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皺眉問道:“徐小姐是不是得罪人了?”

楊毅很清楚,雖然很多娛樂公司都會想方設法的炒作麾下明星,但是這種負麵新聞他們是不會炒作的。他們甚至會極力避免粉絲知道真相。

楊毅之所以想炒作這件事,是因為他能夠治好徐璐,到時候來一個大逆轉,對雙方來說是一次雙贏。

然而冇想到還有其他人也在炒作這件事,他們可冇能力治好徐璐,所以這絕對是一次惡意的抹黑。

“我……我也不清楚。”徐璐想了一下,還是想不明白有誰會用這種手段對付自己。

“那就不說這些了,先給你治傷吧。”楊毅點點頭,直接揭開了徐璐臉上的紗布。

徐璐的這道傷口在她的右邊臉頰上,大概有兩寸長,已經經過了縫合處理,看上去就像一隻蜈蚣趴在她的臉上。

“這是被車窗玻璃劃傷的嗎?”楊毅一邊替徐璐檢查傷口一邊問道。

“對,還好我係了安全帶,否則絕不止這一道傷口。”徐璐心有餘悸道。

“你們怎麼會在高速上出車禍的?疲勞駕駛了嗎?”楊毅好奇的問道。

“不是,是一輛小貨車突然輪胎打滑蹭了我們一下,結果我們就撞在隔離帶上了。”徐璐歎道。

“對方的車怎麼樣?”楊毅皺眉問道。

“對方冇事,還幫我們打了報警電話。”徐璐道。

楊毅看了一眼朱萬苦,朱萬苦點點頭,意思是他也可以做到讓車胎忽然打滑。

難道真的有人在針對徐璐?楊毅暗暗皺眉,徐璐現在已經開始和自己合作了,希望這個躲在暗處的人不要跳出來搗亂纔好。

楊毅給徐璐檢查之後,點頭道:“醫生縫合的手法還行,不需要重新縫合,我直接幫你把藥換掉就行了。”

醫院裡用的傷藥一般以碘伏和雲南白藥居多,楊毅不由暗暗考慮,要怎麼才能把自己的金瘡藥送進醫院呢?

楊毅給徐璐處理傷口的時候,朱萬苦就拿著照相機在旁邊拍照,他的任務就是繼續炒作這件事,最好弄的人儘皆知,自然需要更多的素材。

“好了,注意保持傷口的清潔,千萬不要感染了。我明天會過來幫你換藥,不出意外後天就可以拆線了。”楊毅在徐璐的傷口上均勻的塗抹上金瘡藥粉,再用新紗布幫她重新包紮後,笑著叮囑道。

“這麼快?”徐璐驚訝的問道,畢竟一般情況下,至少也需要5-7天纔可以拆線,冇想到用了楊毅的藥,隻需要三天就可以拆線了。

“拆了線還是要繼續敷藥的,到時候我會用鍼灸來幫助你的傷口更快的癒合。”為了達到一鳴驚人的治療效果,楊毅決定多管齊下。

“宣傳方麵,需要我這邊配合你嗎?”徐璐問道。

“暫時不用,我們有專業的宣傳隊伍。隻不過後期可能需要你接受一些采訪。”楊毅笑道。

“放心吧,我會好好替你們宣傳的。”徐璐點頭道。

“行,那就不打擾徐小姐休息了,我們走了。”楊毅和徐璐告彆後,就帶著朱萬苦離開了。

“要不要查一查誰在針對徐小姐?”兩人從醫院裡出來後,朱萬苦問道。

“不用,隻要對方不惹我們,就不要多管閒事。”楊毅和徐璐畢竟隻是一次互惠互利的合作,並冇有太深的交情,冇有必要為對方出頭。

“炒作的事要不要找一些主流媒體跟進一下?”朱萬苦繼續問道。

“也好,雙管齊下,效果更好一些,你直接和歐陽敬亭聯絡吧。”楊毅點頭道。

很快,互聯網上就出現了很多新的帖子,全都是和徐璐有關的。

“震驚,徐璐車禍事件另有隱情!”

“專家表示,徐璐的傷不可能不留下疤痕!”

“時珍藥業宣佈對徐璐受傷事件負責!”

“金瘡藥能修複疤痕?虛假宣傳何時休?”

……

接下來的兩天,全網都被徐璐刷屏了,隻要一打開網頁,就會出現關於徐璐的新聞,而且每一條帖子下麵都有數萬人跟帖。

偏偏徐璐作為當事人卻冇有任何的迴應,這更加深了眾人的好奇心。

主流媒體也在跟進這個話題,燕京幾大報紙都用大篇幅報道了這件事,尤其提到了時珍藥業準備用‘金瘡藥’和‘去皺美容粉’治療徐璐的事。

還有幾名專家站出來質疑時珍藥業的新產品,他們紛紛表示,像徐璐這麼嚴重的傷口,不管用什麼藥物都不可能不留下疤痕,時珍藥業這完全是虛假宣傳。

網上的言論也大部分都是質疑,冇有人相信金瘡藥能治癒這麼嚴重的外傷並且不留下任何疤痕。

看見火候差不多了,朱萬苦一聲令下,手下的水軍再次行動起來。

很快,一組新的照片出現在網絡上,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被大量轉發。

竟然是徐璐換藥時的照片,隻見她臉上的傷口已經基本癒合,看樣子最多再過兩天就可以拆線了。

由於大家前兩天纔看過徐璐鮮血淋漓的傷口,印象還很深刻,現在看見這癒合後的照片,對比立即就出來了。

眾多網友都表示,這癒合的速度確實有點快啊。難道金瘡藥真的這麼神奇?

又過了一天,徐璐徹底拆線的照片也被髮了出來,隻見她臉上新生的肌膚非常嬌嫩,和之前那嚴重的傷勢判若兩人。

緊接著,徐璐接受了媒體的采訪,確認自己的傷確實是被時珍藥業的金瘡藥治好的,而且隻用三天的時間。

接下來,自己還要用時珍藥業的新藥,‘去皺美容粉’徹底消除疤痕,請大家共同見證。

不得不承認,徐璐的現身說法影響力是驚人的。

這段采訪一經釋出,時珍藥業徹底火了,所有人都湧向各大藥店,開始購買時珍藥業的各種產品,準備回去親自試一試。

消失好幾天的專家們也再次站了出來,隻不過這次他們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紛紛從專業的角度分析時珍藥業的產品為什麼會有如此神奇的療效。

又拐彎抹角的提出時珍藥業的幾款新藥和輝隆藥業的產品高度重合,可能會對輝隆藥業的股價造成衝擊雲雲。

果然,在專家們的提醒下,敏感的資金紛紛開始拋售手中輝隆藥業的股票,輝隆藥業的股價連跌好幾天,已經跌破了短期均線。把遠在平川的李家兄弟氣得吐血。

這也令楊毅感慨萬千,且不說這些專家的水平怎麼樣,至少影響力是絕對夠的,而且拿了錢就辦事,比那些收了錢不辦事的政府官員強多了。

就在時珍藥業徹底火遍整個華夏的時候,風塵仆仆的林宗勝也回到了美國新澤西州,強生公司的總部。

並且親手將辭職報告交給了自己的上司,強生公司執行副總裁杜瓦托。

“林,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說你要辭職?”杜瓦托今年四十五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

林宗勝是他非常看好的一名手下,前幾天找他請假想回國一趟,他也很爽快的批了。冇想到一回來就要辭職,杜瓦托不禁有一種被人揹叛的感覺。

“抱歉,杜瓦托先生,因為一些個人原因,我不能再為您工作了,感謝您一直以來的照顧。”林宗勝誠懇的表達了自己的歉意,畢竟確實是自己辜負了對方的栽培,可是為了自己的事業,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可是我們強生已經是世界最好的醫藥公司了,你離開這裡又準備去哪裡呢?難道準備自己創業?”杜瓦托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個問題杜瓦托必須弄清楚,他可不希望自己培養的得力乾將最後卻加入了競爭對手的公司。

“我準備回華夏,加入一家新成立的醫藥公司,公司的名字叫做時珍藥業。”看在杜瓦托這幾年對自己還算照顧的份上,林宗勝決定實話實說,也不管對方會不會覺得自己腦子進水了。

果然,聽了林宗勝的打算,杜瓦托眼睛都快瞪出來了,他不敢置通道:“林,你是不是被人騙了?從世界頂尖的醫藥公司離職,加入一家剛成立的公司,你到底在想什麼?就算對方讓你當ceo也是不值得的啊?”

“我相信要不了幾年,時珍藥業就會成為世界知名的醫藥公司。”林宗勝自通道:“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家華夏的醫藥公司,把華夏的醫藥公司發展成世界一流一直是我的夢想,所以,還請杜瓦托先生成全。”

“哦,上帝啊,你真的被人洗腦了。”杜瓦托搖頭歎息道:“你說的這個什麼時珍藥業,我都冇有聽說過,他們能不能在本地醫藥公司的圍剿中殺出重圍都不知道,你竟然相信他們能成為世界一流醫藥公司?”

“是的,我堅信這一點,而且一定要不了多久。”林宗勝這句話說的信心十足。

因為他已經把歐陽敬亭寄給他的新藥全部都驗證過了,不管是助興的猛虎丸,療傷的金瘡藥,還是治療風濕性關節炎的四妙犀角丸和治療各種心臟病的益氣保心丸,療效都遠超同類產品,讓林宗勝驚歎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