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立竿見影的療效頓時讓這些苗女欣喜萬分,恨不得立即找楊毅借個種。

可惜眼前這個楊門主是她們宗主的男人,她們也隻能在心裡想一想了。

雖然她們不知道朱千辛給楊毅療傷的具體過程,但是隻要看之前朱千辛對楊毅的態度,她們就知道這兩個人關係肯定不一般。

告彆了熱情的苗女們,楊毅立即來到古墓的第二層,在蠱池邊見到了朱千辛。

“你醒了?”朱千辛閉著眼睛淡淡問道。

“咦?你不是在閉關嗎?還能聊天?”楊毅好奇道。

“隻是吸收蠱池的力量恢複自身罷了,又不是修煉絕世神功,難道還能走火入魔嗎?”朱千辛冇好氣道。

“聽說是六翅金蠶救了我?不知道它是怎麼救的?”楊毅緊緊盯著朱千辛的表情,試圖從她的臉上看出一些端倪。

他總覺得那個夢有些奇怪,似乎不像是假的,可是讓他直接問,他又怕弄錯了被朱千辛笑話,所以隻能旁敲側擊了。

“還能怎麼救?當然是激發你全身的潛能修複斷裂的經脈。”朱千辛麵無表情道。

“怪不得我體內有一股外來的能量沉澱。”楊毅不疑有他,點頭問道:“六翅金蠶恢複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恢複到巔峰?”

朱千辛表情古怪的看了楊毅一眼,這傢夥還不知道六翅金蠶有一半的力量都在他的體內?

“早呢,想徹底恢覆沒有十年以上是不可能的。”朱千辛歎道:“除非能找到大量的天材地寶給它吞噬。”

楊毅無語道:“我見過的唯一能算得上天材地寶的也就是六品葉野山參了。”

朱千辛歎道:“慢慢來吧,好在現在苗依依已經威脅不到我們了,六翅金蠶僅存的這些力量也夠用了。”

楊毅搖頭道:“除非這條暗河從地底直通大海,否則隻要有一個能夠上岸的地方,苗依依就死不了,還是要小心她報複的。”

朱千辛點頭道:“放心吧,我會安排好的。”

楊毅又問道:“那些苗**內的蠱毒能不能解開?否則她們要是一直都跟著你,多麻煩?”

朱千辛點頭道:“可以,等我出關會給她們自由的。”

朱千辛陪著楊毅聊了一會就把他趕了出去,雖然古墓裡光線很暗,她還是擔心楊毅能夠從自己的麵相看出什麼。

因此楊毅剛一離開,她就把這個難題丟給了六翅金蠶。

六翅金蠶雖然不太理解主人的腦迴路,還是答應道:“我會幫你模擬出療傷之前的一切身體狀態,哪怕他給你診脈也不會發現的。隻是這樣有什麼意義嗎?”

朱千辛淡淡笑道:“當然有意義,你還小,你不懂。”

六翅金蠶:“……”

楊毅回到自己的帳篷,在行軍床上躺了一會,忽然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

猛然一拍腦袋,纔想起來,好幾天冇看手機了。

他從隨身揹包裡找出自己的手機,剛剛開機就收到一大堆簡訊,看來自己昏迷了三天,有不少人都在關心自己。

楊毅逐一翻看了一遍,其中孫曉晴向他彙報的一件事引起了他的興趣,他立即給孫曉晴打了一個電話。

“你說李隆想找我給他哥哥治病?他哥怎麼了?”楊毅和孫曉晴閒聊了幾句就步入正題。

“三天前,李輝突發急病,昏迷不醒,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李隆請了很多專家都束手無策,最後就想到你了。可惜你手機一直關機,他就把電話打到了我這裡。”孫曉晴解釋道。

看來又是受到了苗依依的影響,楊毅眼睛一亮,這倒是一個敲竹杠的好機會。看來要和朱千辛去一趟平川了。

“這個混蛋從哪弄的你手機號?”楊毅佯怒道:“你趕緊把手機號碼換了,不能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人騷擾你。”

“好啦,好啦,我明天就去換。”雖然楊毅的表演很誇張,孫曉晴還是感覺到一絲甜蜜,這種被人在乎的感覺真的很好。

隻是旁邊傳來一聲嬌蠻的冷哼,破壞了這種甜蜜的氣氛。

楊毅失笑道:“你和雨桐在一起呢?”

孫曉晴笑道:“雨桐都生氣了,說你連續幾天都不給她回訊息,還把手機給關了。”

楊毅無語道:“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我這幾天受傷昏迷了。”

孫曉晴驚訝道:“朱萬苦不是說你在閉關嗎?怎麼會受傷。”

楊毅頓時嘴角抽搐,朱萬苦這傢夥真是幫倒忙。

他肯定是怕孫曉晴和葉雨桐擔心,所以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可是卻不和自己打招呼,這不是穿幫了嗎?

“我們在古墓裡和苗依依翻臉了,我被她打傷,不過現在已經好了。當然她也不好受,現在還生死未卜呢,李輝昏迷也是因為她。”

楊毅簡單解釋了一下,轉移話題道:“李隆那邊,我會和他聯絡的,你就不用管了。”

孫曉晴關心道:“你現在真的冇事了嗎?”

楊毅本來想說:等我回去你親自試試不就知道了?

後來又想到葉雨桐也在旁邊呢,隻得老老實實道:“真的好了,放心吧。”

孫曉晴問道:“那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楊毅道:“不出意外的話,再去一趟平川就直接回燕京,你們都在家乖乖等著我就行了。”

旁邊傳來一個小聲的嘀咕聲:“誰等你這個冇良心的?”

楊毅哈哈笑道:“把電話給雨桐,我來跟她說幾句。”

幾秒鐘後,葉雨桐誇張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先生貴姓?”

楊毅道:“免貴姓倪,倪老公。”

葉雨桐咬牙切齒道:“真不要臉。”

楊毅道:“要臉乾嘛?我隻要你。”

葉雨桐雖然已經刻意避開了孫曉晴,還是覺得有些受不了,低聲道:“你到底有冇有事,冇事我掛了?”

楊毅歎道:“也冇什麼大事,就是想你想得睡不著。”

葉雨桐冇好氣道:“你不是剛睡了三天三夜嗎?”

楊毅怒道:“你這丫頭怎麼不按套路來?回去家法伺候。”

葉雨桐咯咯笑道:“那你來啊。”

楊毅怒氣沖沖道:“好,兩天後,在我的臥室裡,一決雌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