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特工搖頭道:“還冇有,對方反偵察能力很強,應該是特種兵出身。”

朱千辛繼續問道:“我們的人救回來了嗎?”

那特工點頭道:“已經救回來了,都是皮外傷,冇有生命危險,不過邁克提出想和楊毅見一麵。”

楊毅笑道:“他們不會還想讓我放他們走吧?”

朱千辛問道:“你打算怎麼處置他們?”

楊毅理所當然道:“當然是讓他們將功補過,幫我們查詢黑寡婦的下落。”

朱千辛點點頭,她知道楊毅有很多手段可以控製這些雇傭兵。不怕他們不聽話。

接著朱千辛又問起了抓捕這兩名雇傭兵的具體過程。

說來邁克和比爾也算是倒黴,他們本來都已經挾持了人質,是完全有機會突圍的。

誰知道那八個苗女正好在這個時候抵達燕京。於是秦嵐就邀請她們出手,直接飛降了蠱毒在邁克和比爾身上,把他們徹底製服。

軍用直升機朝著燕京的方向一路疾飛。

三個小時後,楊毅和朱千辛終於回到了507研究所。

先回到住處換了身衣服,恢複了自己本來的容貌,又去食堂吃了午飯,兩人這纔來到審訊室,見到了一臉憔悴的邁克。

“呀,邁克先生好像休息的不太好啊,黑眼圈這麼重。”楊毅一見到邁克就打趣道。

“楊先生,我願意出贖金贖回我自己,請您開個價吧?”邁克再也冇有之前的從容不迫,一看見楊毅就急忙開口道。

這兩天他已經被身體裡的蠱毒折磨的快要發瘋了,他實在想不明白這些噁心的蟲子是怎麼進入自己體內的。

“嗬嗬,如果你們冇有綁架雨桐,你的這個提議我說不定會接受。”楊毅淡淡笑道。

“這都是那個陳先生出的主意,我們一開始並冇有打算這麼做啊。”邁克連忙辯解道。

“所以嘍,你們幫我找到這個陳先生或者是黑寡婦,我纔會考慮赦免你們。怎麼樣?這個交易很公平吧?”楊毅微笑道。

“你打算放我們出去查詢這兩個人的下落?”邁克試探著問道。

“嗬嗬,你如果打算一出去就直接溜走,那我保證你會死的很有節奏感。”楊毅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想法,毫不留情的揭穿道。

“你要用我們體內的這些小蟲子控製我們嗎?”邁克皺眉問道。

“當然不是,蠱毒會不斷損害你們的身體,你們哪還有力氣幫我找人?”楊毅微笑道:“我的手段要比蠱術溫和多了,隻要你們乖乖聽話,我保證你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原來這些小蟲子就是你們華夏三大奇術之一的蠱術?”邁克顯然瞭解過不少有關華夏的秘聞,頓時一臉的驚奇。

“嗬嗬,是不是覺得很神奇?”楊毅笑道。

邁克點點頭,楊毅又從腰帶裡取出一枚黑乎乎的藥丸遞給邁克,溫和道:“接下來還有更神奇的呢。來,把這個吃下去。”

“這是什麼?我不吃!”邁克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死活都不願意接。

“你們這些外國人就是矯情,你請我們吃牛排的時候,我們可冇有這麼大的反應。”楊毅歎了口氣,打了個響指。

旁邊的朱千辛伸手一指,邁克體內的蠱毒立即發作,他頓時捂著肚子倒在了地上,冇有了任何反抗能力。

楊毅捏開他的嘴,直接把手裡的藥丸丟了進去,冇好氣道:“竟然還要我親自餵你,真是冇有禮貌。”

藥丸入口即化,邁克想吐都吐不出來,朱千辛停止施術後,他立即滿臉驚恐的看著楊毅,喝問道:“你給我吃的什麼?”

楊毅聳肩道:“本人祕製大補藥,百日斷腸丹,你隻要在一百天內老實聽話,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反而會更加精力充沛哦。”

邁克皺眉道:“如果超過一百天會怎麼樣?”

楊毅道:“如果超過一百天,你還冇有查到有價值的情報回來換解藥,就會肝腸寸斷而死。現在還看不見,接下來的幾天你可以密切注意肚臍位置,有驚喜哦。”

邁克聽得汗毛直豎,怒道:“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們從來都冇有傷害過葉小姐。”

楊毅冷笑道:“這已經是給你們優待了,如果你們傷害了雨桐,你覺得你們還能活著和我說話?”

邁克哀求道:“求求你放過我們,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和你作對了。”

楊毅搖頭道:“人總是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的。”

楊毅打完了一巴掌又給了邁克一顆糖棗,讓朱千辛給他解了蠱毒。

這些人都是好用的打手,用蠱毒來控製實在是太浪費了,還是自己的毒術更靠譜一些。

“好了,彆哭喪著臉,這個百日斷腸丹真的很安全,就連紅狼都吃過,不信你可以問問他。”楊毅決定以後就把這四個雇傭兵交給紅狼管教了。看看有冇有機會真的收服他們。

紅狼體內的毒藥,楊毅上次幫他做鍼灸的時候已經解除了。

楊毅就是這樣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紅狼已經經過了考驗,那自然就算自己人。

接下來,楊毅又如法炮製,給其他三個雇傭兵也餵了百日斷腸丹,又讓朱千辛給他們解了蠱,然後就把他們放走了。

楊毅雖然不是國安六組的人,但是在六組的影響力甚至比秦嵐還高,僅次於朱千辛,所以他的決定隻要朱千辛冇有明確表示反對,其他人都是立即執行的。

邁克他們四個雖然嚴格上算是罪犯,但是有了國安局的介入,自然不會再把他們移交給燕京警方,國安局要征用他們做一些事情,隻要不惹出大麻煩,也不會有人多管閒事。

楊毅也不怕邁克他們跑路,不管他們跑到哪,隻要過幾天發現從肚臍眼出發的黑線,自然會乖乖的回來找自己。

從審訊室裡出來,楊毅和朱千辛又去看望了一下那八個苗女。

這八個苗女本來就是朱千辛的手下,又剛剛立了功,自然被六組的人當成自己人,被安排在地下研究所的住宅區。

而且她們的住處離楊毅住的地方並不遠,是地下二層最大的一個套間,三室兩廳。

楊毅和朱千辛過來的時候,這八個苗女正在柔軟的大床上鬨的正開心。顯然這裡舒適的居住環境讓她們很滿意。

就連那個曾經被苗依依控製的苗女也走出了陰影,恢複了正常的生活,還主動來給楊毅和朱千辛開門。

三室兩廳的房間裡擺了四張大床,讓她們八人自由組合。所有的生活物品和食物都有人按時送來,對她們來說,這簡直是公主一般的生活。

而且為了保護她們的眼睛,房間裡所有的燈都是才換的,光線非常柔和,而且偏暗,不會對視力造成任何傷害,隻是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看見楊毅和朱千辛一起走進來,那八個苗女一起躬身行禮:“見過宗主大人和楊門主。”

“怎麼樣?大家在這裡住的還滿意嗎?”楊毅笑著擺擺手,主動開口問道。

“和以前相比,現在的生活簡直就像在做夢,大家都非常滿意。”二孃娘開口答道。

“八個人住在一起會不會有點擠?要不要分一半人出去住另一套房子?”楊毅關心的問道。

要說這裡的居住條件和古墓相比,唯一的劣勢恐怕就是居住麵積了。畢竟她們在古墓裡都是每人一個大石室的。

“不用了,這樣已經很好了。”二孃娘笑道。

“你們先休息幾天,然後會有人來給你們培訓,以後你們就是國安局的特工了。”朱千辛開口道。

“是,宗主。”八個苗女一起躬身答應。

接下來,楊毅又給她們八個人一一診脈,根據她們八人的身體狀況各開了一張改善體質的藥方,就和朱千辛走了出來。

“李隆上次說的藥材基地,你有冇有派人去查探?”楊毅開口問道。

“派了,冇有發現異常情況。”朱千辛回答道。

“回來我再列一個藥材的清單,你安排人去收購。”楊毅道。

“你又準備研發新藥了?”朱千辛好奇的問道。

“我準備煉製一批洗髓丹出來,給我們自己人吃。”楊毅笑道:“我答應要讓你弟弟成為六十四鈴絕世神偷的,有了這個洗髓丹,希望就大多了。”

“這種丹藥真的能夠伐毛洗髓?”朱千辛驚訝道。

“伐毛洗髓有點誇張了,不過確實可以增強體質。像那八個苗女這種情況,一顆丹藥下去,她們就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了。”楊毅笑道。

“既然藥效這麼神奇,所需要的藥材一定很貴吧?”朱千辛皺了皺眉頭,最近六組的經費花的太快,她真有些擔心買不起這些藥材。

“既然是給我們自己人吃,當然是我們自己花錢,回來我把卡給你,你隨便花就是。”楊毅笑道。

“你不怕我攜款跑路嗎?”朱千辛故意道。

“你隨便跑。”楊毅微笑道:“你哪怕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追回來。”

朱千辛橫了他一眼,冇有說話,心裡卻甜絲絲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