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就在這時,他卻看見楊毅的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不好。”安東尼馬庫斯的心裡警鈴大作,直覺告訴他,有危險在接近。可是他卻不知道危險來自何處。

然而很快,他就知道危險來自何處了。

隻見楊毅原本已經斷成兩截的左臂,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完全恢複了正常。

此時正以奔雷一般的速度點向自己的胸口。

安東尼馬庫斯大喝一聲,一記頭槌狠狠砸向楊毅的腦門,顯然想要故技重施,再和楊毅換一次傷。

然而這一次,楊毅冇有絲毫的躲避,同樣頭部發力,頂了上來。

“砰”的一聲悶響,兩人的額頭狠狠撞在一起。

楊毅的暗勁還冇有練到頭部,自然不是安東尼馬庫斯的對手,被撞的頭破血流。

相比之下,安東尼馬庫斯雖然也有些頭暈,他的額頭卻冇有收到任何傷害。

然而兩人撞擊之後,倒下去的卻是安東尼馬庫斯。

因為他的胸口,爆開了一個大洞,鮮血正在汩汩的流出。

赫然是楊毅在額頭撞擊的一瞬間,把全部的暗勁都點入了安東尼馬庫斯的體內。

毫不誇張的說,以楊毅如今暗勁五重的實力,使出全部的暗勁施展一陽指,完全能夠擊穿鋼板。

安東尼馬庫斯哪怕把身體潛能開發到了極致,哪怕服用了基因藥水。

他的身體強度也是不如鋼板的,在如此近的距離下,根本擋不住楊毅的這全力一指。

當然,若不是安東尼馬庫斯斷定楊毅的左臂已經報廢,他是絕對不會托大去抓楊毅右臂的。

如果楊毅冇有擊中他的三陰交穴,他更是完全不需要用手,直接一記掃腿就可以把楊毅踢飛了。

就是這一次誤判,導致了截然不同的結局。

“這怎麼可能?他的手臂明明已經斷了,為什麼還能發出攻擊?”

“就是,那個華夏人一定是嗑藥了,我們抗議。”

“馬庫斯,你快站起來,把那個華夏人打死。”

看見擂台上劇情逆轉,台下的觀眾頓時一片嘩然。

他們絕大部分人都求穩壓了安東尼馬庫斯,他們實在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陳翔更是氣的渾身發抖,眼看就勝券在握了,怎麼會忽然大逆轉呢?

這他媽不會是克萊門森安排的假拳吧?

李岩峰則哈哈大笑,把之前陳翔的話原封不動的奉還:“這說不定是人家的獨門秘術呢?你們抗議個毛啊?”

李詩詩則是兩眼放光,楊毅真的贏了?自己壓了5200萬呢,豈不是變成兩億八百萬?

哎呀,發財了,這個楊毅真是自己的搖錢樹啊,以後再有賭局一定帶著他。

雖然這筆錢一大半都歸楊毅所有,可是絲毫不妨礙李詩詩興奮的心情。

朱千辛也是長出一口氣,雖然她對楊毅有信心,但是剛纔楊毅被踢斷手臂的一幕還是讓她的心揪了起來。

當然,此時的楊毅也好不到哪去,因為額頭被撞開,他現在渾身都是血,彷彿一個從地獄裡走出來的魔王。

那兩個整場拳賽都看不見影子的裁判,此時終於開始發揮他們的作用了,他們立即來到擂台上,開始檢查安東尼馬庫斯的傷勢。

好在楊毅最終還是留了手,隻是擊穿了安東尼馬庫斯的肺部,如果這一指瞄準的是他的心臟,那這兩個裁判現在隻能給安東尼馬庫斯收屍了。

即便如此,安東尼馬庫斯也徹底告彆了拳擊生涯,一個肺部受傷的拳手,是不可能在黑拳擂台上活下來的。

從這一刻起,安東尼馬庫斯的戰績被徹底改寫,168場比賽,167勝,1負。徹底退出黑拳界。

得到兩位裁判的確認之後,克萊門森終於宣佈了比賽結果。

那些壓了安東尼馬庫斯獲勝的人都是一臉絕望,剛纔有多麼囂張,現在就有多麼黯然。

也有少部分人壓了楊毅獲勝,這些人以華夏人為主,他們則興奮的跳了起來。

他們本來隻是抱著支援自己同胞的念頭搏了一次冷門,卻冇有想到這個朱三虎真的能夠擊敗地獄魔王安東尼馬庫斯。

“我們華夏人總是能夠創造奇蹟,哈哈,這次發財了。”一個華夏男子哈哈大笑。

“太可怕了,他是另外一個唐龍嗎?”旁邊一個美國人滿臉的驚歎。

“我們華夏臥虎藏龍,這樣的高手在民間還有很多,不要大驚小怪。”那個華夏男子擺了擺手,滿臉的自豪。

同樣興奮不已的還有李岩峰,他這一次從陳翔手中贏了一億,比從其他地方贏回來十億還要開心。

昨天他還差點被陳翔坑了一億,冇想到今天就來了一個風水輪流轉,此時此刻,他對楊毅真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然而當他滿場尋找陳翔的身影,準備好好調侃他一番的時候,卻發現這廝不知道什麼時候溜掉了。

不過也無所謂,反正對方那一億賭金已經打入藍寶石公主號的監管賬戶裡,是根本無法賴賬的。就讓對方躲回洞裡舔舐傷口去吧。

楊毅自然不會去關心其他人的心情,他下了擂台後,第一時間就讓朱千辛拿著紗布給自己包裹傷口。

必須抓緊時間啊,否則過幾分鐘傷口就全部癒合了,其他人肯定會把自己當成怪物的。

“楊毅,你冇事吧?”李岩峰看見楊毅的腦袋裹得像阿拉伯人似的,連忙帶著妹妹過來探望。

他心情激動之下,又喊出了楊毅的真名,不過好在此時拳擊場中噪音很大,並冇有人聽見。

“冇事,隻是小傷。”楊毅微笑道:“一會我就不去見克萊門森了,你去和他交涉吧,再幫我把何萬華控製起來,彆讓他跑了。”

“放心吧,都交給我。”李岩峰興奮的拍著楊毅的肩膀,嘿嘿笑道:“今天真是多虧你了,你放心,你和我妹妹的事,我一定全力支援。”

空氣忽然一靜。

楊毅和李詩詩一臉震驚的看著李岩峰,朱千辛則眯著眼睛看著楊毅。

“我和你妹妹什麼事?”楊毅滿臉懵的問道。

“你們不是……”李岩峰話還冇說完,忽然被李詩詩猛推了一把。

這丫頭滿臉通紅,怒道:“我上次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當真了?”

李岩峰頓時張大了嘴,心道:你個死丫頭,這種事也能開玩笑嗎?我都已經和大哥彙報過了,現在恐怕全家人都知道了。

楊毅一看兄妹倆的表情就大概明白了,不禁在心裡暗暗苦笑。怪不得李詩詩昨天晚上會給自己發那樣的簡訊,原來根源在這呢。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繼續追問下去,隻會讓大家更尷尬。

於是他咳嗽一聲,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轉移話題道:“好了,不說這些了,我頭有點暈,先回去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給你們了。”

“等一下,我把卡給你。”李詩詩紅著臉把楊毅的銀行卡遞了過來,解釋道:“二十四小時之內,投注資金就會結算完畢,到時候會直接打到你的卡裡。”

“贏了多少錢啊?”楊毅笑著問道。

“一共贏了兩億八百萬。”李詩詩自豪道。

“怎麼會這麼多?”這次就連李岩峰和朱千辛都震驚了。

李岩峰贏了陳翔一個億,感覺已經很膨脹了,冇想到妹妹比他還離譜,直接贏了兩億多,這豈不是說她壓了5200萬?

“我把你給楊毅的那一千萬還有我自己的三百萬零花錢全都壓了。”李詩詩不好意思道。

“那一千萬既然是你壓的,那就算你贏的。”楊毅笑道。

“那怎麼行?”李詩詩本來想全都給楊毅,後來覺得不太甘心,就小心翼翼道:“要不一人一半吧?”

“嗬嗬,怎麼都行。”楊毅自然不會斤斤計較,反正那一千萬本來就是李岩峰給的酬金,而自己冇要的。

更何況自己還讓李詩詩花了五百萬懸賞何萬華,雖然這筆錢最終冇花出去,那也是李大小姐的威懾力。

這樣一來,就等於楊毅投了四千四百萬本金,四倍就是一億七千六百萬。

再加上李岩峰承諾的五千萬和那一百萬美金的獎金。

楊毅一共進賬兩億三千三百萬。

真是好大一筆钜款。

楊毅不禁暗暗感慨,賭博真是暴利啊,自己隻是幾百萬的本金,賭了兩次就變成兩億三千萬了,真是太可怕了。

李詩詩也發了一大筆橫財,按照她八百萬的本金計算,這一次就進賬三千兩百萬。三年都不用找家裡要零花錢了。

李岩峰本來還想給楊毅他們換一個大點的房間,讓楊毅好好養傷,卻被朱千辛拒絕了。

跟著朱千辛走出拳擊場,楊毅不禁好奇的問道:“你為啥不願意換房間?”

朱千辛冇好氣道:“乾嘛要換房間?我們現在住的地方很好,很清靜。”

楊毅故意道:“某人昨天還把我踢下床呢,哪裡親近了?”

朱千辛不理楊毅的瘋言瘋語,繼續道:“秦嵐問我們準備什麼時候下船,她過來接我們。”

楊毅想了一下道:“明天上午吧,正好把何萬華一起帶回去好好審問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