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叫生物穀,楊先生若是有興趣,我可以安排人帶你去。”李隆道。

“好的,有時間我會和李總聯絡的。”楊毅客氣的點點頭,又看了朱千辛一眼。

朱千辛會意,立即給秦嵐發訊息,讓她派人去查查這個生物穀。

李輝這次所住的醫院還是安平省立醫院,李隆把車停好後,試探著道:“楊先生,我們公司的律師正帶著合同趕過來,不如我們先看看我哥的病情?”

“可以,你帶路吧。”楊毅點頭道。

既然合同的內容已經談妥了,楊毅也不怕李隆耍花招,否則李輝怎麼站起來的,還會怎麼躺下去,想必李隆也不會做這種蠢事。

在神經內科的重症監護病房,楊毅和朱千辛見到了昏迷不醒的李輝。

“這好像是你上次住的那間病房啊?”楊毅悄悄在朱千辛耳邊道。

朱千辛橫了他一眼,冇有說話,顯然想起了上次自己中了‘七日醉’,楊毅不顧一切趕過來救治的一幕。

現在躺在這裡的人換成了李輝,還真是風水輪流轉啊。

“你們都出去吧。”李隆一進來就把房間裡的醫護人員全部趕了出去。

李家兄弟有錢有勢,請來給李輝治療的自然都是各大醫院神經內科的專家,他們看見李隆請了一群陌生人過來,一副要給李輝治病的樣子,卻讓他們都出去,頓時露出不滿的表情。

他們不敢對李隆撒氣,卻把質疑的目光投向楊毅一行人,在心裡暗想:這幾個人一看就不像醫生,不會是江湖騙子吧?

因此,他們並冇有走遠,就守在病房門口,隨時準備進來打假。

“你哥是突然昏迷的還是先疼痛,最後疼昏過去的?”楊毅自然不會理會其他人的想法,他先給李輝診了脈,然後開口問道。

“是先頭疼,然後渾身疼痛,最後疼昏過去的。”李隆暗暗佩服楊毅的醫術確實高明,竟然隻憑號脈就知道這些細節。

“醫生的診斷結果是什麼?”楊毅點點頭,繼續問道。

“因為我哥冇有任何外傷,也冇有其他的病史,所以幾位神經內科的專家都說,我哥很可能是神經過度紊亂導致的昏迷。”李隆連忙把醫生的診斷結果說出來,給楊毅做個參考。

楊毅點點頭,西醫的診斷也不是毫無根據,精神類蠱毒的反噬可不就是神經過度紊亂嗎?

“行,我知道了。你們都出去吧,千辛留下來輔助我。”楊毅擺了擺手,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

朱萬苦和紅狼立即轉身退出了病房,李隆猶豫了一下還是試探著問道:“不知道我能不能留……”

“不能,出去!”楊毅不等他說完就斷然拒絕。

等到所有人都被趕出去之後,楊毅這纔對朱千辛嘿嘿笑道:“來吧,宗主大人,讓小六出來活動活動吧。”

李輝中的是苗依依的迷情蠱,楊毅是解不開的,隻有靠朱千辛的六翅金蠶才能解開。

正好也能藉此機會查探一下苗依依的傷勢。

本來朱千辛給六翅金蠶取的名字叫小金,可是楊毅覺得和苗依依的本命金蠱重名了,於是強行改成了小六,被朱千辛好一陣嫌棄。

朱千辛點點頭,用意念溝通正在休養生息的六翅金蠶,好說歹說才說服它去李輝體內轉一圈。

看見一道金光冇入李輝的體內,朱千辛立即閉上眼睛仔細感應起來,然後對楊毅道:“李輝體內的迷情蠱已經開始逐漸恢複了,就算我們不來,他過幾天也該醒了。”

楊毅歎道:“看來苗依依果然冇死,而且她的傷勢也在恢複中。”

朱千辛問道:“那我們到底是把李輝弄醒再說,還是徹底幫他解除迷情蠱呢?”

楊毅明白朱千辛的意思,嚴格來說,李家兄弟和自己還是敵人,而且以後肯定還會發生更大的衝突。

所以最穩妥的做法就是先把李輝弄醒,不給他徹底解蠱。

然而楊毅高尚的醫德卻使他完全做不出這種事來。收了診金卻不幫人徹底治好,那不成了黑心醫生了嗎?

於是楊毅歎了口氣,還是道:“給他徹底解開吧,苗依依再次出現在我們麵前就是我們取她性命的時候,讓李輝陪葬不太合適,我要堂堂正正的擊敗李家兄弟,而不是用這種方法。”

朱千辛似乎早就知道楊毅會給出這個答案,她點點頭,立即和六翅金蠶溝通,徹底解開了李輝的迷情蠱。

當然,李輝清醒之後還會經曆一到兩天的排毒,就像楊毅上次那樣。

至於接下來李輝是和苗依依反目成仇大打出手,還是繼續尋找苗依依,尋求另一種合作,那就不是楊毅能控製的了。

他也不準備管,這兩個人都不是省油的燈,讓他們狗咬狗去吧。

“好了,你哥的病根已經去除了,他很快就能醒過來,而且以後都不用擔心再發病了。”楊毅走出重症病房,對門外的李隆道。

“這麼快?”李隆驚訝道。畢竟楊毅全部治療時間都冇有超過五分鐘,和楊毅相比,自己請來的這些專家都該去死了。

“小場麵,不用大驚小怪。”楊毅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旁邊的朱千辛則翻了個白眼。

站在李隆旁邊,還準備進去打假的那幾位神經內科的專家也是一臉的驚異,他們很清楚病人的情況有多麼糟糕,哪怕以後再也醒不過來也是有可能的。

誰知道這兩個年輕隻進去幾分鐘,就讓病人醒了過來,而且聽他的口氣,似乎連病根都去除了。這也太誇張了吧?

雖然事情令人難以相信,他們卻不敢懷疑楊毅是在說謊,畢竟對方很篤定的說病人很快就能醒來,如果冇有把握的話,他敢這麼說嗎?

果然,當這幾位專家跟在李隆身後快步走入病房時,正看見李輝緩緩睜開了眼睛,正一臉茫然的看著天花板。

“哥,你感覺怎麼樣?”李隆立即上前問道。

“感覺就像做了一場夢。”李輝感慨道。他這句話絕對是發自內心的,被迷情蠱控製的這段時間,就彷彿是另一個他在控製這具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