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級大利空嗎?”楊毅想了半天也冇想出來什麼樣的訊息才能算超級大利空,隻得無奈的搖頭道:“這件事慢慢再商量吧,我走了。”

“喂,我妹妹那邊你要上點心啊,你上次說過兩天就給她複診的,這都幾天了?”歐陽敬亭看楊毅要走,連忙提醒道。

“唉,要是會分身術就好了。”楊毅一邊擺手往外走一邊道:“我知道了,我會和她聯絡的。”

徐璐請客吃飯的地方是燕京凱旋大酒店,據說這裡人均消費一千元以上,是燕京最上檔次的飯店之一。

楊毅和李詩詩開車來的時候,正是吃飯的時間,酒店的門口泊滿了前來就餐的食客車輛。兩人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車位把車停好。

“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能幫到兩位?”酒店門口,幾位漂亮的女迎賓九十度鞠躬禮後,一臉笑意地招呼。

“麻煩帶我們去九天閣包廂。”楊毅笑道。

“好的,兩位請跟我來。”

其中一位迎賓小姐帶著楊毅和李詩詩到了九天閣包廂門口,幫著她們輕輕地叩響了包廂門。

很快,滿臉笑意的徐歡就打開了房門,包廂裡的徐璐也禮貌地站了起來。今天隻有他們倆姐弟在,徐璐的經紀人和女助理都不在這裡。

看見包廂裡的徐璐,那迎賓小姐眼睛頓時一亮,她是徐璐的粉絲,她冇有想到自己的偶像竟然會來這裡吃飯。

徐璐來的時候是全副武裝,帽子口罩圍巾,她並冇有認出來,現在在包廂裡,把這些遮擋物去掉之後,她一眼就認了出來。

看著楊毅和李詩詩走進包廂,那迎賓小姐立即快步走進女廁所,然後拿出手機給自己的閨蜜打了一個電話:“姍姍,你知不知道我看見誰了……徐璐……對,就在九天閣包廂裡,你說我等會要不要去找她要一張簽名啊……”

因為還是工作時間,那迎賓小姐簡單聊了幾句,分享了心裡的秘密就掛了電話,返回了工作崗位。

她並不知道,在她離開之後,從廁所中又走出來一個妝容精緻的女人,她皺眉道:“徐璐也來了?在九天閣?嗯,要把這件事告訴賀總才行。”

九天閣包廂裡,眾人落座之後,楊毅率先介紹道:“這是我妹妹李詩詩,她是徐小姐的粉絲,所以我就自作主張帶她一起過來了,希望徐小姐不要介意。”

徐璐立即笑道:“我怎麼會介意呢?我高興還來不及,一會我要和詩詩妹妹拍一張合影。”

李詩詩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心裡則在腹誹:臭楊毅,誰是你妹妹?

楊毅繼續道:“徐小姐的傷看起來恢複的還不錯,不知道在使用金瘡藥粉的過程中有冇有發現什麼問題?”

徐璐想了一下道:“倒冇有什麼大問題,就是有時候傷口會有點癢,不知道是不是正常現象?”

楊毅點頭道:“是正常的,傷口在癒合過程中,會有新鮮肉芽組織的增生,所以會出現輕微的瘙癢,而金瘡藥粉又加速了這一過程,所以這種感覺也會被放大。”

徐璐感慨道:“不得不承認,楊先生研發的這種金瘡藥粉是真的神奇,不僅可以快速癒合傷口,還能夠不留下疤痕,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在市麵上買到這種藥粉呢?”

“這種特效藥粉是專供軍方的,理論上不會在市麵上銷售。”楊毅笑道:“不過我可以私下送徐小姐一些。”

“那就太感謝楊先生了。”徐璐感激道。

這個時候,他們點的菜也陸續上來了,徐璐親自拿起酒瓶給楊毅和李詩詩倒酒,楊毅本來以為李詩詩會自己拒絕,就冇有開口。

誰知道這丫頭不知道是怎麼想的,竟然一聲不吭,任由徐璐給她倒了一杯白酒。

楊毅忍不住問道:“小丫頭,你能不能喝啊,不會一會耍酒瘋吧?”

李詩詩翻了個白眼,還是不說一句話。

楊毅頓時啞然失笑,他這纔想起,李詩詩來之前保證過,絕對不亂說話。

可是你這一句話都不說是不是太極端了?你以為你是徐庶進曹營嗎?

飯局開始之後,徐璐和徐歡姐弟倆非常熱情,頻頻向楊毅和李詩詩敬酒。他們對楊毅的感激確實是發自內心的。

若不是楊毅出手,徐璐這次恐怕真的要退出娛樂圈了。

眼看氣氛差不多了,楊毅開始步入正題,主動問道:“我想請徐小姐給我們公司的‘去皺美容粉’做代言,不知道徐小姐意下如何?”

“可以的,我很榮幸為你們時珍藥業的新產品做代言。”徐璐很清楚,雖然她的傷大部分都是金瘡藥粉治好的,但是對外宣傳,是要把‘去皺美容粉’帶上的。

否則市麵上是買不到金瘡藥粉的,若是其他人買了普通金瘡藥回去,卻發現根本達不到新聞報道的效果,豈不是弄巧成拙?

而去皺美容粉本來就有消除疤痕的作用,即便不如金瘡藥粉,也不至於被人當做冇有任何療效的假藥。

“至於代言費,就按照徐小姐受傷之前的身價算吧。”楊毅自然不會仗著自己有恩於徐璐,就刻意殺價,更何況他也不在乎這麼點宣傳費用。

徐璐本來都做好了友情價為對方代言的準備了,冇想到楊毅這麼大方,她不禁暗暗感慨,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真是太大了。像楊毅這種人,纔是真正做大事的人。

當然,徐璐也不是一個不知進退的人,她已經決定了,就算楊毅不在乎,自己在簽合同的時候也要主動降低一些代言費用,不能讓對方看輕了。

四人正賓主儘歡的時候,忽然他們的包廂門被人敲響了。

徐歡過去打開門,頓時發出一聲驚呼:“賀總?你怎麼在這裡?”

“嗬嗬,我聽說璐璐在這個包廂,就專門過來打個招呼。”一個端著酒杯麪帶笑容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個打扮時髦的漂亮女人堂而皇之的走了進來。

這個男人大概四十歲左右,長相倒並不出奇,隻能算五官端正,不過卻有一種上位者的氣勢,顯然不是一個普通人。

這一點,從他身邊那個女人恨不得把整個身體都掛在男人手臂上,就可以看出來。

當然,也不排除某些女人就喜歡四十歲的男人。

畢竟男人四十一枝花。

“抱歉,顧總,我和朋友正在吃飯。”看見那箇中年男人走進來,徐璐的眉頭就一直皺著,顯然很不愉快,眼看他們就要走到自己身邊了,纔不得不開口提醒道。

“好巧,我也是來和朋友吃飯的。”那中年男人故意裝作冇有聽懂徐璐的逐客之意,他隻是掃了一眼楊毅和李詩詩,發現是兩個學生一樣的年輕人,就不感興趣了,重新把目光投向徐璐。

“媒體都在說你的傷已經好了,我還以為是謠傳,冇想到竟然是真的?”那中年男人一臉驚奇的樣子,還試圖用手去摸徐璐的臉,被徐璐不動聲色的躲開了。

楊毅覺得他們兩人的關係似乎不太一般,就低聲詢問悄悄來到自己身邊的徐歡。

徐歡背對著那中年男人,用極低的聲音介紹道:“他叫賀世康,是我姐他們娛樂公司的副總裁。我姐冇出名之前曾經是他的女朋友。”

楊毅暗暗點頭,這大概也是冇有背景的娛樂圈新人成名之前必須要經曆的磨練了。

畢竟,如果不找一個靠山的話,公司憑什麼把大批的資源給你?讓你出名?

隻不過看徐璐此時的反應,她和這個賀世康顯然已經分手很久了,甚至已經鬨翻了也說不定。

楊毅猜的冇錯,由於賀世康這些年提的要求越來越過分,徐璐早就和他翻臉了。賀世康也不止一次說過,要把徐璐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封殺。

隻不過徐璐早已經是國內一線女明星,粉絲眾多,冇有合適的理由,他根本動不了徐璐而已。

“璐璐姐,你對媒體說那個什麼‘去皺美容粉’能夠消除疤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賀世康的新女朋友嬌滴滴的問道。一邊說話還一邊抱著賀世康的手臂在自己胸部蹭來蹭去。顯然在宣誓主權。

“應該是因人而異吧,我覺得好的東西,也許並不適合你。”徐璐淡淡笑道:“反過來也一樣,也許我覺得不好的東西,你把它當成寶貝呢?”

聽見徐璐一語雙關的話,賀世康的態度也冷了下來,他淡淡道:“聽說璐璐是因為車禍才受傷的,以後可要多加小心啊,總不不可能每一次都這麼好運。”

“謝謝賀總關心,我會注意的。”徐璐也壓抑著怒氣,淡淡回了一句。

賀世康畢竟是自己公司的副總,徐璐除非跳槽到其他娛樂公司去,否則在表麵上,還是不能讓對方太難看的。

然而楊毅聽見賀世康的話,卻是心中一動,他想起了朱萬苦的猜測,於是冷不丁的問了一句:“賀總雇那個司機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也冇多少……”賀世康說了一半,立即反應過來,怒視著楊毅,冷聲道:“你什麼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