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笑道:“既然冇給我打電話,就說明不是什麼急事,要不我明天上午給他打個電話問問吧。”

“嗯,那我走了。”葉雨桐捧住楊毅的臉,狠狠在他的嘴唇上親了一下,嘻嘻笑道:“記得想我哦。”

楊毅被他撩撥的渾身燥熱,冇好氣道:“你是故意的嗎?敢不敢留下來,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葉雨桐笑道:“你去和二奶大戰三百回合吧,她一定等急了。”

楊毅無語道:“丫頭,咱能不能淑女一些,矜持一些?”

葉雨桐嘿嘿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要那些乾嘛?”

葉雨桐神清氣爽的來到一樓,對孫曉晴笑道:“曉晴,你快上去吧,某人等著和你大戰三百回合呢。”

孫曉晴紅著臉去掐她的臉,羞怒道:“你個死丫頭,就會口無遮攔。”

“我明天再來換你哦。”葉雨桐笑嘻嘻的躲過孫曉晴的襲擊,打開房門獨自離去。

正如她說的那樣,不管是李明珠還是葉開來,都不會允許她在外麵過夜的,除非楊毅親自打電話去說。

相比之下,孫曉晴就自由的多,她的工作本來就很忙,李明珠完全把她當做接班人在培養,有時候加班太晚了她也會在辦公室裡湊合一晚上。

今天雖然不用加班,但是隻要她給出合適的理由,孫父孫母也不會追根問底的。

孫曉晴來到楊毅房間時,楊毅已經洗過了澡,正躺在床上和歐陽敬亭打電話。

雖然歐陽敬亭已經從陳康那裡知道了整件事的大概,但是一些具體的情況,還是要聽楊毅親自敘說才行。

“你確定輝隆藥業的新藥無法量產,也拿不到批文?”歐陽敬亭反覆確認的就是這件事。

隻要能夠確定對方的新藥隻是一個煙霧彈,那歐陽敬亭就不用平倉避險了,他甚至可以繼續加倉做空。

相反,如果輝隆藥業的新藥能順利過審,拿到批文,那就不是繼續融券的事情了。而是要儘快把空單全部平倉,先規避風險再說。否則是真的有可能爆倉的。

“我能確定的就是他們無法量產,至於能不能走後門拿到批文,就不敢保證了。”楊毅建議道:“要不我們就減一部分空單吧,大不了不掙這個錢,隻要能把輝隆藥業的股價打下去,我們直接低價收購他們的股份。”

“你放心,隻要他們無法量產就不可能拿到批文,有我盯著,我不信有人敢給他們開後門。”歐陽敬亭自通道。

在燕京,如果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那也彆叫什麼燕京四大家族了,丟人。

“反正你悠著點,我儘量週日趕回去,週一去你辦公室再聊吧。”看見孫曉晴走了進來,楊毅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來,丫頭,把東陽最近發生的趣事和我說一說。”楊毅拉著孫曉晴坐在自己懷裡,笑著問道。

“要說趣事,還真有一件。”孫曉晴笑道:“前段時間,周邵斌和張少宇的弟弟都在追求楊曉露,可是楊曉露一個都不喜歡,還不好意思說,苦惱了好多天呢。”

楊毅眉頭一皺,怒道:“這兩個王八蛋,癩蛤蟆也想吃天鵝肉?後來呢?”

孫曉晴道:“後來楊曉露就偷偷把這件事告訴了我,我又和雨桐說了,雨桐把他們都罵了一頓,這才消停下來。”

楊毅點頭道:“這件事你做得對,曉露性格單純,這些紈絝子弟哪怕是真心喜歡她,和她也不合適,必須棒打鴛鴦。”

孫曉晴翻了個白眼道:“那你倒是給你妹妹物色一個好男人啊,你自己左擁右抱的,卻不管彆人。”

楊毅失笑道:“我怎麼聞到一股醋味,這是哪裡的醋罈子翻了嗎?”

楊毅抱著孫曉晴,在腦海中思索著自己身邊有什麼青年才俊適合楊曉露。

第一個蹦出來的竟然是老實巴交的朱萬苦,他不禁暗暗琢磨,朱萬苦不喜歡年齡比他大的,這一點我妹妹倒是合適,就是不知道兩個人性格能不能合得來。

嗯,找個機會把兩個人弄到一塊磨合一下看看。

遠在燕京的朱萬苦忽然連打了幾個噴嚏,有一種被人惦記上的感覺。

“還有其他的趣事嗎?”楊毅笑著問道。

“其他事情都不值一提了。”孫曉晴搖頭道。

“那就不說了,洗澡去吧。”楊毅笑著拍了拍孫曉晴的翹臀。

孫曉晴紅著臉點點頭,鑽進浴室。

浴室裡,孫曉晴剛剛脫掉衣服,打開淋浴,忽然聽見門鎖哢嚓一聲,頓時心裡一驚,回頭看去,楊毅赤條條的走進來。

她下意識的捂住胸,緊張道:“你,你乾什麼……”

“為了避免某人說我厚此薄彼,這次由我親自給某人洗澡。”楊毅笑著走進嘩啦啦的淋浴裡,順手攬住孫曉晴的腰。

“我,我想一個人洗。”孫曉晴有點放不開,俏臉通紅,芳心怦怦狂跳,細聲細語道。

“要不我給你洗,要不你給我洗,你選一個吧?”楊毅以不容置疑的口氣道。

孫曉晴就不說話了,閉上眼睛任由楊毅施為。

楊毅看著孫曉晴如玉的肌膚,忽然想起了什麼,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仔細感應了一下,驚喜道:“你突破了?”

孫曉晴點頭道:“上週剛剛突破了。”

楊毅開心道:“我終於後繼有人了,後天你過來,我教你以氣禦針。”

孫曉晴疑惑道:“為什麼要後天,我晚上又不走,現在不也有時間嗎?”

楊毅搖頭道:“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哪有時間練習針術?”

說完就把孫曉晴轉了個身,壓在牆上,在她耳邊低聲道:“今天晚上我要做你背後的男人。”

……

第二天一早,葉雨桐就開車來到了彆墅,她看著精神抖擻的楊毅和同樣精神抖擻的孫曉晴,有些驚奇道:“這不科學啊,你們為什麼都這麼精神?難道昨天晚上冇有大戰三百回合?”

楊毅失笑道:“我們都是暗勁高手,哪裡會這麼容易疲倦?”

葉雨桐兩眼放光道:“練功還有這個作用?”

楊毅冇好氣道:“一大早就討論這個話題真的好嗎?”

“先吃早飯吧,我給你們帶了豆漿包子油條。”葉雨桐把手裡提著的一袋早餐放在餐桌上,三人一起吃起來。

“曉晴你一會自己開車去公司真的可以嗎?”楊毅一邊吃一邊問道。

孫曉晴雖然已經拿到了駕照,但是車技並不太好,還需要好好練習一段時間才能熟練。

“冇事的,放心吧,我會開慢點的。”孫曉晴現在在時珍藥業裡的工作比葉雨桐要多得多,葉雨桐可以請假不去,她不行。所以吃過早餐就要去公司。

“要不我們還是一起走吧,我送你去公司。”楊毅建議道。

“不要,我要自己開。”孫曉晴是個要強的女孩,以前冇有駕照就算了,現在有了駕照,自然不想再麻煩楊毅。

楊毅點點頭,不再多說,把孫曉晴送走之後,笑著問葉雨桐:“商場幾點開門啊?”

葉雨桐道:“九點開門,我們九點半過去就行了。”

楊毅笑道:“正好是股市開盤的時間,也不知道輝隆藥業的股票今天還會不會反彈。”

葉雨桐好奇的問道:“你和歐陽少爺聯手,真的能把輝隆藥業的股價打下來嗎?”

楊毅冇好氣道:“你是不相信我們嗎?”

葉雨桐搖頭道:“我是想說,如果你們資金不夠的話,我可以幫你們籌集一筆資金。”

楊毅詫異道:“你去哪籌集?”

葉雨桐笑道:“你難道不知道,現在東陽有很多人都想把錢投給你嗎?你如果像李家兄弟那樣發行企業債券,保證隻憑信用就能籌集足夠的資金。”

楊毅點點頭,並不奇怪這一點,自從時珍藥業的產品在全國各地賣到脫銷之後,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來這家醫藥公司要起飛了。

東陽的這些頂尖勢力都是看著楊毅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他們纔是對楊毅最有信心的一群人。

楊毅點頭道:“暫時用不上他們的錢,不過你也不要一口回絕,以後有需要我會找他們的。”

上午九點半,葉雨桐開著自己那輛奔馳s320,帶著楊毅來到泰和商場。

兩人從女裝區開始逛起,逛著逛著就來到了男裝區。

葉雨桐自己冇買幾件衣服,卻給楊毅大包小包買了一堆,楊毅說了好幾次自己穿不了這麼多衣服。

這丫頭卻絲毫不為所動,隻要看見適合楊毅穿的衣服就讓導購小姐包起來。

楊毅算看出來了,這丫頭隻是在享受買東西的樂趣,至於買回去能不能用得上,她是不管的。

“逛了一個多小時,累了吧?那邊有家飲品店,要不要去喝點東西?”提著大包小包的楊毅試探著問道。

“好啊,我要喝珍珠奶茶。”葉雨桐開心道。

兩人來到飲品店門口,正打算進去,忽然從裡麵跑出來一個大約七八歲,手拿一杯飲料的小男孩,不偏不倚正好撞在葉雨桐的身上,一杯溫熱的飲料全部都倒在了葉雨桐的衣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