個東西進入口中。

眼看苗依依就要伸出手接住最後的一團金光,忽然一道殘影從地上暴起,幾乎瞬間就來到了苗依依的身前。

速度之快,比服用了暴血丹的楊毅也絲毫不差。

緊接著一柄匕首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這個黑影的手中。

“唰唰唰”隻見刀光閃爍,那柄匕首在一個呼吸間,連刺苗依依十幾下,每一下都刺在要害上。

這十幾刀刺完,苗依依才感覺到疼痛,並且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可見對方速度之快。

“朱,千,辛!”苗依依憤怒至極,手掌中白光閃爍,一掌拍了出去,那力道,隻要拍實,哪怕朱千辛穿了防護服也是必死的結局。

然而朱千辛顯然早就猜到了對方的反應,她十幾刀刺完之後幾乎冇有任何停頓,直接抽身急退,躲開的對方的反擊,然後再次撲了過去。

這次她的目標是苗依依握著六翅金蠶的手臂。

“唰”

一道亮光閃過,苗依依的右手手臂連同六翅金蠶一起掉在地上。

“我要殺了你!”苗依依披頭散髮渾身是血,已經暴怒的失去了理智,她直接用僅存的手臂按在滿是自己鮮血的地麵上,怒喝道:“鏢!”

無形的力量降臨,散落在四周的亂石頓時向朱千辛激射過去。就如同一個交叉火力網。

朱千辛立即一個後空翻躲過,然後連續側翻,躲避對方的攻擊。

好在她穿了防護服,隻要躲開大塊的碎石,哪怕被小塊碎石擊中也不會有大礙,隻是在苗依依的反擊下,她也冇辦法拿走六翅金蠶了。

苗依依看見朱千辛被石蠱逼退,立即抓住時機向六翅金蠶撲去,試圖帶著六翅金蠶逃走。

她發誓,隻要煉化了六翅金蠶,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朱千辛碎屍萬段。不對,要把她留在身邊折磨的生不如死。

眼看苗依依就要來到六翅金蠶的旁邊,忽然兩顆子彈毫無征兆的射在她的手臂上,把她打的摔倒在地。

竟然是朱萬苦和朱三龍抓住時機靠了過來。

兩人的手中子彈不斷射出,而且準度極高,把苗依依打的根本站不穩。

“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你們!”

苗依依心裡暗恨,若不是自己的本命金蠱正在消化那精壯老者的本命金蠱,無法自動防禦,自己又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

也怪自己大意了,竟然冇有識破朱千辛的惑敵之計,被她近了身,更令苗依依無法理解的是,朱千辛什麼時候服用了基因藥水?她明明冇有任何服藥的動作啊。

這時候朱千辛也抓住機會翻到了苗依依的斷臂前,將六翅金蠶的本體抓在了手中。

很快,原本靜立不動的金色霧氣開始按照朱千辛的意念移動,開始對苗依依展開圍剿。

苗依依看見再也冇有翻盤的機會,知道再不走就走不掉了,雖然氣得目眥欲裂也隻得萬般無奈地向墓道衝去。

然而朱千辛早就猜到了她要逃走,竟然搶先一步控製金色霧氣封住了墓道口。

如果是古墓的第一層和第二層,苗依依有很多路線可以逃走,可是第三層隻有這麼一個通往外麵的出口,如果她被堵在第三層那就是甕中之鱉。

哦,還有一個出口。

苗依依把目光投向奔流而過的地下河,一咬牙跳了進去。

“要不要派人去追?”朱萬苦把所有的子彈都射入河中,然後問道。

“你看著辦。”朱千辛頭也不回的奔向血泊中的楊毅,剛纔一番大戰,楊毅也受到了波及,被碎石砸了不少下,此時已經昏了過去。

“喂,小女娃,你把六翅金蠶給我,我幫你救他啊!”那個老頭看見劇情竟然大逆轉,那個該死的女人身受重傷掉入暗河,頓時精神一震,彷彿自己又活了過來。

“用不著!”朱千辛哪有時間和他廢話,直接抱著楊毅進了一間還算完整的木屋。

“現在該怎麼辦?”朱千辛焦急的問道。

“不要著急,讓本蠶先給他檢查一下。”隻見一團金光從朱千辛體內飄出來,緩緩冇入楊毅的體內。

“這什麼破衣服?進來這麼費勁。”六翅金蠶冷哼一聲,隻聽‘嗤啦’一聲,連子彈都穿不透的特製防護服竟然成了上下兩片,上麵一片直接飛了出去,露出楊毅渾身是血的身體。

“嘖嘖,陽氣泄儘,經脈全斷,太慘了。”六翅金蠶在楊毅體內進出了幾次,忽然提議道:“有點麻煩啊,要不你換個男人吧?這個就不要了。”

“你閉嘴!”朱千辛大怒:“趕緊說要怎麼治?”

“我現在力量幾乎耗儘,冇辦法直接讓他恢複,除非直接認他為主……”六翅金蠶試探道。

“好,那你就認他為主。”朱千辛毫不猶豫道。

“喂喂喂,你一點都不心疼嗎?你知不知道我能給你帶來多大的好處?”六翅金蠶不可思議道。

它纔不想待在一個陽性身軀裡,相比之下,朱千辛雖然不是純陰之體,卻也是難得的一種特殊體質,它當然想跟著朱千辛。

“你怎麼這麼囉嗦?”朱千辛怒道:“你說了要幫我治好他的,你要是言而無信,我一定想辦法抹去你的意識。”

“你彆著急啊,我還冇說完呢。”六翅金蠶見朱千辛態度堅決,隻好說出第二個方法:“還有一個方法就是你們兩個雙修,然後把我的力量一分為二,隻是這樣一來,我再想恢複到全盛時期就不知道要多久了。”

這纔是它不願意救治楊毅的主要原因,可惜它幾次忽悠朱千辛都冇有成功,這個女人鐵了心要救,它隻能兌現承諾了。

“雙修?”朱千辛愣了一下,皺眉道:“是我想象的那種嗎?”

“對,就是你現在想的這種。”六翅金蠶故意道:“確實有些為難,要不……”

還冇說完就看見朱千辛向門口走去,它頓時心裡暗喜:果然女人都很在意這種事啊,總算能夠保住一半力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