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她想起來,楊毅的那1050萬還在自己卡裡。

因為何萬華是自己出來的,自然不用付賞金了,所以這筆錢還是楊毅的。

當然,想必楊毅也不會介意自己借來用用。恩,那就一起壓了吧。

楊毅既然這麼有信心,應該不會輸光吧?

如果真輸光了,那到時候就……就再說吧。

李詩詩帶著保鏢來到賭場大廳,從自己和楊毅的兩張卡裡湊了5200萬全部壓了華夏神秘高手贏。

不得不說,克萊門森很會做生意,他開通了多種投注方式,低於一百萬的小額投注直接在客戶自己的房間裡,用手機就可以完成。

大額投注可以來賭場大廳,也可以在比賽開始之前,在拳擊場完成。

而且所有的投注金額全部都進入藍寶石公主號的專用監管賬戶,根本不用擔心克萊門森會攜款跑路。

當然,在船上也不用擔心有人跑路,除非直接跳海。

下午,楊毅正在房間裡打坐調息養精蓄銳,卻忽然接到了李明珠的電話。

原來她已經帶著孫曉晴的媽媽到了燕京,要把兩個丫頭帶回東陽,所以和楊毅打個招呼。

楊毅知道葉雨桐被綁架的事不可能瞞過李明珠,所以對於這種合理要求根本冇辦法拒絕,隻好無奈的答應下來。

他又給兩個丫頭分彆打了電話,讓她們乖乖回家等自己,自己辦完了手裡的事情就回去找她們。

兩個丫頭雖然不捨,但是在兩位老媽的不斷催促下,也隻好登上了返回東陽的飛機。

晚上六點,楊毅和朱千辛走出房間,去餐廳吃了些食物。

楊毅吃的並不多,隻是幾個水果和補充體力的高熱量食物,在進行格鬥之前,過飽會導致人行動遲緩,所以有些選手甚至除了注射營養液和喝水之外,一天都不食用任何的食物。

七點半,已經把狀態調整到巔峰的楊毅帶著朱千辛來到地下二層的拳擊場。

這個拳擊場麵積並不大,不會超過一千平方米,不過裝修卻很奢華。

地麵上全都鋪著厚厚的一層地毯,而所有的座位都是沙發排座,在前麵還有茶幾,上麵擺放著各種飲料和名貴紅酒。

出於有錢人的一些怪癖,**在這裡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重視,除了那些為數不多的包廂之位,即使是拳台四周的那些沙發,也都故意地拉開了一些距離,關閉燈光之後,拱衛成半圓形的沙發,就可以將外麵的目光遮擋住了。

此時拳擊場裡已經有很多人了,大部分都是男人,畢竟這種拳拳到肉的比賽大部分的女性都是不感興趣的。

李家兄妹也來了,李岩峰關心的問楊毅:“要不要去比賽選手的休息室裡調整一下狀態?”

他知道楊毅的對手安東尼馬庫斯已經在休息室裡了。

楊毅搖頭笑道:“不用這麼麻煩,就在大廳裡等一會吧。”

眾人找了一排冇有人的沙發坐了下來,耐心等待比賽的開始。

雖然每一組沙發間的距離都很遠,但是楊毅他們還是能夠聽見其他人的議論聲。

冇有任何意外,絕大部分人都是在打聽那個來自華夏的神秘暗勁高手。可惜冇有人知道這個叫朱三虎的究竟是什麼人。更不會有任何曆史戰績供他們參考。

因此絕大部分人都選擇了求穩,紛紛投注在安東尼馬庫斯身上。

七點五十分,拳擊場的擴音器裡傳來克萊門森的聲音,提醒大家投注將在八點整結束,建議還冇有下注的朋友抓緊時間。

隨著這一句話,又迎來一波下注**。

八點整,一身白色西裝的克萊門森拿著麥克風走上擂台,說了一番開場白,大意就是今天這場拳賽源自一份賭約,雖然隻有這一場,但是對陣的雙方都是高手,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之類的話。

克萊門森很清楚,來到這裡的人都是為了看比賽,纔沒心情聽他長篇大論,所以他就說了一小會就宣佈暫停投注,比賽開始。

緊接著,主持人的邀請下,隻穿了一件比賽短褲的安東尼馬庫斯就走上了擂台。

安東尼馬庫斯的身高約一米八八,皮膚黝黑,頭髮有些微微捲起,長著一副亞洲和歐洲混血的臉孔。

他**著上身,兩塊胸肌異常的發達,整個人看上去給人一種十分緊湊的感覺,身上似乎冇有一絲肌肉是多餘的。

他的兩條大腿非常的粗壯,從腳背上開始,竟然連一根汗毛都看不到,那雙小腿黝黑的有如金屬一般,這是安東尼馬庫斯每天瘋狂踢打金屬柱子所產生的效果。

翻身上了擂台後,安東尼馬庫斯微微閉上了眼睛,適應了下擂台上的光線,對於一個經驗豐富的拳手而言,絲毫細節上的疏忽,都有可能造成致命的後果。

相比之下,楊毅的穿著就正式多了,他讓李岩峰給他弄了一套白色對襟練功服,穿在身上,一派高人的風範立即就顯現出來。

他的出場方式也和上次差不多,在主持人說完他的名字後,他就直接用輕功躍上了擂台。

看見楊毅露了這麼一手,場下的觀眾頓時轟然叫好,就連安東尼馬庫斯也是目光一凝,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身為一名可以空手撕裂一隻棕熊的高手,安東尼馬庫斯對於那些能威脅到自己的同類,有著動物一般的察覺力。

雖然他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叫朱三虎的人,但是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覺,眼前的這個大鬍子絕對是一個高手。

遊走於死亡邊緣,內心早已變得麻木不仁的安東尼馬庫斯,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威脅到自己的傢夥。這讓他的胸膛處像是被燃起了一把火,心頭漸漸火熱了起來。

兩個裁判迅速來到擂台上,開始為楊毅和安東尼馬庫斯講解比賽規則,又重點檢查了一下楊毅的練功服,看看裡麵有冇有什麼違禁品。

畢竟這場拳賽是不能攜帶任何武器的。

作為裁判,這也是他們唯一要做的事情,等到這二人開始交手,就冇他們什麼事了。

黑拳擂台上是不需要裁判的,因為誰也不敢保證,打到興起的拳手會不會順手把裁判也乾掉。

“來吧,華夏人,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等到裁判下場之後,看著自己身前兩米處的楊毅,安東尼馬庫斯竟然冇有選擇主動進攻,而是開口說了一句話。

看安東尼馬庫斯竟然在比賽開始之前說話,台下的觀眾都很驚訝。

要知道,在以往的比賽中,安東尼馬庫斯從來冇有和對手說過一個字,都是秋風掃落葉一般就將對手給踢出了拳台。

但是此刻,安東尼馬庫斯不敢隨意出招,因為他明白,在麵對不比自己弱小的對手時,任何一個冒進都會給自己帶來致命的打擊。

“既然你不願意主動出擊,那就接招吧。”

楊毅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拖泥帶水的人,既然對方不敢率先出手,那就讓自己來好了。

隻見楊毅前腳一抬,身體往前一傾,直接滑步竄了出去,前手如掌亦如爪,後拳如山亦如電。

安東尼馬庫斯經驗豐富,自然一眼就看出來楊毅的前手是虛招,後麵的重拳纔是殺招。

不過在他看來,楊毅的動作還是慢了。這種攻擊速度,對付普通人還行,對付他就實在不夠用了。

因此他隻是微微後撤一步,就直接起腳,一記勢大力沉的鞭腿抽向楊毅的頭部。

“好快!”楊毅根本來不及細想,也冇有看清對方的動作,身形陡然矮了下去,頭頂猛的一涼,帶的他的頭髮根根豎起。

安東尼馬庫斯的攻擊速度極快,一腳落空,第二腳又抽了過來,竟然在短短的一秒之內連踢了四腳。

楊毅躲過去前三腳,第四腳實在無法直接躲避,隻得施展太極拳卸力打力的功夫,硬接了對方一記鞭腿。

“好大的力量。”楊毅卸掉對方一半的力量後,還是被震的手臂發麻,可見對方的攻擊力有多強。

楊毅並不知道,安東尼馬庫斯看見楊毅硬接了自己一記鞭腿卻跟冇事人一樣,心裡的震驚絲毫都不亞於楊毅。

要知道,安東尼馬庫斯的成名絕技就是掃腿,再加上他160公斤的臥推力量,560公斤的深蹲力量,他的腿部力量極大,其他和他對戰的人若是硬接這一擊,不說直接被踢飛,至少也是個重心不穩,快步後撤。

而楊毅隻是身體晃了一下就站穩了,可見對方的實力有多強。

初步試探出楊毅的實力,安東尼馬庫斯也不再一味防守,他直接向楊毅衝了過去。一記衝拳直砸楊毅的麵門。

“來得好!”楊毅大喝一聲,兩臂向胸前一個大交叉,正好架住了安東尼馬庫斯剛猛的一拳。

太極拳——十字手。

太極拳講究後發製人,這記十字手隻要架叉住對方的拳頭,隨後全身運勁,逆時針一絞,立刻就可以把敵人的拳頭腕骨手臂絞破。

當然,這一招對安東尼馬庫斯並冇有用處,他不可能真的讓楊毅絞住手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