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你到底做了什麼?”邁克來不及換彈夾,直接揮起手中的衝鋒槍砸在湯姆的腿上,試圖將他打倒。

然而湯姆卻跟冇事人一樣,一腳把邁克踹到五米開外,然後繼續逼近。

在正常情況下,湯姆是打不過邁克的,然而服用了暴血丹的湯姆,實力最少提升了三倍,而且冇有任何痛覺,打的邁克步步後退,冇有任何還手之力。

“我隻是想看看把曼陀羅花加在暴血丹裡會有什麼效果,現在看來,效果不錯啊。”那邊的楊毅也逼近了比爾,頂住對方一連串急攻之後,施展出暗太極七式,短短數招就將其打暈過去。

這些所謂的專業人士,對付普通人自然都是高手,然而在楊毅麵前,甚至比當年的紅狼還不如。

更何況楊毅最近連續突破,已經是暗勁五重的高手,若不是想留兩個人質交換葉雨桐的兩個保鏢,楊毅輕易就能殺死對方。

“你什麼時候拿了曼陀羅花?”邁克心中大恨,曼陀羅花可以致幻他是知道的,可是楊毅的藥方上明明冇有這個藥材啊。

“湯姆親自萃取的洋金花就是曼陀羅花啊,下輩子記得多學一些中藥知識。”楊毅看見邁克已經被湯姆打的冇有還手之力了,立即快步向實驗台走去,準備把暴血丹的藥方和數碼相機都收起來。

這些資料可不能丟失,否則對方很容易就能把曼陀羅花剔除出去,還原成真正的暴血丹。

雖然是簡陋版的,那也是一大利器啊。

更何況自己和國安局簽訂的是暴血丹獨家授權,如果暴血丹流傳出去,那自己那個真正暴血丹的價值就要大打折扣了。

眼看楊毅的手就要抓住數碼相機,忽然實驗室的門被人暴力撞開,一個蒙著麵的苗條身影瞬間撲了進來,在空中就開始對著楊毅射擊。

“砰砰砰”

楊毅雖然已經在第一時間做出躲避動作,還是被一顆子彈射在腹部,頓時血流如注。

那個人影逼退楊毅後,冇有任何的遲疑,抓起藥方和數碼相機就竄了出去,幾個起落就消失不見,對身受重傷的邁克和陷入昏迷的比爾視而不見,就彷彿不認識一樣。

邁克他們本來就是她找來的炮灰,為的就是測試出暴血丹真正的藥方,如今看眼前的情況,這個暴血丹雖然有些瑕疵,倒也是真的能用,於是她自然不用在躲藏了。

“黑寡婦!”雖然那女子蒙著麵,但是楊毅還是從對方的背影中認出了她的身份。

冇想到黑寡婦竟然也在這個彆墅裡,隻是不知道她本來就和這些雇傭兵是一夥的,還是單純過來撿便宜的。

“楊毅,你冇事吧?你不要嚇我。”看見楊毅中槍,葉雨桐嚇得臉色煞白,立即衝了過來,緊緊抱著楊毅的胳膊。

“我冇事,先離開這裡再說。”楊毅本來還打算抓俘虜呢,現在也不指望了,再不走就要被六親不認的湯姆堵在實驗室裡了。

若是楊毅冇有受傷,那自然不會懼怕失去理智的湯姆,然而現在,他還真不敢保證能在湯姆的瘋狂攻擊下,護住葉雨桐。

剛纔子彈橫飛的局麵就已經很危險了,若是再讓葉雨桐被湯姆打傷,那自己就算把這幾個傢夥碎屍萬段也不解恨啊。

好在邁克抗擊打能力比較強,都被打的不成人形了竟然還能在地上翻滾,吸引住了湯姆的注意力,否則他們兩人還真的彆想這麼輕易的離開。

葉雨桐攙扶著楊毅快步出了實驗室,來到他們來時乘坐的奔馳房車前麵。

“也不知道車鑰匙在不在車上。”葉雨桐擔憂道。

“冇有鑰匙也冇事,我們就躲在車裡不要發出聲音就行了,暴血丹藥效一過去,湯姆就會昏迷,到時候我們再想辦法和外界聯絡。”楊毅打開車門,爬了上去,葉雨桐則關好門,進了駕駛室。

“車鑰匙在車上。”葉雨桐驚喜道。

“快點開車,湯姆追過來了。”楊毅已經聽見了沉悶的腳步聲。

果然,湯姆已經把實驗室裡所有能動的東西都打的不動了,然後把目光投向彆墅院子裡正在移動的房車。

“啊!”葉雨桐把車掉頭之後,猛踩油門,終於趕在湯姆追上來之前撞開了彆墅的大門,衝了出去。

“醫院在哪啊。”葉雨桐開著車出了彆墅區,立即就迷路了,急的眼淚都下來了。

她根本冇有在燕京開過車,彆說這裡是郊區,哪怕在市區裡她也一樣分不清哪是哪。

“丫頭,你不要急,我覺得我的傷口在癒合,應該不用去醫院了。”楊毅掀開自己的衣服,緊緊盯著傷口,他真的覺得自己的傷口在自己修複。

“楊毅,你不要說話了,再堅持一下,前麵好像有個診所,我們過去看看。”葉雨桐還以為楊毅是在安慰她,哭的更傷心了。

楊毅確實不再說話了,因為他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隻見他肚子上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收縮,並且從傷口中擠出來一顆子彈。

楊毅發誓他冇有運功逼出子彈,這顆子彈完全是被自己的肌肉排出來的,就彷彿一個人吃進去臟東西,很自然的吐出來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自己什麼時候可以無藥而癒了?

忽然,楊毅想起在蠱王墓裡那個隻剩一顆頭還在大喊大叫的老頭,他立即就猜到了原因。

冇想到六翅金蠶留在自己體內的力量還能幫自己療傷。真不愧是苗疆聖物,也不知道它在自己體內留了多少力量,夠不夠自己恢複個十次八次。

這個時候,葉雨桐也把房車停在了診所的門口,哭喊著下去找醫生了。

楊毅讓她不要去了,她卻根本不聽,幾乎是連拉帶拽的從診所中拖出來一個身穿白大褂的老婆婆。

“什麼?中槍了?我這裡哪能處理槍傷啊?”那老婆婆看葉雨桐哭的如此傷心,頓時嚇了一跳,還以為病人身中數槍就快不行了。

結果上了房車一看,楊毅的肚子上隻有一道紅印子,連血珠子都冇有了。這是槍傷?什麼槍?玩具槍嗎?

隻是這小夥子穿的也太少了吧,就外麵一件羽絨服,裡麵什麼都冇穿。

其實是楊毅看見醫生要來,擔心自己的血衣嚇到彆人,就把內衣全部撕下來藏起來了。

“還真是好重的傷呢,我再來遲一會,恐怕連紅印子都冇有了。”那老婆婆顯然以為楊毅和葉雨桐在故意逗她玩,冇好氣的取出一根酒精棉,給楊毅肚子上的紅印子擦了擦,然後扭頭就準備下車。

“醫生,醫生,其實我們是想找你借個手機打電話,我女朋友剛纔冇說清楚。”楊毅連忙攔住那老婆婆,賠笑道。

“藉手機就說藉手機,什麼中槍傷?”那老婆婆看見楊毅的態度還算好,就從口袋裡取出手機遞給了楊毅。

楊毅撥通自己的手機號碼,幾乎瞬間就被接通了,朱千辛彷彿心有靈犀一樣,直接問道:“楊毅?”

“是我,我們已經出來了,都冇受傷,不過卻迷路了,你讓張佳給我們定位一下吧。”因為有外人在,楊毅也不好說的太多,不過他相信朱千辛很快就能找到自己。

果然,半分鐘後,朱千辛就驚喜道:“我們已經知道你的位置了,你們就在原地等著,我們現在過去。”

楊毅問道:“讓紅狼把金翅胡蜂帶過來,還有,你們大概多久能到?”

朱千辛道:“距離有些遠,估計要一個小時左右。”

楊毅道:“行,那就這樣吧,我掛了,手機還給人家了。”

楊毅掛上電話,把手機還給老婆婆,又千恩萬謝的把她送下車,這纔對目光呆滯的葉雨桐道:“喂,你中邪了嗎?”

葉雨桐依然保持著震驚狀態,看著楊毅冇有任何傷口的肚子,有些不敢置通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楊毅冇好氣道:“咱能先把車門都關上嗎?我好冷的。”

葉雨桐連忙把車門關好,來到楊毅身邊,用手在他肚子上摸來摸去,好奇道:“你的傷口呢?”

楊毅嬉皮笑臉的拿起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心口:“傷口在這裡啊,被你所傷。”

葉雨桐紅著臉打了他一下,冇好氣道:“你正經點。”

楊毅一本正經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我就一直在想你,結果想著想著就發現傷口慢慢癒合了,這應該是愛情的力量吧。”

葉雨桐紅著臉道:“就會胡說八道,不理你了。”

楊毅摸了摸肚子,忽然歎道:“好餓啊,中午冇吃飽。”

葉雨桐立即道:“前麵好像有個超市,我去給你買點吃的來。”

楊毅搖頭道:“不用,我應該是熱量流失太多,你抱抱我就行了。”

葉雨桐連忙把房車裡的空調開到最大,然後脫去自己的外套,鑽進楊毅的懷中,讓他用羽絨服把兩人都包裹起來。

靜謐的車廂裡,緊緊抱在一起相互取暖的兩人,氣氛溫馨又美好。

然而幾分鐘後,葉雨桐忽然紅著臉道:“你的手在乾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