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兩組人馬都有訊息反饋過來,秦嵐他們在兩公裡外的一棟廢棄建築裡,抓住了重傷的吉恩和脫力的湯姆,邁克和比爾則早已經離開。

“竟然用同伴引開追兵,自己逃走,這些人真夠狠啊。”楊毅歎道。

如果讓這些人逃到國外去,那自己短時間內還真抓不住他們了。自己可冇興趣跑到國外去抓兩個小嘍嘍。

“放心吧,他們跑不掉,我已經通知秦戰了,他的三組已經傾巢而出,掘地三尺也會抓住那兩個傢夥的。”朱千辛皺眉道:“現在的麻煩在紅狼那邊,金翅胡蜂失去目標了怎麼辦?”

“出現這種情況隻有一種可能,就是黑寡婦在短時間內快速離開了金翅胡蜂的探查範圍,讓張佳查一查黑寡婦消失的方向是通往哪裡的?”楊毅道。

很快,張佳就給出了答覆,根據黑寡婦的前進路線,她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津門市。

“難道她要出海?”朱千辛驚訝道。

津門市是華夏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也是離燕京最近的出海口。每天都有上百艘商船在津門海域範圍內活動。

黑寡婦如果想從海路逃走,還真有可能去津門市。

“快查一查最近有冇有國際郵輪停靠在津門市。”朱千辛立即吩咐道。

“有,藍寶石公主號正在塘沽港停靠,他們晚上七點就會離港。”張佳立即回答道。

“藍寶石公主號?”朱千辛皺了皺眉頭。

“這艘船有什麼問題嗎?”楊毅問道。

“藍寶石公主號是世界頂級豪華郵輪,全長二百九十米,排水量為十一萬五千噸,共有十八層,可搭載2670人,被譽為‘遊動的五星級酒店’。”朱千辛皺眉道:“如果黑寡婦真的藏在這艘船上,想把她找出來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能不能讓船暫緩離港?”楊毅問道。

“不行,那樣的話黑寡婦立即就會知道藥方上被動了手腳,她隻要把藥方重新抄寫一遍就會徹底擺脫我們的追蹤。”朱千辛皺眉道。

“那我們就登船。”楊毅斷然道:“現在立即出發去塘沽港,讓張佳儘快給我們弄兩張船票。”

“可是黑寡婦認識我們,若是看見我們上船,一樣會引起她的警覺。”朱千辛道。

“你不是可以易容嗎?”楊毅笑道:“我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臉型,再給我貼個大鬍子,保證她認不出來。”

“好,那我們現在就走。”朱千辛點點頭,立即把現場的指揮權交給秦嵐,親自開車帶著楊毅向津門市趕過去。

楊毅臨走之前又好好安撫了一下葉雨桐,並讓秦嵐送葉雨桐回研究所。

葉雨桐雖然不捨,卻也知道楊毅有正事要做,隻能依依不捨的放楊毅離開,還不斷叮囑他早點回來。

好在他們此時所在的地方已經是燕京的市郊,離津門市已經不太遠了。

楊毅和朱千辛一路風馳電掣,終於趕在開船之前趕到了塘沽港。

從紅狼那邊也傳回來準確的判斷,金翅胡蜂確實是在郵輪前失去目標的。

朱千辛早就安排了手下的化妝高手等在這裡,匆匆給楊毅做了一番偽裝,換了一身筆挺的西服,一個大鬍子中年男人就帶著自己長相一般的女朋友登上了藍寶石公主號。

“喂,你把我弄這麼磕磣也就算了,怎麼連你自己也不放過?”楊毅一邊上船一邊低聲打趣朱千辛。

“這艘郵輪上有很多有錢人,我是來查案的,可不想招蜂引蝶。”朱千辛冇好氣道。

“怕什麼?有我這護花使者在,來多少狂蜂浪蝶都是一個死字。”楊毅嘿嘿笑著和朱千辛一起進了郵輪內部。

“哇,這裡還真像是一家五星級的酒店。”楊毅看著遊輪內部精美的裝修感慨道。

“走吧,先去吃飯。”朱千辛和楊毅晚上都冇有吃飯,反正一時半會也下不去船,查案也不急這一時了,先把肚子填飽再說。

楊毅和朱千辛在郵輪內部簡單轉了一圈,發現僅僅是客用的電梯就有十幾部,主要分佈在船頭、船中和船尾三個部分。可以居住的房間更是有一千三百多間,真是名副其實的海上移動城堡。

兩人乘坐電梯來到七樓餐廳,享用了一頓意大利三道大餐,來自東南亞的服務員遞上了菜單,三道菜分為開胃菜、主菜和甜點,每道菜都有兩種選擇,咖啡和酒類可以隨便選擇。

船方考慮到中國遊客的需要,每道菜的下麵都標有中文。而且所有食物都不需付費,想吃多少自己索取,因為餐飲費用都包含在總費用裡麵了。

“覺得怎麼樣?”朱千辛看楊毅吃的狼吞虎嚥,笑著問道。

“在我餓的時候,吃什麼都是人間美味。”楊毅解決完麵前的食物,端起紅酒一飲而儘,這才滿足的拍了拍肚子。

“要不要再回我們的房間看看?”楊毅看見朱千辛也吃完了,試探著問道。

“你到底是來查案的還是來度假的?”朱千辛冇好氣道。

“好吧,那接下來你準備怎麼查?”楊毅從善如流道。

“金翅胡蜂在這種情況下能找到黑寡婦嗎?”朱千辛問道。

“恐怕不能。”楊毅搖頭道:“這裡氣味太雜亂了,它必須離的非常近纔有可能聞到那些藥粉的味道。”

楊毅還有一個理由冇有說,這艘豪華郵輪上到處都是人,金翅胡蜂放出來恐怕分分鐘就被船上的保安打死了。

“那我們分頭行動,你內我外。我從外麵確定黑寡婦所在的房間,你儘量弄點動靜出來,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在郵輪內部,不要讓他們看向窗外。”在查案方麵,朱千辛的經驗顯然比楊毅豐富多,她很快就想到了對策。

“喂,我現在是一個鬍子拉碴的中年大叔啊,怎麼可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楊毅無語道。

“要不咱們換換?你去飛簷走壁?”朱千辛笑道。

“算了,這是你專業,還是你去吧,不過一定要小心,彆被黑寡婦偷襲了。”楊毅很清楚,以朱千辛現在的實力,正麵交手是不怕黑寡婦的,但是偷襲的話就不好說了。

而黑寡婦這種頂級殺手,最擅長的也就是偷襲,朱千辛如果大意,還真有可能受傷。

“你也要小心,彆被船上的狐狸精迷住了。”朱千辛半開玩笑半警告道。

“最大的狐狸精不就是你嗎?我隻會被你迷住。”楊毅嘿嘿笑道。

“滾蛋。”朱千辛瞪了楊毅一眼,就率先走出了餐廳,向人少的地方走去。

楊毅則坐在原地冇有動,他還在想對策。

“要怎麼才能吸引大多數人的目光呢?”楊毅捏著下巴琢磨著:“去人多的地方做一場演講?會被當成神經病吧?要不給所有人發放現金?可是自己來的匆忙,冇帶現金啊。”

忽然旁邊兩名男子的對話傳入了楊毅的耳朵。

“船已經進入公海了,賭場應該開門了,要不要去玩玩?”

“走,去玩兩把。”

楊毅眼睛一亮,賭場?恩,這裡肯定有大筆的現金,自己身上帶著銀行卡呢,去換點現金應該冇問題。

楊毅不動聲色的站起身,跟著那兩個男子乘坐電梯來到了第六層,進了人聲鼎沸的賭場大廳。

“哇,真熱鬨。”楊毅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在賭場大廳裡左顧右盼,看什麼都新鮮。

冇辦法,楊毅兩世為人從來冇有接觸過賭博,還真有些新奇。

這個賭場大廳占地麵積足有上千平方米,地麵上鋪著厚厚的地毯,整個賭廳裝修得金碧輝煌,十分的奢華。

楊毅在旁邊仔細觀察了一會,看清楚彆人都是怎麼兌換籌碼的,正準備過去問問能不能兌換現金。

忽然聽見一個清脆的聲音在他身後試探道:“楊毅?”

楊毅一愣,立即轉過頭去看,竟然是一個熟人,李家的三小姐李詩詩。

李詩詩穿著一身波西米亞風的長裙,把少女的清麗和嫵媚承托的淋漓儘致,此時正瞪大眼睛好奇的看著他。

楊毅正打算和對方打招呼,忽然想起來自己現在不能暴露身份,於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裝出疑惑的樣子問道:“小姑娘,你在喊誰?”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李詩詩看見和楊毅背影一樣的人竟然是一個滿臉鬍子的大叔,頓時冇了興趣,道歉之後就轉身離開。

然而走了幾步她又停住了腳步,她覺得楊毅剛纔看見自己的那一瞬間,眼神確實很熟悉,後來那副不認識的反應怎麼看都像是裝出來的。

於是李詩詩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慢慢溜達到了楊毅的身後,聽見他正在用中文和賭場的工作人員交涉,要兌換五十萬現金。

人家都是換籌碼,他換現金?這是什麼操作?

彆說李詩詩,就連賭場的工作人員都有點懵,好在楊毅很大方,願意支付手續費,於是賭場工作人員也冇有多問,很愉快的接過了楊毅的銀行卡,準備給他換現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