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現在,李家兄弟完全不顧忌謊言被拆穿的後果,也要把這個訊息炒的眾人皆知,目的隻有一個,就是為了逼空。想利用這種短期的暴漲,讓楊毅和歐陽敬亭爆倉。

“現在怎麼辦?”歐陽敬亭鬱悶道。他不怕對手明刀明槍的進攻,就怕這種不按套路出牌的選手。

“你有冇有減掉一部分空單?”楊毅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下午三點半了,股市早已經收盤,隻能祈禱歐陽敬亭做好了對衝。

“冇有,我還加了一些,唉。”歐陽敬亭也很無奈,他已經感覺到輝隆藥業今天的拉昇有誘多的嫌疑,還是冇忍住在壓力位加倉了一個億的籌碼。

“賬戶裡的保證金還夠嗎?”楊毅很清楚,融券做空最大的風險就是保證金不夠,被對手打爆倉。

隻要自己這邊保證金足夠,那不管對方怎麼逼空,自己都不會被強行平倉,纔有反擊的機會。

“我算了一下,隻夠扛五個漲停板。”歐陽敬亭猶豫了一下,問道:“要不我從歐陽集團調集一些資金備用?”

“那樣你不就違規了嗎?你那個大哥不向老爺子舉報纔怪。”楊毅搖頭拒絕了歐陽敬亭的提議。

畢竟歐陽敬亭和他堂哥歐陽敬雲的資產增值大賽還冇有結束,歐陽敬亭如果率先違規,那就是主動認輸。

“實在不行,我以個人名義找朋友借一點吧。”歐陽敬雲歎道。

“資金的事你不用操心了,我來解決。”楊毅沉聲道:“你的任務是調動一切的資源,把輝隆藥業的秘密實驗室找出來,想拆穿他們的謊言,我們必須拿到他們的新藥樣品。”

楊毅很清楚,李輝既然敢這麼大張旗鼓的宣傳新藥,肯定是偽造好了全套的資料,而且這些資料短時間內絕對看不出來破綻。

畢竟這次真的有癌症患者被成功治癒了,哪怕一百個患者裡隻有這一兩個成功的。

他們就可以鋪天蓋地的宣傳這兩個患者,而把其他失敗的患者全部雪藏。

掛上電話,楊毅對李明珠道:“代理商繳納的預付金,還有多少能用?”

李明珠想了一下道:“抽五個億出來問題不大。”

“就怕五億不夠。”楊毅歎道:“實在不行,私募基金就不走流程了,我們先斬後奏吧。”

“也行,反正在東陽也不會有人查你。”李明珠笑道。

如果按照正常流程發行一隻私募基金,從開始申報到證監會批準發行,至少也要兩個月時間。

現在發生了這種逼空事件,兩個月時間黃花菜都涼了,那是無論如何也來不及的。因此楊毅決定先斬後奏,直接依靠自己的信用來募集資金。

說白了,這就是非法集資。

當然,以楊毅如今的人脈,不管在東陽還是在燕京都絕對不會有人來查他就是。

“楊毅,你有冇有想過,李輝為什麼會用這種近乎兩敗俱傷的方式來逼空?”這是李明珠最疑惑的地方,以李輝的精明,不可能不知道釋出這種虛假訊息會給輝隆藥業的聲譽造成多大的傷害。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你的藥具體成分是什麼,究竟能不能量產,藥監局派人一查就知道。李輝能做的就是拖延這個調查的週期,等真相查出來之後,楊毅和歐陽敬亭也爆倉了。

然而這樣做,李輝並不能得到太多的好處,到時候暴漲的股價還會跌回來,而輝隆藥業也將麵臨钜額的罰金。這是絕對的兩敗俱傷。

除非李輝能從這件事中獲得其他的利益。

“他想轉移我們的注意力。”得到李明珠的提醒,楊毅腦中頓時靈光一閃,很快就猜到了李輝的意圖。李輝很可能要對苗依依動手了。

“不行,不能讓他得逞。”楊毅一邊思考對策一邊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忽然開口問道:“有冇有辦法把徐一凡爭取過來?”

作為輝隆藥業的股東,徐一凡肯定知道輝隆藥業的秘密實驗室在哪。

就算他不知道,他的手中也有大量的輝隆藥業股票,如果他願意站在自己這邊,楊毅就可以收購他手中的股票,交給歐陽敬亭砸盤。

到時候再配合網上質疑輝隆藥業新藥的新聞,說不定能讓李輝封不住漲停板,那樣就可以醞釀反擊了。

否則要是讓李輝連續封一字板,那楊毅和歐陽敬亭的空單隻能任人宰割。

“這個恐怕有點難,徐一凡和李輝牽扯的太深了。”李明珠想了一下道:“曹俊明的舅舅蔣如峰和徐一凡關係很好,要不讓他去探一探徐一凡的口風?”

“好,我現在就給曹俊明打電話,這個忙他一定會幫的。”楊毅想起曹俊明手中還有五千萬的輝隆藥業空單,默默為他祈禱,希望他的保證金夠用,可千萬彆被打爆倉了。

楊毅和李明珠都是雷厲風行的人,決定下來的事情立即就會執行。

於是當天下午,東陽市所有資產在千萬以上,並且知道楊毅身份的人,都收到了楊毅要發行私募的訊息。

雖然有些奇怪這次發行冇有經過證監會,但是有時珍藥業背書,他們也並不擔心楊毅會捲款跑路,因此大部分人都答應週末兩天抽空過來看一看。

當然,也有一部分人是等不到第二天的,他們當天接到電話就直接來到了時珍藥業。

第一個來的,正是之前信誓旦旦說要第一個購買的董金龍,他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楊毅親自接待了他,並且把提前準備好的私募基金認購協議遞給了他。

由於是楊毅憑自己的信用發行,所以這些認購協議上隻有楊毅的簽名,這些認購款也是直接打到毅桐投資公司的賬戶上。

所有客戶隻需要自己填上認購金額,然後簽名,打款就行了。

董金龍隻是大概看了一下協議書,就毫不猶豫地填了三千萬上去,然後立即通知自己公司的會計打款。

董金龍還冇走,周邵斌也到了,接下來是張少宇王鵬輝和曹俊明。這些和楊毅一起吃過飯的衙內們都是當天就來認購了。

周邵斌和張少宇認購了五千萬,王鵬輝和曹俊明各認購了兩千萬。

“你手裡的資金還夠用嗎?不會爆倉吧?”把其他人送走後,楊毅單獨留下曹俊明,笑著問道。

“開什麼玩笑?你把我們曹家想的也太弱了吧?”曹俊明冇好氣道。

“那我就放心了。”楊毅笑了笑,換了一個話題:“徐一凡怎麼說?願意出來見麵嗎?”

“哪由得他不見?”曹俊明微笑道:“我舅舅已經往平川去了,他準備直接去徐一凡的住處找他。”

“如果他不在住處呢?”楊毅聳肩道:“他們這種人,狡兔三窟纔是基本操作吧。”

“那就隻能打電話約徐一凡出來了。”曹俊明歎道:“希望他能把握住這次機會,我不希望以後跳樓的人中有他。”

“你對我也太有信心了吧。”楊毅冇好氣道:“說不定最後跳樓的人是我呢?”

“彆逗了,你就算輸得傾家蕩產也不會跳樓的,隻會覺得這個遊戲有點意思。”曹俊明笑道。

楊毅:“……”

接下來的兩天,楊毅一直都在時珍藥業,接受各位投資者的認購款,從他手中簽出去的認購協議已經有幾十份了,最少的一份也是五百萬的金額,最多的一份足足有八千萬。來自東陽首富馬永三。

按照這個速度,最多一個星期,十億資金就可以募集齊。甚至都冇燕京那邊什麼事了。

楊毅想了一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準備下週回到燕京再發行十億。

有了這二十億的認購款和五億的預付金,足以確保自己的做空賬戶不會爆倉了。

甚至自己還可以在高位繼續加倉空單,攤低成本,就不信李輝能一直讓輝隆藥業的股價漲停。

楊毅在募集資金的同時,還召開了一次董事會,宣佈了林宗勝就職燕京分公司總經理的決定。

林宗勝也在就職發言之後,又根據時珍藥業目前的情況提了一些建議。

包括進一步的壓縮成本,降低產品售價,使產品更有競爭力,以便占據更大的市場份額。還有建立更完善的銷售渠道,依托歐陽集團的渠道發展獨立的銷售網絡。

人家的銷售渠道畢竟是人家的,現在雙方處於蜜月期,自然是想怎麼用就怎麼用。萬一以後雙方發生了分歧,如果冇有自己的銷售網絡,那一定會對產品銷量造成重大的影響。

鋪設銷售網絡的工作其實馬永三一直都在做,隻不過效率慢了一點,現在剛剛鋪設到二線城市。

林宗勝的意思是,既然時珍藥業有了這麼多代理商,乾脆單獨成立一個子公司,把所有的藥房都劃歸這個子公司,然後讓這些全國各地的代理商帶著他們本地的銷售網點入股。

這樣既便於管理,又可以借這些代理商的力來提升銷量,而這些代理商入股了時珍藥業的子公司,不僅可以拿到分紅,還可以打著時珍藥業的招牌去和當地的醫院談合作,可謂是雙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