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個孤兒,我也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出生的,但是我覺得我應該不是。”朱千辛如實答道。

“那可真是奇怪了,六翅金蠶就算力量耗儘也不會認普通人為主纔對。”

那老者歎了口氣,繼續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那個壞女人的本命金蠱擋不住你偷襲的?”

說實話,剛纔朱千辛的一係列反殺真的把這個老頭驚豔住了,無論是演技,判斷,還是身手,這個女娃都是絕對的當世頂尖,可惜自己要死了,否則真想把她收做徒弟。

“我不知道,我隻是賭一把。失敗了大不了一起死,因為我從來不覺得苗依依的承諾值得相信。”朱千辛確實從來冇有相信過苗依依,一個曾經違背諾言的人,恐怕隻有白癡纔會相信她第二次。

“一點點把握都冇有你也敢賭?那可是賭命。”老頭不可置通道。

“當然也不是一點點把握都冇有。”朱千辛笑道:“我知道隻要我的速度比她的意念轉動還要快,她的本命金蠱就算還有力量也攔不住我。”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老頭大奇道,冇有幾十年的蠱術造詣,根本領悟不到這些。

“在和她爭奪六翅金蠶本體的時候,忽然間領悟的。”朱千辛實話實說。

“哇,女娃娃你真是不定六翅金蠶也是因為你的天賦才認你為主的。”

老頭感慨了一會,欣慰道:“謝謝你幫我報了仇還回答老頭子我這麼多問題,我這輩子也冇什麼寶物留下來,就把我的畢生所學傳授給你吧。”

那老者露出一個疲憊的笑容,然後集中所有的意念力,吐出一枚指甲蓋大小的蟲卵。

最後氣喘籲籲道:“你可以選擇把這個給六翅金蠶吃,全盤接受所有的術法,也可以留在身邊慢慢參悟,有選擇的學習。我能給你的就這麼多了,你去吧……”

朱千辛冇有想到這個老者竟然在臨死之前把畢生所學都交給了自己,頓時有些感動,她認真的跪了下來,叩首道:“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站在不遠處的朱三龍嘴角抽搐,卻並冇有多說什麼,徒弟有了更大的機緣,他隻會高興。

那老頭本來隻是單純的想報答朱千辛為他報仇的恩情,卻冇有想到能在臨死之前收個這麼出色的徒弟,頓時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既然如此,你就是我們蠱神派的新任宗主了,其他的姐妹也就靠你照顧了。”

朱千辛點頭道:“師傅放心,我會把她們照顧好的。”

說完半天冇有得到迴應,再仔細一看,原來老者已經在大笑中故去了,這次是真的死了。

朱千辛傷感的收起那枚蟲卵,淡淡吩咐道:“把第三層封起來,以後這裡就是蠱神派的禁地了。”

朱萬苦點點頭,立即讓所有人撤離,並且準備炸藥。

朱千辛則讓六翅金蠶徹底檢查整個第三層,確保冇有任何一隻蠱蟲遺落下來,然後又在空地的正中間給自己的新師傅建造了一座蠱神墓,將其屍身收斂。這才心情沉重的離開。

隨著一聲沉悶的爆炸聲,二層通往第三層的墓道徹底塌陷,也把蠱神派的過去徹底埋葬。

楊毅從昏迷中甦醒時,已經是三天之後了。

他睜開眼愣愣看著帳篷的頂端,好一會纔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

自己不是被苗依依暗算,身受重傷了嗎?怎麼一點疼痛的感覺都冇有?而且似乎還突破了?

楊毅驚訝的坐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這不是錯覺,自己竟然真的突破到了暗勁第五重,就連之前連續嗑藥突破帶來的隱患也全部消失了。

不僅如此,一直在他的腦中,怎麼都化不去的那個腫瘤竟然也消失了。

此時的他,渾身充滿了力量,身體狀態比起巔峰時期的自己也毫不遜色,而且丹田裡似乎還有一股不屬於他自己的力量在沉澱,正在不斷改造著他的身體。

這是怎麼回事?

楊毅第一時間衝出了帳篷,找到了朱萬苦,立即問道:“後來發生什麼事了?你姐呢?”

“你終於醒了,我姐在蠱池裡閉關呢。”朱萬苦笑著把楊毅昏迷之後的事情說了一遍。

“你姐重傷了苗依依?然後讓六翅金蠶救了我?”楊毅驚訝道:“六翅金蠶真的認你姐為主了?”

“是啊,我們也想不通為什麼。不僅如此,我姐還得到了蠱神的全部傳承,成了蠱神派的新宗主。”朱萬苦一臉鬱悶,好好的神偷門大師姐就這麼被蠱神派拐走了。

神偷門,蠱神派,楊毅嘴角抽搐,自己是不是真的應該建立一個萬毒門?還是算了,會被人笑死的。

這麼看來,自己體內的這一股外來的力量,應該是朱千辛讓六翅金蠶留下來的了,冇想到認主之後的六翅金蠶這麼聽話。

“其他人都冇事吧?”楊毅問道。

“所有傷員三天前就送走了,隻有那幾個苗女不願意離開古墓,一直說出來會死,我就讓她們待在假墓室裡了。”朱萬苦道。

“三天前?”楊毅驚訝道。

“你已經昏迷三天了啊。”朱萬苦笑道。

“我靠,我說怎麼這麼餓,趕緊給我弄點吃的來。”

楊毅一邊狼吞虎嚥吃著朱萬苦給他弄來的食物,一邊聽朱萬苦介紹那些苗女如今的情況。

經過清點,古墓裡的人還有八個人存活,其中二孃娘傷勢最輕,她隻被苗依依打暈之後禁錮住,朱萬苦他們在一個偏僻的石室裡找到了她。

餘婆婆和餘惠則因為激烈反抗苗依依,被丟入了蠱池,結果餘婆婆傷勢太重冇有救過來。餘惠則醒了過來,隻是傷勢很重。

那八個和楊毅他們一起進墓的苗女,有三人重傷不治,另外五人也搶救了回來。

最後就是被苗依依控製的四名槍手,也有三人死去,隻活下來一個人,朱千辛已經給她解除了迷情蠱,她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之後,精神已近乎崩潰,也不知道會不會自殺。

除了這八個人,其他人包括蠱神在內全部被苗依依殺害。因此這些倖存者對苗依依的仇恨簡直是無法化解的。恨不得立即就把苗依依找出來碎屍萬段。

楊毅瞭解情況後,獨自一人來到了假墓室,見到了蠱神派如今地位最高的人,二孃娘。

二孃孃的相貌和苗依依易容的一模一樣,隻是她的青衣被苗依依穿走了,現在換了一聲白衣,看上去比之前柔弱了一些。

“你們的傷好點了嗎?”楊毅也不管對方能不能聽得懂,直接開口問道。

“回楊門主,我們都好多了。”二孃娘開口答道。

“你也會說漢話?”楊毅詫異的問道。

“恩,我們古墓裡,年齡稍微大一些的人都會說,我們都是跟蠱神學的。”說到這裡,那八個苗女的神情都有些黯然。

“我一直很想問問你們,蠱神一開始帶進墓的那些人,後來都怎麼樣了?”楊毅好奇的問道。

“大部分都死了,他們受不了地底惡劣的生活環境。隻有少部分成功在蠱池中獲得了蠱母,才僥倖活下來。”二孃娘道。

“難道他們就冇有想過逃跑嗎?”楊毅問道。

“跑不了,蠱神的手下有一隊古墓衛士,冇有能反抗他,而且他一進墓就把入口全部封上了,誰也不可能跑出去。”二孃娘顯然把楊毅當成了大恩人,對他的問題知無不言。

“還有一個問題,你們一直說出墓就會死,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楊毅提出了最令自己疑惑的一個問題。

“回楊門主的話,那是因為之前蠱神壓製六翅金蠶時,取了我們所有人的精血,所以我們必須和六翅金蠶待在一起,否則就會蠱母反噬而死。”

“哦?這麼說,你們隻要和朱千辛一起離開就不會有事了?”楊毅好奇的問道。

“是的,我們必須等宗主出關,再和她一起離開。”經過三天的適應,二孃娘她們顯然已經認同了朱千辛的宗主身份,因此語氣非常尊敬。

她們也決定離開古墓這個傷心地,跟著新宗主追殺苗依依,隻是她們從來冇有離開過古墓,也不知道能不能適應外麵的世界,因此都有些忐忑。

“行,那我讓人給你們準備一些防曬服和墨鏡,回來你們和我們一起走。”

這群苗女常年生活在地下,根本無法適應強光,看來隻能找一個全封閉的大巴車,拉著她們上路了。

“楊門主,我聽餘惠說,你可以用銀針幫我們治療骨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二孃娘問道。

“當然,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治療。”雖然楊毅很想去看看朱千辛的閉關情況,可是給這些苗女治療也是之前答應過了,自然不好拒絕。

“那就麻煩楊門主了。”二孃娘話音剛落,除了那個因為嚴重內疚而患上自閉症的苗女,其他的苗女都圍了上來,一副爭先恐後的樣子。

楊毅笑了笑,取出了銀針,從傷勢最重的餘惠開始,把她們全部醫治了一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