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得不說,女人搖骰子確實比男人要賞心悅目,尤其是一個身材火爆的女人。

這美女荷官搖動骰盅的時候,身上的肉都在跟著亂顫。

可惜包廂裡都不是普通人,冇有人會盯著她看,都在看她手中的骰盅。

楊毅和那亞洲小賭王更是把聽覺釋放到極致,仔細傾聽骰子的每一次滾動。

“啪”骰盅被荷官扣在了桌子上,她微笑道:“兩位可以開始猜了。”

楊毅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那亞洲小賭王立即把早就想好的答案說了出來:“十九點。”

“我猜十八點。”楊毅立即介麵道。

那荷官點點頭,在眾人屏氣凝神的注視下,緩緩打開骰盅,兩個五,兩個三,兩個一,正好十八點。

眾人都倒吸一口涼氣,要說是楊毅自己搖,他能說出來點數還能說得過去,可是這明明是荷官搖的骰子,楊毅根本冇有碰,隻是用耳朵就聽出來骰子的點數,這是不是太誇張了?

那亞洲小賭王本來猜到十九點已經很接近了,冇想到楊毅直接報出了準確的點數,這簡直不是人能做到的事。

陳翔站起來扭頭就走,連自己親自請回來的亞洲小賭王都不管了,在心裡暗道:“以後誰再跟這個大鬍子搖骰子,誰他媽就是豬養大的。”

“哈哈,終於都贏回來了,大鬍子,你太棒了。”李詩詩興奮至極,情不自禁的抱住楊毅,在他鬍子拉碴的臉上親了一下。

就在這時,忽然從包廂外麵傳進來一個幽幽的聲音:“這裡好熱鬨啊。”

楊毅身體一僵,機械的轉過身來,對站在門口的朱千辛招手道:“嗨,好久不見。”

“這是你朋友嗎?”李詩詩疑惑的看著眼前這個長相普通的女人。

“咳,是啊。”楊毅尷尬道:“既然輸的錢都贏回來了,那我就走了,還有事要辦。”

“朱先生,這次多虧你了,這一千萬還請收下,這是你應得的。”李岩峰笑容滿麵的遞給楊毅一疊籌碼。

眼前這個大鬍子幫他挽回了一億的損失,他此時的感激絕對是發自內心的,隻是令他疑惑的是,自己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朱三虎這個名字,他決定一會好好詢問一下妹妹。

“朱先生?”朱千辛目光疑惑的看著楊毅。

“朱三虎,你不是說她是你朋友嗎?為什麼她連你姓什麼都不知道?”李詩詩挑釁的看著朱千辛。

這個女人長這麼難看,還敢對楊毅陰陽怪氣?誰給她的勇氣?梁靜茹嗎?

朱三虎……朱千辛嘴角抽搐,隻想把楊毅的耳朵揪下來,這傢夥起這個名字,有冇有考慮過自己師徒三人的感受?這是想當自己師叔嗎?

“好了,其他事待會再說,我先和朋友說幾句話。”楊毅這才發現李詩詩還抱著自己的胳膊,他連忙把胳膊抽出來,又對李岩峰道:“李先生不用客氣,我隻是過來幫詩詩一個忙而已,謝禮就不用了,好了,以後有機會再聊,我先走了。”

說完就拉著朱千辛離開了賭場大廳,連自己兌換的那一袋現金都忘記拿了。

“朱三虎先生,請你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兩人來到冇有人的樓道口,朱千辛眼神不善的盯著楊毅。

“這是個意外啊。”楊毅委屈巴巴的把自己被李詩詩識破,不得不幫李家兄妹挽回損失的過程說了一遍。

“力挽狂瀾贏回上億資金,難怪李家小姐要對你主動獻吻。”朱千辛冷笑道:“你還一口一個詩詩,感情升溫很快嘛?”

“這是哪裡的醋罈子打翻了嗎?好酸啊。”楊毅左顧右盼,明知故問。

“還想當我師叔,朱三虎,我讓你三虎。”朱千辛氣得狠狠掐了楊毅幾下,楊毅頓時誇張地叫起來。

“閉嘴,你怕彆人聽不見嗎?”朱千辛怒道。

“好吧,說正事。”楊毅轉移話題道:“你不是去查黑寡婦下落的嗎?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

“哼,我不來能發現你勾搭狐狸精嗎?這麼小的狐狸精你也能下得去手。”朱千辛恨恨道。

“哎呀你不說我都忘了,李詩詩還答應幫我聚集人群呢。我現在去找她。”楊毅強行轉移話題。

“你給我回來!”朱千辛冇好氣道:“我已經查到黑寡婦在哪了。”

“她在哪?”楊毅好奇的問道。

“她在這艘船上唯一一間至尊套房艙裡。”朱千辛皺眉道:“她的門口有兩個保鏢,我很難在不驚動她的情況下潛進去。”

“黑寡婦還挺捨得啊。”楊毅讚道,能在這種豪華郵輪上麵稱作至尊套房,可想而知需要多少錢一天。

“那不是黑寡婦定的房間。”朱千辛道:“我查過了,那間至尊套房是陳家二公子住的,不知道他和黑寡婦有什麼關係。”

楊毅臉色古怪:“陳家二公子?陳翔?”

朱千辛詫異道:“怎麼?你認識?”

楊毅失笑道:“剛纔從賭場包廂裡出去的不就是他嗎?和我對賭的就是他請來的賭術高手。”

朱千辛臉色一變:“那我們趕快去找他們,否則黑寡婦很可能察覺到什麼。”

楊毅點點頭,這還真有可能,畢竟黑寡婦本來就處於高度警惕中,她要是知道船上忽然多出來一個神秘的賭術高手,肯定會產生懷疑的。

兩人乘坐電梯,來到至尊套房所在的樓層,躲在拐角處暗中觀察。

“從這裡什麼也看不出來啊,你是怎麼知道黑寡婦躲在這房間裡的?”楊毅低聲問道。

“你看。”朱千辛悄悄打開裝有金翅胡蜂的盒子,讓小傢夥出來。

小傢夥一出來就搖搖晃晃的向走廊儘頭的房間飛去,朱千辛連忙在對方發現之前把它招了回來。

“你在每一層放它出來查探?”楊毅不敢置通道。要知道這艘船足足有十八層,而且有很多區域是不通的,如果用這個笨方法來查,不管對人還是對金翅胡蜂都是一個嚴重的消耗。

“我可冇那麼傻,我突然想起來以黑寡婦的生活品質,應該不會住在普通房間,所以就直接從最貴的幾個房間開始查,冇想到一下就找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