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牽連進一個案子裡,我找他問點事。”楊毅笑道。

“你那個女朋友呢?”李詩詩看楊毅不想多說,就主動轉移話題。

“回房間睡覺去了。”楊毅實話實說。

“她真是你女朋友?”李詩詩滿臉的驚訝,她本來隻是隨口一句試探,冇想到那個長相一般的女人真是楊毅的女朋友。

“有什麼問題嗎?”楊毅笑道。

“你找女朋友的標準還真的挺低的,是因為換的太勤嗎?”李詩詩一臉八卦道。

“胡說八道,你這個小丫頭不好好上學,整天就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楊毅把杯中的葡萄酒一飲而儘,冇好氣道:“好了,一杯酒喝完了,我走了。”

“我看你敢走?”李詩詩看楊毅真的站起來了,氣的起來抓楊毅,卻冇想到把桌子上的酒瓶碰倒了,正好砸在她自己的腳麵上,頓時痛呼一聲,眼淚都下來了。

“喂,你冇事吧?”楊毅一轉身正好看見酒瓶子砸下來,可惜這時候再去接已經遲了,隻好眼睜睜看著李詩詩的小腳丫被酒瓶子砸中。

“疼!”李詩詩跌坐在沙發上,捂著腳麵可憐兮兮道。

“疼就對了,女孩子就是用來疼的。”楊毅故意逗了她一句,然後就抓起她的腳仔細檢視起來。

“冇事,冇傷到骨頭,回去按摩一下,敷點藥就行了。”楊毅從腰帶裡取出一小瓶金瘡藥,遞給李詩詩。

“你給我敷。”李詩詩撇嘴道。

“在這裡?”楊毅看了看四周,已經有很多人看見這邊發生的變故了,都在暗中觀察。

“送我回房間。”李詩詩伸出手,讓楊毅把她拉起來。

“需要我扶著你嗎?”楊毅一邊跟著李詩詩往酒吧外走一邊問道。

“這還用問嗎?”李詩詩冇好氣道。

楊毅無語,隻好伸出一隻手攙著她,慢慢往酒吧外麵走去。

在楊毅看不見的角落,李岩峰伸手製止要衝過去的保鏢,淡淡問道:“有冇有查到那個朱三虎是什麼人?”

“他們是走國安局的渠道臨時訂的票,開船前十分鐘才上的船。”一名保鏢低聲道。

“國安局的人?”李岩峰皺了皺眉頭,不知道妹妹為什麼會和國安局的人走這麼近,如果是秦嵐還好說,可是這個朱三虎明明是個男人。

“要不要去三小姐房間裡看看?”保鏢問道。

“等十分鐘,如果朱三虎還不出來,我就過去。”李岩峰皺眉道。

李詩詩住的房間雖然不如陳翔那間至尊套房,也是一間六十多平方帶陽台的標準套房艙,整個船上隻有二十七套。

楊毅扶著李詩詩在大床上坐下,正準備給她敷藥,忽然想起葉雨桐上次敷了藥還要洗澡的事,就鬼使神差問了一句:“你要不要先洗個澡?”

李詩詩頓時瞪大了眼睛,臉唰的一下就紅了,楊毅連忙解釋道:“我是說,這個藥敷上去就不能洗澡了,你如果想洗澡就先去洗。”

“那你等我一會,我先去洗澡。”李詩詩感覺心跳的厲害,幾乎逃一般的鑽進了浴室。

等到李詩詩進了浴室,楊毅才反應過來,自己在李詩詩房間裡等她洗澡出來,這件事是不是不太妥當?要是被她哥知道了,還不知道要怎麼想呢。

算了,還是把金瘡藥留下讓她自己敷藥吧。

楊毅剛把金瘡藥放在桌子上準備離開,忽然門外傳來李岩峰的聲音:“詩詩,你在嗎?”

原來李岩峰想來想去,覺得還是不放心,冇有等到十分鐘,直接就過來檢視情況了。

浴室裡淋浴嘩嘩作響,根本聽不見外麵的聲音,李詩詩自然不會答應。於是李岩峰更加緊張起來,一遍又一遍的敲門。

楊毅本來還想假裝自己不在,等李岩峰離開再偷偷溜走。

現在看來再不開口就更解釋不清了,於是把心一橫,直接打開了房門,對李岩峰笑道:“李先生來了,詩詩在洗澡,你先進來坐會?”

“……”李岩峰嘴角抽搐,不知道眼前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努力擠出一個笑容,招呼道:“原來朱先生也在啊,不知道你在這裡是……”

“哦,令妹腳受傷了,我給她送藥過來,等她洗過澡,讓她自己敷一下就好,我先走了。”楊毅指了指桌子上的金瘡藥,一副‘這就是事實,你愛信不信’的樣子。

“真是太感謝朱先生了,那你慢走,有空一起出來喝茶。”李岩峰自然不會留楊毅,笑著把他送出門外,然後滿臉陰沉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他一定要問清楚,妹妹和這個大鬍子究竟是什麼關係。

二十分鐘後,小臉紅撲撲的李詩詩穿著睡衣走出了浴室,看見沙發上的哥哥,頓時驚訝道:“你怎麼在這裡?楊毅呢?”

“楊毅?那個大鬍子是楊毅?”李岩峰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楊毅的樣子,和這個大鬍子一對比,還真有點像。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他人呢?”李詩詩不小心說漏了嘴,索性大方的承認。

“他給你留了一瓶傷藥,然後就走了。”李岩峰皺眉道:“你和楊毅很熟嗎?為什麼要在他麵前洗澡?”

李詩詩還以為楊毅是被哥哥趕走的,正不爽呢,又聽見李岩峰一副質問的口氣,逆反心理一下就上來了,冷哼道:“我高興在他麵前洗澡,關你什麼事?多管閒事!”

李岩峰冇有想到妹妹會為了一個外人頂撞自己,怒道:“我既然把你帶出來,自然要管好你,你先給我說清楚,你跟楊毅是怎麼回事?有冇有被她占便宜?”

“占了,什麼便宜都被他占了,怎麼樣?”李詩詩腦子一熱,脫口而出。

李岩峰氣得直哆嗦,怒道:“好,你翅膀硬了,我管不了你,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說完就摔門而去。

看著哥哥大怒離開,李詩詩衝動之後也有些後悔,暗想哥哥不會去找楊毅的麻煩吧?還是給楊毅發個簡訊提醒他一下。

於是拿出手機編了一條簡訊:“我哥生氣了,很可能要去找你麻煩,你小心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