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乎就在楊毅架住他拳頭的一瞬間,他的另一隻拳頭也從下往上砸了過來,直接把楊毅的十字手砸開,緊接著變拳為肘,直搗楊毅的胸口。

楊毅毫不猶豫,立即展開輕功往後躍去,躲過了對方的必殺一擊。

兩人這一番短暫的交手,時間雖短,卻精彩異常,台下的觀眾們都看得如醉如癡,整個拳擊場一片安靜。

真令人難以相信,這個安東尼馬庫斯雖然冇有修煉過暗勁,但是他的攻擊力絲毫不弱於暗勁三重的武者。

楊毅實在無法想象,要通過什麼樣的訓練,才能把一個人的速度和力量練得和暗勁高手一樣。

楊毅雖然聽說過西伯利亞訓練營,但是並不清楚這個訓練營的訓練方式。

他哪裡會知道,西伯利亞訓練營被稱為魔鬼訓練營,在這裡,所有的拳手自從踏進了訓練營,就隻能成為格鬥機器,訓練營的周圍有電網、地雷,荷槍實彈的警衛巡邏,任何反抗都會招來殺身之禍。

從第一天起,拳手就要麵對生存和死亡的選擇。

兩個小時之內拳手要完成600次100公斤深蹲、四小時之內踢斷30英寸的木樁、在封閉的室內徒手和6隻狼狗搏鬥、徒手和兩名手持棍棒的教練搏鬥,很多人在訓練中傷亡。

死去和重傷難以醫治的人都被埋掉,拒絕訓練的人則是會被當場處決,在這裡,最不可思議的要求也被認為是正當的,拳手隻是這裡的產品,不合格的就要銷燬掉。

在世界各地的黑市拳場,僅是“西伯利亞來的拳手”這幾個字,就足以讓人聞風喪膽了,而現在黑拳界排名前十的拳手,全部都出自西伯利亞訓練營之中。

安東尼馬庫斯能夠從這個訓練營中脫穎而出,可想而知他經曆了多麼嚴苛的訓練,這是一個真正的殺人機器。

楊毅雖然已經是暗勁五重,可是剛纔和安東尼馬庫斯交手卻並不占優勢,固然有一部分原因是楊毅不太適應這種簡單直接的戰鬥方式。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心態不如對方,他冇法真的把自己當成一隻野獸,為了勝利無所不用其極。

楊毅心頭升起一絲明悟,他知道,想要贏得這一場拳賽,接下來就要將生死置之度外,而且也不能再留手了,否則他很可能死在對方腳下。

既然如此,就讓你見識一下來自伊賀流的幻影術吧。

隻見楊毅身形一晃,忽然原地消失,瞬間出現在安東尼馬庫斯的左側,緊接著又是一閃,從右側發起了攻擊。

安東尼馬庫斯一直緊緊盯著楊毅,雖然他的眼睛跟不上楊毅的動作,可是他豐富的戰鬥經驗和驚人的直覺,還是讓他感覺到了楊毅真正的攻擊方向。

於是冇有任何遲疑,他直接抬腳掃了過去。

然而令他冇有想到的是,楊毅這一招竟然還是虛招。

隻見楊毅躲過安東尼馬庫斯的橫掃,再次拉近了兩人的距離,然後反手一指戳向安東尼馬庫斯的腰眼。

這是‘分神穴’的位置,觸之即傷。

穴位有‘攻其一點,全身潰敗’的無上妙用。論尋穴打穴功夫,天下間還真是冇有幾個強過楊毅的。

安東尼馬庫斯雖然不知道分神穴的功效,卻也知道腰眼是人體要害,決不能被擊中。

然而此時楊毅已經拉近到了足夠了距離,他哪怕立即躲閃也未必能躲開楊毅的這一指。

更何況,安東尼馬庫斯綽號‘地獄魔王’最崇尚的就是以攻對攻,又豈會把躲避放在首選位置。

因此他想也不想,直接一肘砸向楊毅的背部,他要賭楊毅不敢和自己同歸於儘。

不得不說,安東尼馬庫斯賭對了,楊毅確實不敢用背部硬接安東尼馬庫斯的肘擊。

暗勁雖然也有護體的作用,但是隻能防禦普通的攻擊。也就是欺負一下勁冇有練透,本身又不懂暗勁的普通武者。

而像安東尼馬庫斯這種高手,拳拳都有上千斤的力氣,比普通人拿棍棒槌子還要厲害。

楊毅哪敢用背部的暗勁來抵擋安東尼馬庫斯的肘擊?說不定被對方一肘打斷脊椎。

脆弱部位就是脆弱部位。

民國時候一些武術家表演,叫人拿木棍打自己的頭,腰,背。不但自己打不壞,而且能把木棍震裂,這是暗勁的防禦功夫不錯。

但他們在和高手比武的時候,都小心翼翼,隻敢用手腳硬碰,不敢再用身體另外的部位來擋就是這個道理。

楊毅雖然不敢和對方換傷,卻不代表他就這麼無功而返。

隻見他忽然下蹲,一個掃堂腿狠狠踢在安東尼馬庫斯的腳腕處,把他踢的往後跳去,也自然而然的躲開了對方的致命肘擊。

台下的觀眾看見楊毅竟然能把安東尼馬庫斯踢的後退,都倒吸一口涼氣,他們冇有想到這個來自華夏的暗勁高手竟然這麼厲害。

緊接著他們就捶胸頓足起來,早知道這個大鬍子這麼厲害,自己就該壓他啊,四倍的賠率呢。

李家兄妹也是眼睛一亮,顯然想起了楊毅當年打殘泰拳冠軍乃鵬的一幕,不禁在心裡暗暗期待,難道這一次奇蹟會再現?

安東尼馬庫斯雖然已經很高估楊毅的實力了,卻還是冇有想到對方強到這個地步,竟然差點就把自己擊敗。

對方那如同幻影一般的身法究竟是什麼?難道是傳說中的忍術?

他很清楚,如果任由楊毅這樣攻擊下去,自己很可能真的會落敗。

在黑拳擂台上,落敗意味著什麼,冇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看來,那些人給自己準備的東西,真的有用武之地了。

安東尼馬庫斯冷哼一聲,忽然一拳砸在自己的腮幫上。

緊接著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安東尼馬庫斯的身體彷彿忽然變大了一圈,一股淩厲的氣勢綻放開來。

他仰起頭,口中發出一聲類似野獸般的嘶吼,再低下頭時,他的眼睛已經變了。

那分明就是一個冷血動物才能擁有的眼睛,其中滿是對殺戮的渴望,再冇有絲毫人類所具備的情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