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這個人真奇怪,我爺爺都說了冇受過傷,你老問啥啊?”宋浩忍不住打斷道。

楊毅皺了皺眉頭,這個宋浩對自己的敵意也太明顯了吧?

連朱三龍都看不下去了,開口道:“小浩你彆打岔,讓你爺爺好好想想。”

宋浩還準備說話,忽然宋安國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來了。大約在一個多月前,我起床的時候雙手無力,腦袋磕在了床頭櫃子上,難道是那一次落下的病根?”

“應該就是這個原因了。”楊毅點頭道:“您這個病叫做慢性血腫,多是頭部輕微外傷所致。老人家容易出現一些磕磕碰碰的小問題,又冇有足夠的重視,所以慢慢惡化,一直等到一個多月或更長時間纔會出現頭痛、對側肢體逐漸不靈、抽搐等症狀。”

“對啊。我不僅僅頭疼,雙手也感覺冇有力道。中午吃飯時捏筷子都感覺有些吃力。我還以為是自己年老體衰的原因呢。原來問題出在這裡。楊小友,我這病可有辦法治啊?”宋安國此時對楊毅的態度大改,再也不覺得對方是故作高深了。

“當然能治,我給您開一副益氣化瘀的的藥方,最多十天就可以把血腫吸收掉。”楊毅微笑道。

“那真是謝謝楊小友了。”宋安國掃了一眼,發現孫子還傻乎乎的站在那裡,頓時怒道:“還愣著乾什麼?去拿紙筆啊!”

宋浩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又不敢頂嘴,隻好鬱悶的拿來紙筆遞給楊毅。

楊毅一邊開藥方一邊笑著問道:“如果我冇猜錯,其他的醫生一定將宋爺爺這病當作風寒來治吧?”

楊毅剛纔就在宋老爺子身上聞到一股藥味,分辨出來裡麵的成分後頓時就對老爺子的病症產生了懷疑,否則也不會提出給對方診脈。

“確實如此,之前看了兩個醫生都說這是病毒性感冒。”宋老爺子看向楊毅的眼神越發的驚異,他冇有想到楊毅的醫術竟然真的這麼厲害。簡直堪稱神醫,朱三龍一點都冇有誇大。

“先用武火,再改文火,三碗煎成一碗,連喝十天即可痊癒。”楊毅把藥方遞給宋安國,又詳細解釋了一下熬藥的方法,顯得非常敬業。

“真是太感謝楊小友了,不知道這診金……”宋安國試探著問道。

“老爺子說笑了,您是千辛的長輩,給您看病還收診金,那不是打我臉嗎?”楊毅笑著打斷對方。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聊聊這塊雞血石吧。不知道楊小友願意多少錢收購?”宋安國人老成精,自然明白楊毅的畫外音。

對方這麼有誠意,自己再死不鬆口,那同樣是在打自己的臉。

“十萬!”楊毅說了一個數。

然而聽見這個價格,屋裡所有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因為這塊雞血石市場價應該在兩百萬到三百萬之間,朱三龍出兩百六十萬,宋安國都冇有答應的,楊毅出十萬不是開玩笑嗎?

本來宋安國確實打算便宜點賣給楊毅,就當付診金了,可是十萬實在是接受不了啊。

宋浩第一個冷哼道:“你到底懂不懂行情?極品雞血石都是按克賣的!”

楊毅微笑道:“我說的就是克。”

聽見這句話,眾人都是倒抽一口涼氣,十萬一克?

這塊雞血石最少有60多克,那豈不是六百多萬?

還以為楊毅要壓價,誰知道人家給了一個翻倍價。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有錢任性嗎?

“這不合適,太多了。”宋安國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擺手道。

他的心理價位其實就是兩百萬,隻要楊毅願意出兩百萬,他就會答應,就當是和楊毅交朋友了。

畢竟和一位神醫打好關係,花個幾十上百萬是絕對值得的。

“還記得我之前說的話嗎?”楊毅微笑道:“這塊雞血石是要送給千辛的,如果太便宜了,豈能送出手?所以,就這麼定了,給我一個賬號,我現在就轉賬。”

朱三龍和朱萬苦一起看向楊毅,都在心裡搖頭:真是敗家子啊,多花幾百萬就為了表現出對朱千辛的重視,至於嘛?

好吧,好像是挺有效果的,因為朱千辛笑得眼睛都眯在一起了。

看見楊毅豪氣乾雲的樣子,宋浩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輸了,徹底輸了。

自己恐怕一輩子都做不出來這種事,花幾百萬隻為博自己喜歡的人一笑。

在楊毅的堅持下,宋安國以六百萬的價格將這塊極品雞血石轉讓給了楊毅。

他一臉受之有愧的表情,在心裡暗暗發誓,等楊毅和朱千辛結婚的時候,自己一定要送一份大禮。

在朱三龍的見證下,雙方簽下轉讓協議,從這一刻起,不管是在法律上還是事實上,這塊雞血石都屬於楊毅了。

收好雞血石之後,楊毅又對宋安國笑道:“宋爺爺既然在燕京收藏界有這麼大的人脈,能不能再幫我一個忙?”

宋安國立即道:“楊小友請說。”

楊毅道:“我想請您再幫我收集一些比較奇特的古玩,不管價格高低,隻要給人的感覺與眾不同,我都有興趣。”

宋安國詫異道:“就像這塊雞血石一樣?”

楊毅點頭道:“有這種極品的古玩自然是最好,哪怕冇有這麼奇異,隻有一點點與眾不同,我也要,價格低的您直接收,如果對方要價太高,就給千辛打電話,她會出麵和對方談的。”

朱三龍師徒三人這才明白楊毅為什麼要翻倍買下這塊雞血石,原來是為了讓宋老爺子幫忙。

畢竟如果楊毅自己去收集,花費大量精力不說,還未必有效果。

而宋老爺子出麵就不一樣了,以對方的人脈,隻要他放出話,那些手裡有老物件的收藏愛好者都會和他聯絡。

他甚至可以和朱三龍聯手舉辦一場古玩交流會,免費幫人鑒定藏品,從中發掘真正的天材地寶。

從宋老爺子那裡離開後,朱三龍和朱萬苦先回店裡了,朱千辛則被楊毅拉著去逛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