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的零號實驗室在哪?”楊毅立即問道。

“在一家廢棄的工廠裡。”李隆有氣無力道。

楊毅暗道不妙,這是李隆精力耗儘的表現,他立即追問道:“具體的地址在哪?”

李隆嘴唇動了動,似乎說了一個‘北’字,就頭一歪,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楊毅很清楚,李隆這一睡,冇有三天是醒不過來的。

他拔出對方額頭上的金針,立即走出審訊室,對熊傑道:“李隆暈過去了,讓獄警把他送回去吧,我們立即出發。”

熊傑和獄警交涉了一番,就迅速跟著楊毅出了看守所,低聲問道:“有收穫嗎?”

楊毅不答反問道:“知不知道平川北部有哪些廢棄工廠?”

熊傑連忙道:“我這就讓張佳去查。”

兩人上了車,楊毅先對駕駛位上的紅狼道:“往城北開。”

然後又轉過頭對陳康道:“你去一趟輝隆大廈,看看李輝在不在,如果他不在的話,你就直接返回燕京吧。”

楊毅心裡很清楚,李輝在輝隆大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過陳康本來在這裡就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讓他回去。

把陳康在前麵一個路口放下後,張佳那邊的調查資料也發了過來。

平川北郊屬於廢棄狀態的工廠一共有三家,其中最可疑的是一家化工廠。根據工廠周圍的監控顯示,最近有很多大貨車進出這家工廠。

“立即通知平川警方,包圍這家工廠。”楊毅當機立斷道。

一家化工廠的麵積絕對不會小,僅靠他們三人的話,根本不可能找到藏在其中的醫藥實驗室,所以隻能尋求警方的幫助了。

“通知警方的話,李輝恐怕也會收到訊息吧?”熊傑擔憂的問道。

“你以為我們去看守所,他就不知道了嗎?”楊毅冷笑道:“我敢打賭,這家化工廠裡麵肯定冇有人了。”

“那我們還去乾什麼?”熊傑疑惑道。

“去找一些有味道的東西。”楊毅微笑著撫摸了一下腰帶上掛著的金翅胡峰。

隻要對方留下一點點蛛絲馬跡,自己也能順藤摸瓜找到他們。

這時候,楊毅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竟然是朱千辛打來的。

“你散會了?”楊毅接通電話,笑著問道。

“會議早散了,隻是一直在忙著佈置工作。”朱千辛道:“你在那邊小心一點,我們得到訊息,幽暗天琴派了一位頂級殺手過來,已經順利入境了,我懷疑很可能是李輝請來的幫手。”

“幽暗天琴的頂級殺手?”楊毅的臉色也凝重起來,畢竟就連邁克他們在幽暗天琴都是最底層的小嘍囉,可想而知這個組織的頂級殺手有多厲害,恐怕比紅狼還要厲害的多。

“有冇有對方的資料?”楊毅問道。

“冇有,我們的線人隻傳出來一句話就遇害了。”朱千辛歎道。

“我明白了,你也注意安全。”楊毅掛上電話,對紅狼道:“你覺得幽暗天琴派來的人會是誰?”

“那要看李輝願意出多少錢了。如果他捨得出一億美金,就算是殺手之王也會接單的。”哪怕以紅狼的心性,在說到殺手之王時,都有一絲敬畏之情。

“殺手之王?就是當今世界排名第一的殺手嗎?”楊毅問道。

“對,他的實力極其恐怖,據說冇有人能在正麵對抗中戰勝他。”紅狼道。

“據說?”楊毅疑惑道。

“嗯,都是據說。”紅狼淡淡道:“因為看見他出手的人全都死了,不管是他的敵人還是旁觀者。”

“真他媽變態。”楊毅暗暗搖頭,連無辜的旁觀者都要滅口,可見這個殺手之王凶殘到什麼地步。

這時候他們的商務車也來到了北郊的廢棄化工廠。

工廠外麵停了很多警車,一隊隊全副武裝的武警官兵正在工廠裡搜查。

楊毅三人下了車,立即有一個全副武裝的武警隊長小跑過來,向三人行禮。

“找到實驗室了嗎?”楊毅問道。

“報告領導,我們已經發現了一個全封閉的實驗室,可是門打不開,已經請爆破專家過來了。”那武警隊長雖然不認識楊毅,但是看見國安局的正式特工熊傑都站在楊毅身後,自然把楊毅當成了國安局的領導。

“爆破?”楊毅心中一動,立即吩咐道:“讓普通武警全部撤出來,隻留下防爆警察,讓他們把盾牌都架好,保持警惕。”

“您擔心對方佈置了炸藥?”那武警隊長顯然也是經驗豐富之人,一聽楊毅的安排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楊毅點點頭,希望自己隻是杞人憂天吧。

他本來還打算親自去實驗室檢視一下的,現在也打消了這個念頭,哪怕實驗室裡冇有埋伏,也讓其他人把裡麵的東西全部搬出來再說吧。

事實證明,楊毅的謹慎再一次取得了成效。

當爆破專家用炸藥炸開實驗室的金屬大門時,一陣更劇烈的爆炸突然發生了。

一陣地動山搖後,就連全副武裝手持盾牌的防爆警察都有很多受了輕傷。

可想而知如果楊毅冇有讓普通的武警撤走,會有多麼大的傷亡。

本來那武警隊長看見楊毅這麼年輕就成為國安局領導,心裡還有些不服氣,然而看見對方的判斷如此準確,他那點不服氣頓時煙消雲散,反而對楊毅佩服萬分。

果然冇有人的成功是隨隨便便,對方這麼年輕就身居高位果然是有道理的。

“報告,實驗室裡所有東西都燒燬了,冇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一名負責清理爆炸現場的武警過來報告道。

“嗬嗬,有點意思。”楊毅冷笑一聲,扭頭走向自己的商務車。紅狼和熊傑立即跟了上去。

那武警隊長則滿臉的驚訝,不明白楊毅為什麼忽然就生氣了。

楊毅當然生氣,換成誰,一舉一動都在彆人的嚴密監視之下,都會生氣。

楊毅本來還以為自己有著國安局的身份,就能夠和李輝好好鬥鬥法了,誰知道來了平川才發現,對方在這裡的影響力,實在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現在怎麼辦?”熊傑也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阻攔自己這些人的調查,不管自己這邊有什麼行動,對方都永遠快一步,這樣下去,是什麼都不可能查出來的。

“既然人家不歡迎我們,那我們就走吧。”楊毅淡淡笑道。

“回燕京?”熊傑驚訝道。

“回燕京乾什麼?”楊毅笑道:“好久冇有回東陽了,正好離這麼近,當然是回家看看。你就彆跟來了,繼續留在平川調查李輝的下落。”

“你都束手無策,我能查出來什麼?”熊傑鬱悶道。

“喂,你會不會說話?誰束手無策了?”楊毅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然後從自己手中找到一個電話號碼發給熊傑。

“這是省公安廳廳長趙永強的私人號碼,你秘密和對方聯絡,讓他給你找幾個信得過的幫手,先把李輝的下落查出來再說。”楊毅冷笑道:“我去東陽轉一圈,再秘密趕回來,能不能直搗黃龍就看你這邊的調查結果了。”

“好,交給我吧。”熊傑冇有想到楊毅的人脈這麼廣,竟然連省公安廳的領導都認識。有了這位地頭蛇的幫忙,李輝那條地頭蛇再想掌握先機就不那麼容易了。

平川郊區,一棟普通彆墅裡。

李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淡淡問道:“確定楊毅返回東陽了?”

徐一凡點頭道:“是,我們的人親眼看著他上的火車。”

李輝冷笑道:“雖然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不過也無所謂了,殺手之王已經到了,楊毅要是敢來,就把他一起乾掉。”

徐一凡恨恨道:“可惜這傢夥太謹慎了,我們給他準備的炸彈冇派上用場。”

李輝微笑道:“這是理所當然的,如果楊毅這麼簡單就被炸死了,那我才真要失望。”

徐一凡皺眉道:“隻是我不明白,楊毅明明冇有加入國安局,為什麼可以代表國安局來問詢李隆?”

李輝歎道:“他有冇有加入國安局重要嗎?隻要國安六組的人都聽他的,那他就是國安六組的領導。”

“還有歐陽敬亭,陳康都把情報告訴他了,他還是不敢加倉,這兩天一共就加了幾千萬的空單。簡直和楊毅一樣膽小如鼠。”徐一凡鬱悶道。

“不要急,明天不是本週最後一個交易日嗎?我們把股價拉到下降趨勢線附近,再給他一個加倉的理由,如果他還是不為所動,就不管他了。週末直接釋出公告。”

李輝的計劃就是雙管齊下,一邊拉昇股價讓歐陽敬亭和楊毅焦頭爛額,一邊偷偷的對苗依依展開實驗,隻要能在楊毅反應過來之前把本命金蠱弄到手,就算成功。

“我們的備用實驗室的地址,阿隆也是知道的,如果國安局再派人去審問他怎麼辦?”徐一凡皺眉問道。

“送一些鎮定劑進看守所,如果再有人過來審訊阿隆,就提前讓人給阿隆注射。”李輝淡淡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