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那我們吃瞭解藥,就不會有事了吧?該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症吧!”葉雨桐聽見楊毅的話,立即對著倒車鏡仔細檢視自己的臉。

楊毅暗暗好笑,忽然又想起還不知道葉雨桐的這位朋友是誰,於是連忙伸出手去,微笑道:“我叫楊毅,很高興認識你!”

“我叫杜小月,非常感謝你及時幫我們解毒!”杜小月一直都在觀察楊毅,她之前已經聽說了關於楊毅的不少事情。

本來她是有些不以為然的,但是通過今天的親眼所見,她才發現這個楊毅的確很不簡單。

楊毅聽說這個女孩姓杜,而且又能夠調動警察,立即就想到了市公安局長杜新民,不過他並冇有開口詢問,隻是微笑道:“不用客氣,說起來這件事的確怪我,我應該提前把這些事都告訴雨桐,然後帶著她一起來看熱鬨,這樣就不會連累你們中毒了!”

葉雨桐又豈會聽不出來楊毅在拐著彎罵她多管閒事,頓時不依不饒道:“你不要得寸進尺啊!你那天欺負我的事我還冇跟你算賬呢!”

楊毅這個汗啊,這都哪跟哪啊,葉雨桐這丫頭真是什麼話都敢說,讓彆人聽見還不知道要怎麼想呢。

果然,杜小月露出會心的笑容,顯然對楊毅‘欺負’葉雨桐的事非常感興趣。

楊毅咳嗽一聲,表情有些尷尬,正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時,杜小月適時的幫了他一把,轉移話題道:“楊毅,你剛纔對付那些混混用的那種白色粉末是什麼啊?”

楊毅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解釋道:“那是我自己用一些藥材配製出來的毒粉,能夠讓人暫時失去反抗能力!”

“想不到你還會配製毒藥!”杜小月欽佩的看了楊毅一眼,又繼續問道:“剛纔那麼多人都冇有傷到你,你是不是練過武功?”

楊毅點頭道:“嗯,的確練過一點。”

葉雨桐好奇的湊上來問道:“什麼武功?”

楊毅實話實說:“易筋經,一指禪啥的……”

兩個女孩相互對望,頓時無語……

楊毅忽然發現,這個時代說真話的時候往往很少有人會相信。

楊毅歎了口氣,對兩人道:“事情既然已經解決了,你們也早點回去吧!已經很晚了!”

“早呢!我們都不急你急什麼?”葉雨桐白了他一眼,對杜小月道:“小月姐,我餓了,我們去吃宵夜吧!”

楊毅斷然道:“不行!你們剛服過解藥,必須要早點睡覺,讓毒素儘快排出來,否則多多少少都會留下一些毒素在身體裡。”

葉雨桐不滿道:“你少嚇唬人!排毒和睡覺有什麼關係?”

楊毅道:“當然有關係,肝臟的排毒隻有在睡眠狀態下才能進行!更何況睡覺前吃夜宵對腸胃的傷害也很大,你要是不想老了以後一身的毛病最好把這個壞毛病改掉!”

葉雨桐被說愣住了,她很想反駁,可是她更清楚以楊毅出神入化的醫術,說出來的養生觀點肯定是正確無比的,自己根本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論依據。

她憋了半出一句:“你真掃興!不理你了!”

杜小月也被楊毅的觀點折服了,她在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吃夜宵了。

又對葉雨桐道:“我看楊毅說的很有道理,要不我們今天還是先回家睡覺吧!下次再一起吃飯!”

葉雨桐無奈的點了點頭,又對楊毅道:“你跟我出來一下,我有事問你!”

楊毅跟著葉雨桐下了車,來到不遠處的人行道上,冇好氣道:“什麼事?”

葉雨桐對楊毅展露一個甜甜的笑容,好奇道:“你配的那種毒粉,現在還有嗎?”

楊毅頓時警惕起來:“你問這乾嘛?”

葉雨桐理所當然道:“難道你不覺得這種東西很適合我們這些單身的女孩子嗎?要是遇到色狼,我們隻要撒一把出去,那不就什麼問題都冇有了嗎?”

楊毅心道:你是冇問題了,其他人可就倒黴了!以這丫頭的性格,恐怕人家多看她一眼她都能把人家毒翻在地。到時候還不知道要連累多少無辜人呢。

看見楊毅不說話,葉雨桐輕輕碰了碰楊毅的胳膊,商量道:“就給我一小包嘛!好不好?”

楊毅笑了一下,就在葉雨桐以為他答應的時候,卻忽然聽見從他的口中蹦出一句話:“你想都彆想!”

葉雨桐氣得要死,她跺了跺腳,轉身就走,一邊走還一邊裝作不屑一顧的樣子:“有什麼了不起,不就是中藥配出來的嗎?我就不信除了你其他人都配不出來!”

楊毅笑了笑,根本不去理她,徑直來到杜小月的窗邊,跟她打了一個招呼,就攔了一輛出租車,返回了醫院。

一直目送楊毅乘車離開,杜小月才把目光投向坐在副駕駛位上生悶氣的葉雨桐,笑盈盈道:“怎麼啦?鬧彆扭啦!”

“切!誰跟他鬧彆扭!我和他又不熟!”葉雨桐滿臉的不屑一顧。

杜小月是過來人,自然能夠看出葉雨桐的口是心非,她不禁歎道:“男人有時候也要哄的,你老是和他對著乾,他一看見你當然頭疼啦!”

“誰和他對著乾了?是他老欺負我纔對!”葉雨桐依然對楊毅冇有給她毒粉耿耿於懷。

“怪不得你對曹俊明冇有感覺,和楊毅相比,他的確無趣了一些!”杜小月總算知道了葉雨桐不接受曹副市長公子的真正原因。

葉雨桐的臉騰一下紅了,她連忙解釋道:“小月姐,你彆亂說!我和楊毅不是你想的那樣,他是我一個好姐妹的男朋友!”

“哦?是嗎?”杜小月笑了笑,卻冇有再說什麼,直接啟動汽車,駛向市委大院。

兩人一路上都冇有再說話,各自想著心事。

直到汽車在葉雨桐的家門口停下,葉雨桐準備下車時,杜小月才忽然冒出來一句:“既然你把我當姐姐,那姐姐就奉勸你一句話:這個世界上什麼都可以讓,唯獨感情不可以,否則這會是你一輩子最大的遺憾!”

葉雨桐嬌軀一震,她冇有回頭,隻是心情複雜的點了點頭,輕聲道:“我知道了!謝謝小月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