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訊發出去之後,忽然覺得這麼說楊毅會不會看不懂?於是又補充了一條:“不管他跟你說什麼,你都不承認就行了。”

發完第二條簡訊,李詩詩覺得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就美滋滋的關機睡覺了。

話說另一邊,楊毅出了李詩詩的房間,立即給朱千辛打了個電話,想詢問她在哪個房間。誰知道這丫頭竟然不接電話。

於是楊毅發狠,直接發了一條威脅簡訊:“你再不回訊息,我就在李詩詩房間裡留宿了!”

這一招果然管用,朱千辛很快就把房間號發過來了,楊毅嘿嘿一笑,直接找了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訂票太遲了,冇有多餘的房間。反正張佳隻給他們兩人訂了一個普通雙人間,而且麵積極其狹小,隻有李詩詩那間標準套房的一半麵積。

楊毅回來的時候,朱千辛早已經洗過了澡,正斜靠在自己的床上聽秦嵐彙報國安六組的追查進展。

看見楊毅進來,她又說了幾句就掛上了電話,然後問道:“李家小姐答應幫忙了嗎?”

“當然,也不看是誰出馬?”楊毅拍著胸脯道:“明天一早就有結果了。”

“果然還是美男計有效。”朱千辛故意挪揄道。

“喂,你怎麼憑空汙人清白?”楊毅來到朱千辛的麵前,怒視著她:“我和李詩詩可是純粹的朋友關係。”

他的話剛剛落音,拿在手裡的手機忽然亮了起來,收到了一條來自李詩詩的簡訊:我哥生氣了,很可能要去找你麻煩,你小心一點。

由於朱千辛就在旁邊,幾乎是和楊毅一起看見了這條簡訊,頓時冷哼道:“你對人家小姑娘做什麼了?”

楊毅無語道:“我什麼都冇做好吧。”

緊接著第二條簡訊又過來了:不管他跟你說什麼,你都不承認就行了。

朱千辛點點頭:“果然是好辦法,死不承認。”

楊毅大怒,李詩詩這個丫頭該不是故意坑自己吧?他立即撥打了李詩詩的手機,結果卻提示對方關機了。

看見朱千辛已經麵無表情的鑽進被窩,準備睡覺了,楊毅一個餓虎撲食壓了上去,惡狠狠道:“你給我起來,這件事不說清楚不準睡覺。”

朱千辛怒道:“給我下去,你的鬍子紮到我了。”

楊毅威脅道:“快說你相信我,否則我給你紮成麻子臉。”

朱千辛麵無表情道:“好吧,我相信你。”

楊毅抓狂:“你這明明就是不相信。”

朱千辛‘噗嗤’一聲笑出來:“你這人真是不經逗,我有那麼傻嗎?李家小姐身邊二十四小時都有保鏢,你能在她房間裡待五分鐘都算你麵子大,這麼點時間,你能乾什麼?”

“騙子,女人都是騙子。”楊毅幽怨的看著朱千辛,忽然想起什麼,試探著問道:“你怎麼知道五分鐘不夠我乾什麼?說不定我是快槍手呢?”

朱千辛秒懂了‘快槍手’的意思,俏臉頓時就紅了。

楊毅乘勝追擊,笑嘻嘻道:“剛纔在陳翔那裡我就想問你了,你那個讓人入夢的技能是什麼原理?是不是不管對方清醒還是昏迷,你都可以讓他們做夢?”

朱千辛搖頭道:“哪有什麼入夢的技能,隻是一種催眠術罷了。”

楊毅忽然道:“你上次給我療傷的時候,用的就是這種催眠術嗎?”

朱千辛麵無表情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楊毅笑著逼近她:“你好像很緊張啊?”

朱千辛怒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楊毅聳肩道:“我想和你打個賭。”

朱千辛皺眉道:“什麼賭?”

楊毅笑道:“我賭那天療傷時做的夢是真實的,我若是猜錯了,任憑你處置,如何?”

朱千辛冷笑道:“你不是已經給我診過脈了嗎?難道還想再診斷一次?”

楊毅笑著搖頭:“你體內有六翅金蠶,診脈的結果已經不準確了,這次我要換一個直接的方法。”

朱千辛皺眉道:“什麼直接的方法?”

楊毅嘿嘿笑道:“你說呢?”

朱千辛怒道:“我看你敢?”

楊毅冷哼道:“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霸王硬上弓。”

幾秒鐘後,隻聽“砰”的一聲巨響,楊毅大字形趴在了牆壁上。然後緩緩滑了下來,摔在了地毯上,最後灰溜溜地爬起來鑽進了浴室。

被自己媳婦從床上踹下來,不丟人,楊毅一邊洗澡一邊這樣安慰自己。

朱千辛知道楊毅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給他療傷的過程,所以不敢再躺在床上睡覺,乾脆坐起來修煉內功。

等楊毅洗澡出來,看見朱千辛半夜三更爬起來練功,也是暗暗好笑,這丫頭為了隱瞞真相也是夠拚的。

隻是令楊毅有些納悶的是,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隱瞞的?難道是因為被自己揭破了真相所以惱羞成怒?

還是不喜歡自己這一臉大鬍子?

他嘿嘿一笑,悄悄來到朱千辛的身邊,在她耳邊輕聲道:“喂,修煉內功一定要心無雜念,否則會走火入魔的。”

朱千辛紋絲不動,彷彿冇有聽見,楊毅不禁暗暗納悶:難道這丫頭真的入定了?

既然朱千辛真的在練功,楊毅也隻好打消繼續追問的念頭,回到自己的床上,陪她一起打坐起來。

隻是楊毅並不知道,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間,朱千辛的嘴角扯出一絲微小的弧度。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李詩詩就打來電話,說何萬華讓人帶話過來,約楊毅上午九點在昨天那個賭場包廂裡見麵。

楊毅不禁有些奇怪,以李家的勢力,直接把他帶過來讓自己問話不就行了嗎?為什麼還要和對方約個地點見麵?

而且還是昨天那個包廂,他該不會還想和自己賭一次吧。

楊毅提出自己的疑問,李詩詩小聲說,這件事有第三方介入了,他們李家正和對方接觸,具體等一會見麵再說。

看來這介入的第三方至少也是和李家同等的大勢力,楊毅不再多問,和朱千辛去餐廳吃了些早餐,就直接來到了六層賭場。

李詩詩已經提前等在了這裡,不過卻冇有看見李岩峰。

“大鬍子,你快過來。”李詩詩一看見楊毅就把他拉到了一邊,至於朱千辛則完全被她無視了。

“乾嘛這麼神秘兮兮的?”楊毅笑道:“難道對方請來了天兵天將?”

“現在情況有些麻煩啊。”李詩詩皺眉道:“有個叫克萊門森的老外介入了這件事,他是拉斯維加斯的博彩界大佬,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少產業,他說你和何萬華的事情隻能通過賭局來解決。”

“拉斯維加斯的博彩界大佬,克萊門森?”楊毅詫異道:“他為什麼要幫何萬華說話?”

“我也不清楚原因,不過他們現在都在包廂裡,所以你進去一定要小心,不要輕易答應他們任何條件,我懷疑他們要給你挖坑。”李詩詩有些擔心道。

“行,我知道了。”楊毅點點頭,又好奇的問道:“你哥呢?怎麼冇看見她?”

李詩詩不好意思說自己和哥哥鬨翻了,就掩飾道:“他有點事,暫時來不了,你自己過去和他們談冇問題吧?”

“當然冇問題。”楊毅笑了笑,就向昨天那個貴賓包廂走去,李詩詩立即跟了上去。

卻忽然發現楊毅那個長相一般的女朋友竟然也默不作聲的跟了上來,她不禁撇撇嘴。

包廂裡,除了昨天見過的何萬華和陳翔,還有一個穿著一身白色西裝顯得異常紳士的外籍中年男子。

他的身後站了兩個身材高大目光犀利的保鏢,每一個都不遜於雇傭兵頭領邁克。

“朱先生,我們又見麵了。”陳翔率先開口道:“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克萊門森先生,他聽說了你和何先生昨天的賭局,對你很有興趣。”

“抱歉,我今天來主要是想問何先生一些事情,並不是來賭博的。”楊毅微笑道。

“朱先生,我知道你的來意,我的要求也簡單,隻要你再和我賭一場,並且贏了我,那不管你有什麼問題,我都會如實回答,如果你輸了,那以後都不要再找我了,你敢不敢答應?”何萬華淡淡道。

“哦?你想賭什麼?”楊毅好奇的問道。

“賭拳。”何萬華笑道:“克萊門森先生手下有幾位拳擊高手,如今正好有一位在船上,你隻要能打贏他,除了我答應你的那些條件,你還可以得到一百萬美元的獎金,不知道你敢不敢接下這個賭約?”

“如果我冇有猜錯,你說的那位拳擊高手應該是打黑拳的吧?”楊毅微笑道:“你覺得我會接受這麼白癡的賭約嗎?”

“朱先生不用謙虛,其實你的實力不遜於任何拳擊高手,這一點我想我們大家都很清楚。”何萬華微笑道。

“何以見得?”楊毅好奇的問道。

“能在不作弊的情況下,把骰子控製到那種程度,隻有暗勁高手才能做到,不知道我說的對嗎?朱先生?”何萬華微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