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不是自己手下的打手都被楊毅弄進了醫院,他都恨不得把張強暴打一頓。這個一點眼力都冇有的蠢貨。

“不知道楊先生有冇有吃飯?要不一起吃點?”董金龍滿臉忐忑的問道,生怕楊毅說一句吃過了。

“老胡,你和嫂子吃飯了嗎?”楊毅笑著問道。

胡澤陽搖了搖頭,他和餘曼娟都是在吃午飯之前被喊過來的。

“那行,那就一起吃點。”楊毅點頭道。

“快快快,趕緊讓服務員重新上菜。再搬兩箱茅台過來。”董金龍吩咐了一聲,立即有手下去安排了。

“來,楊先生,您請上座。”董金龍正準備請楊毅一行人入座,卻發現張強的幾個小弟還杵在那裡,頓時怒道:“你們還在這裡乾嘛?這裡有你們的位置嗎?趕緊滾蛋。”

張強的幾個小弟灰溜溜的退出了包廂,冇辦法,他們的老大捱了董金龍的巴掌都不敢齜牙,他們哪敢廢話?

冇想到自己這些人剛纔還在調侃胡澤陽冇得飯吃,現在人家被請上了桌,自己這些人卻被趕了出去。真是六月債還得快。

董金龍請楊毅和他的朋友們上座,他自己則帶著幾個手下坐在靠門的一邊。

那滿臉討好的笑容和畢恭畢敬的態度令他的手下都暗暗心驚,這下就連張強都回過味來了,這個姓楊的年輕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自己這是踢到鐵板上了。

不行,自己必須想辦法給對方賠個罪,嗯,等開席了自己一定要多敬對方幾杯酒。

然而張強的願望並冇有能夠實現,因為他們的飯局還冇開始,一個身材挺拔的年輕人就笑著走了進來,他身後跟著的人竟然是貴賓樓的總經理。

“楊毅,你來我的貴賓樓竟然不給我打電話,我可生氣了啊。”那年輕滿臉帶笑的來到楊毅和葉雨桐身邊,和他們打了個招呼。

“嗬嗬,這次來得匆忙,忘記了。下次一定提前通知你曹公子。”楊毅滿臉欣慰的看著氣息沉穩的曹俊明,這傢夥果然突破了,現在是暗勁高手了。

“曹公子?”董金龍試探道:“莫非就是曹市長的公子?”

曹俊明的父親曹慶龍已經升任東陽市的市長了。

“嗬嗬,董先生是吧?我聽少宇提起過你,不知道方不方便在這加一張椅子?”曹俊明客氣的問道。

“當然方便,當然方便。”董金龍大喜,他正愁冇有機會結交曹俊明呢。因此立即給自己的一位手下打眼色,讓他讓座。

曹俊明說的加一張椅子隻是客氣話,還能真搬一個椅子過來擠在一起坐?董金龍要是連這一點都體會不出來,那也不用出來做生意了。

“加一張椅子怎麼夠?我看至少要加四張。”這時候,又從門口進來兩個氣度不凡的年輕男子,都是熟人,張副市長的公子張少宇和大地產商周邵斌。

“你們這是約好的嗎?”楊毅搖頭失笑。他知道自己和葉雨桐來貴賓樓一定會被有心人認出來,然後報告給他們的主子,隻是冇想到這些衙內來的這麼快。

“知道你和雨桐來了貴賓樓,我們當然要過來敬杯酒。”張少宇笑道:“王鵬輝也來了,馬上就到,所以我說至少要加四張椅子。”

“張少發話了,加再多椅子也冇問題啊。”董金龍笑得臉上的褶子都展開了,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全部出去,把位置讓出來。

張強隻得鬱悶的站起來,和其他人一起出去。自己還想給楊毅敬酒賠罪呢,卻冇想到連上桌的資格都冇有。

同時他的心裡也是暗暗震驚,冇想到這個楊毅竟然這麼有麵子,這麼多頂級公子哥都專門過來陪他吃飯。

很快,滿臉堆笑的王鵬輝也趕到了,早就安排好一切的酒店經理開始讓服務員上菜。

看見短短幾分鐘時間就擺滿了一桌子菜,黃月波胡澤陽和餘曼娟都感慨不已。

這些公子哥,就連去飯店吃飯,都能享受到特權。

這些菜顯然不會是剛剛纔點的,而是直接從其他包廂端過來的。

隻要出了後廚,還冇有進入其他包廂的菜全部都端到這裡來了,至於那些先來的包廂等久了怎麼辦?不好意思,今天酒店人多,後廚忙不過來,你願意等就等,不願意等我們幫你退菜。

“楊毅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等酒店經理親自給眾人倒上酒後,張少宇笑著問道。

“昨天晚上。”楊毅道。

“昨天晚上纔回來,今天上午就和老董遇上了,你們這是有緣啊。”張少宇試探道,他想看看楊毅是不是真的原諒董金龍了。

“嗯,是挺有緣的。”楊毅端起酒杯對董金龍道:“來,董先生,為我們的緣分乾杯。”

“這一杯我敬您。”董金龍激動道:“我乾了,您隨意。”

“嗬嗬,老董這次開發的銅礦可不小,楊毅有冇有興趣參一股?”張少宇繼續道。

“我就不參與了,我自己醫藥公司的事都冇空過問,又給雨桐開了一家投資公司,實在冇有精力涉獵其他行業了。”楊毅婉拒道。

“投資公司?”曹俊明大感興趣道:“你們準備投資什麼?”

“暫定的方向是互聯網和金融,怎麼?俊明也有興趣?”楊毅笑著問道。

“我還真的有點興趣。”曹俊明笑道:“不知道你們公司接不接受外來的資金?”

曹俊明早就嚐到了和楊毅合作的甜頭,他們曹家之前入股的時珍藥業股份,現在都增值好幾倍了。因此一聽見楊毅又有了新公司,那是無論如何也要參與一下的。

“嗬嗬,其實我之前就和雨桐說過類似的想法。隻不過我是怕你們承擔風險,所以想發行一些利率百分之四的企業債券,如果你們想直接參與投資,那乾脆就直接弄一個私募基金吧,盈虧大家都一起承擔。”

發行債券和發行私募基金可謂各有利弊,發行債券的話,如果掙了大錢,隻需要按照票麵利率支付利息就行了,大部分利潤都是自己的。

不過一旦投資失敗,那所有的風險也是自己的。

私募基金則是所有的利潤和風險都是大家一起承擔,本來楊毅還擔心自己弄個私募冇人認購,現在正好趁著這個機會探探這些衙內的口風。

“做生意哪有不承擔風險的?”張少宇介麵道:“既然大家都是朋友,當然要一起承擔風險。我們拿固定收益,卻把風險丟給你一個人,那還是朋友嗎?”

張少宇想和楊毅合作的心情甚至比曹俊明更強烈。可惜時珍藥業這輛列車已經開始加速,不可能再上去了,他隻能退而求其次,在其他方麵與楊毅合作了。他之前拉楊毅入股銅礦也是這個意思。

“不管是私募基金還是企業債券,我都買,楊毅你隻管發。”王鵬輝也附和道。

“是啊,楊先生,不管是什麼,你隻管發行,到時候我老董第一個去認購。”董金龍得罪了楊毅,本來都打算拿兩千萬出來賠償了。後來是楊毅放了他一馬,所以彆說楊毅的基金有可能掙大錢,哪怕一分錢掙不到,甚至是钜虧,他也是一定要認購的。

“好,那這幾天你們先幫我宣傳一下,看看有多少人願意認購,我週一就安排人去走流程。”楊毅的投資公司雖然也有私募牌照,但是他在證監會根本冇有熟人,所以走流程的事還是要交給歐陽敬亭。

“好,合作愉快。”眾人一起舉杯。

這頓飯吃的皆大歡喜,賓主儘歡,兩箱茅台幾乎喝的乾乾淨淨。就連胡澤陽和黃月波都喝了不少。

不過敬他們酒的基本都是八麵玲瓏的老董,張少宇他們三個公子哥隻是在黃月波他們敬酒的時候端杯意思一下,並不會主動回敬。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兩撥人根本不是一個圈子的。如果不是楊毅的關係,黃月波和胡澤陽根本冇機會和三位公子哥坐在一起吃飯。

不過胡澤陽他們三人卻冇有絲毫的不滿。他們今天的收穫已經遠超預期了,所以對楊毅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從黃月波那裡聽說,楊毅想讓自己去葉雨桐的投資公司實習後,胡澤陽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的答應下來。他已經決定了,自己一定要幫楊毅找到一個好的投資項目,大賺一筆。

飯局結束之後,楊毅本來想開車把黃月波他們送回學校。卻被董金龍攔了下來,他非要親自去送黃月波他們,說和兩位老弟一見如故,要再聯絡一下感情。

所有人都離開後,曹俊明卻冇有走,他反而拉開楊毅的車門上了車。

“你該不是手癢,想要和我切磋一下武功吧?”楊毅笑著問道。

“我連秦六都打不過,跟你切磋不是自取其辱嗎?”曹俊明笑道:“我是想問問你,輝隆藥業的股價什麼時候能跌下來?你們到底是怎麼計劃的?”

“你不會也佈局空單了吧?”楊毅失笑道。

“不多,五千萬。”曹俊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