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孫曉晴如此激烈的反應,楊毅反而愣住了,他呆呆看著孫曉晴,莫名其妙道:“怎麼了?我乾嘛呢就讓你失望了?”

孫曉晴看見楊毅的表情就知道是自己誤會了,她皺著眉頭問道:“你讓我上床乾嘛?”

“我看你精神這麼差,準備教你一個調息打坐的方法啊!”楊毅似笑非笑的看著孫曉晴,嘿嘿笑道:“要不……你以為我讓你上床乾嘛?”

孫曉晴的臉騰的一下紅到了耳根,她低下頭不敢去看楊毅,真想找一個地縫鑽進去,這下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偏偏楊毅還不肯放過她,湊過來在她耳邊輕聲道:“當然,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們也可以上床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孫曉晴又羞又怒,轉身就走,卻突然被楊毅拉住了手臂,她隻感覺到一股大力傳了過來,腳下頓時立足不穩,發出一聲驚呼,倒在了楊毅的懷裡。

要說這製服誘惑,確實是有道理的,這孫曉晴本來就很漂亮,再穿著護士服倒在楊毅的懷中,水靈靈的就像個鮮果子,讓人忍不住想摘下來咬一口。

即便以楊毅遠超常人的定力,也不禁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楊毅輕輕抱住孫曉晴柔軟的嬌軀,以不容置疑的霸道語氣在她耳邊道:“這次就算了,如果你下次還敢懷疑我,我可就要打你屁股了!”

“你敢!”孫曉晴滿臉通紅的趴在楊毅的胸口,隻感覺手足酥軟,心跳的厲害,冇有一絲一毫反抗的力量,就連嘴裡說出的話都透著一股曖昧,不像是威脅,倒像是邀請。

趁熱打鐵是楊毅的拿手好戲,他裝作生氣的樣子,順手就在孫曉晴的翹臀上拍了一下,哼道:“我這人最不怕威脅!不信你就試試!”

孫曉晴果然不敢再說話,她沉默了一下,又小聲道:“你不是說要教我打坐嗎?”

楊毅知道小丫頭開始害羞了,於是見好就收,輕輕放開孫曉晴,讓她把鞋子脫掉盤膝坐在自己的床上,然後把一套修煉內功的入門心法傳給了她。

楊毅在上輩子就是一個武功高手,就算在高手輩出的大明朝,那也是頂尖水準。再加上他可以自由出入禦書房博覽群書,又觀摩了很多武功秘籍,所以他掌握的內功心法絕對不少。

一般來說,修煉內功有行、立、坐、臥四種方式,其中以坐式為主,其他姿勢為輔。

而在眾多坐式修煉法中,又以道家的‘五心向天法’最為有效。

所謂五心向天,就是盤膝而坐,腰背挺直,雙腳相互盤起,雙手也放在腿上,令兩個手掌心,兩個腳掌心,還有頭頂百會穴全部朝天。這就是所謂的“五心向天”。

雖然還有很多更適合女性修煉的功法可供選擇,但是楊毅還是把自己修煉的五心向天法傳給了孫曉晴。

這是因為道家的功法最注重養生,楊毅並不指望孫曉晴成為絕世高手,他隻需要孫曉晴在增強體質的同時,擁有一些自保之力就足夠了。

更何況,五心向天法是一門越向後修煉越難,威力也越大的功法,如果真的能夠修煉到極高深的境界,也絲毫不懼其他的任何功法。

孫曉晴的悟性很高,楊毅隻說了兩遍,她就把這套入門心法的關鍵點都記住了,嘗試著練了一會,果然感覺神清氣爽精神奕奕,比睡了一覺還舒服。

楊毅笑道:“這套功法你堅持練下去,不僅對你的身體有好處,而且修煉到一定的境界,還可以駐顏美容,讓你更有女人味!”

孫曉晴低下頭開始穿鞋,假裝冇有聽見楊毅的這句話。

楊毅笑了笑,忽然端起自己的杯子倒了一些水在孫曉晴帶來的床單上。

孫曉晴詫異道:“你乾什麼?”

楊毅笑道:“幫你圓謊啊!要不你來我這裡這麼長時間卻什麼事都冇乾,彆人還不知道要怎麼想呢!”

孫曉晴臉又紅了,狠狠瞪了楊毅一眼,拿著那個被楊毅弄濕的床單向門口走去,快走到門口時才輕聲道:“我走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事實證明楊毅的擔心並不是多餘,雖然孫曉晴拿回了潮濕的床單,但是那兩個小護士看她的眼神還是有些怪異。

畢竟孫曉晴在楊毅的病房裡耽誤了將近一個小時,這麼長的時間,要說她隻是換了一個床單,估計換成誰也不會相信。

不過這件事畢竟是人家的**,那兩個小護士雖然好奇,卻也不方便開口詢問。

她們和孫曉晴的關係還冇有到無話不談的地步,事實上,在整個醫院裡,孫曉晴一直都是最特立獨行的一個,從來不和其他醫護人員走的太近。

當然,她們雖然不敢當麵詢問,但是背後散佈一些緋聞還是必不可少的。

很快,關於楊毅和孫曉晴半夜幽會的事情就已經成為了眾人皆知的秘密,就連楊毅的父親楊天重都有了一些耳聞。

楊毅自然不會在乎其他人的想法,他依然我行我素的忙著自己的事情。

黃月波在第二天上午發來訊息,周黑皮約楊毅晚上九點在龍湖公園西門外見麵。

雖然知道對方已經做足了準備,楊毅還是給黃月波回覆了一條“準時赴約”的簡訊。

楊毅知道以自己現在的武功,對付三五個地痞流氓還行,如果同時被十幾個人一起圍攻,他是根本冇有勝算的。

所以他第二天一整天都冇有出門,一直在病房裡配製適合自己使用的毒藥。

每一位中醫高手都是一名用毒大師,他們配製出的毒藥足以令那些西醫束手無策,更彆說是楊毅這種國手級的神醫了。

毫不誇張的說,楊毅配製出來的毒藥甚至能夠讓世界上最先進的檢測儀器都查不出任何的病因,真正做到讓人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當然,對付這些小混混是用不著那些厲害毒藥的,更何況楊毅現在也冇有那麼多稀有的藥材。

所以他隻是用白千層的花粉做主料,配製了一些能夠令人失去反抗能力的毒粉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