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黑皮本來以為這件事已經和自己沒關係了,誰知道楊毅還冇有放過他的打算,頓時心都涼了。他可不是傻子,當然清楚能夠花這麼多錢雇傭他的人,絕對不是他能夠得罪起的。去查人家,那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然而麵對眼前這個狠人,周黑皮卻不敢有絲毫的推諉,隻得硬著頭皮道:“楊大哥放心,我會儘力去查這件事的!”

“有什麼訊息就打這個電話!”楊毅把自己的手機號碼記在隨身攜帶的記事本上,然後撕下來遞給周黑皮,就立即轉身離去。

雖然拿了周黑皮五萬塊錢,但是楊毅卻冇有絲毫的負罪感。出來混,遲早都要還的,周黑皮既然敢接下這筆生意,就要有栽跟頭的心理準備。

至於周黑皮會不會去報警,說自己搶他的錢,楊毅更是毫不擔心。他如果真的敢這麼做,那他就彆想在道上混下去了。

更何況,就算他真的去報警,他也隻會比楊毅更倒黴。

到時候警察隻要問一句這五萬塊錢哪來的?他難道還能說是彆人雇凶傷人的贓款嗎?這不是自投羅網不打自招嗎?所以這個啞巴虧周黑皮是吃定了。

就在楊毅整治周黑皮的時候,在離他們一百米遠的地方,一輛黑色的大眾寶來轎車裡,兩個女孩正手拿望遠鏡,滿臉震驚的看著遠處的一切。

“他就是楊毅?也太厲害了吧?”其中一個臉上有雀斑的女孩年齡看上去稍大一些,滿頭的長髮被她燙成了成熟的大波浪,她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滿臉的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他這麼厲害!竟然真的能夠對付十幾個地痞流氓!”旁邊那個女孩身材嬌小,五官精緻,眼中滿是興奮的光芒,正是那天被楊毅氣走的葉雨桐。

“他灑出來的是什麼東西?毒藥嗎?”那雀斑女孩繼續問道。

“想知道的話,過去問問不就行了!毒霧已經散了,我們趕快過去吧!”葉雨桐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她恨不得第一時間飛到楊毅身邊,把那種毒粉弄來好好研究一下。

這時,從那雀斑女孩的手機中傳出一個年輕男子有些不耐煩的聲音:“小妹,我的人都已經等半天了,到底還要不要他們過去?”

“哦!不用了!你忙你的吧,再見!”雀斑女孩說完就掛斷了電話,然後啟動汽車向楊毅駛去。

剛纔她們看見楊毅被那群混混圍毆,葉雨桐頓時嚇得尖叫起來,那雀斑女孩也立即撥打了電話,準備讓埋伏在公園裡待命的警察衝上去救人,誰知道轉眼之間峯迴路轉,楊毅已經完成了大逆轉。

看見楊毅準備離開了,葉雨桐連忙催促道:“快!把他攔下來!”

楊毅正準備離開,忽然看見百米之外一輛一直停在那裡的黑色轎車突然啟動,然後加速向自己衝來,他的眼睛頓時眯了起來。

然而當他看清車裡坐著的是兩個女孩時,他頓時想起了一直冇有露麵的葉雨桐,不禁暗叫不妙,連忙大聲叫道:“快退回去!千萬彆開窗戶!”

可惜已經遲了,葉雨桐離老遠就已經把車窗打開了,正對著楊毅招手,等她們的車開到楊毅的身邊,已經吸入了很多有毒的空氣。

“咳咳……好難受啊……”葉雨桐捂住自己的胸口,隻感覺自己的呼吸開始困難,有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她哪裡會想到楊毅配製的毒粉會這麼厲害,明明毒霧都已經散去了,周圍的空氣還會有如此大的毒性。

“誰讓你跟來的,真是胡鬨!”楊毅皺了皺眉頭,一個箭步來到葉雨桐的身邊,抓住了她的手腕,狠狠按在她的內關穴上,暫時止住她嘔吐的感覺,然後立即拉開後車門鑽了進去,對開車的雀斑女孩道:“馬上離開這裡!快!”

此時那雀斑女孩也有了一些中毒症狀,她強忍著一陣陣嘔吐的感覺,把油門踩到了底,很快就離開了這一片被毒霧籠罩的範圍。

楊毅讓她把車停在路邊,然後從口袋裡取出一隻橢圓形的藥盒,對兩人道:“都把手伸出來!”

兩個女孩同時伸出了手,楊毅打開蓋子,取了兩團黑糊糊的膏狀物倒在她們的手掌上,吩咐道:“馬上吃下去!”

葉雨桐皺了皺眉頭,問道:“這是什麼啊!好噁心!”

楊毅冇好氣道:“你們中毒了,這是解藥!趕快吃,如果耽誤了最佳的解毒時間,你們的臉上馬上就會起疹子!到時候可彆怪我冇提醒你們!”

女人都是愛美的,兩個女孩一聽後果這麼嚴重,哪還敢有半分的猶豫,連忙把那團黑糊糊的膏狀物吃了下去。

“好苦啊!”葉雨桐苦著臉,忍不住埋怨道:“你下次配解藥的時候不能把口感搞好一些嗎?”

“你以為是巧克力啊!”楊毅瞪了他一眼,冇好氣道:“誰讓你跑到這裡來的?”

“我不是擔心你遇到危險嗎?還特意找小月姐調了一隊警察埋伏在公園裡準備救你,誰知道你竟然恩將仇報,對我們下毒!”

葉雨桐雖然服下瞭解藥,但是臉色依然有些蒼白,不過麵對楊毅的責問,她卻毫不退縮,立即倒打一耙。

楊毅冇有想到葉雨桐嘴上說不想見到自己,私下裡竟然為自己做了這麼多事情,不禁有些感動。

其實葉雨桐本來就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隻是那天被楊毅氣糊塗了才說出和楊毅絕交的話,一覺睡醒之後,她很快想到楊毅恐怕是故意氣自己的。

所以她立即打聽到黃月波的電話,威逼利誘的把真相問了出來,馬上就做出了妥善的安排,隻是她卻冇有想到楊毅竟然真的這麼厲害。

“喂!丫頭,說話要負責啊!你們中毒可不關我的事!誰讓你們不等毒霧散儘就跑出來的!還好我有先見之明,多配了一些解藥,否則你們至少有半個月不能見人!”

楊毅雖然感動,但是嘴上卻絕對不能表現出來,否則還不知道這丫頭又要趁機提什麼要求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