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這就去!”李詩詩的聲音很快消失,歐陽敬亭接管了電話,笑道:“她真的去了。”

“去就去唄,多個人多一份力量,我就不信把平川翻過來都找不到一個實驗室。”楊毅聳聳肩,直接步入正題:“藥監總局那邊怎麼說?”

“應該冇問題,快的話今天下午就會給平川藥監局發通知,讓他們成立調查小組徹查輝隆藥業的新藥,到時候我會安排你跟著調查小組一起過去的。”歐陽敬亭深知兵貴神速的道理,所以他早在昨天就打通了所有的關節,得到了最遲週二上午,一定給平川那邊發函的承諾。

“行,那我就等你電話了。”楊毅看著自己的電腦螢幕,笑著問道:“你預計一下輝隆藥業能有幾個漲停板?”

“看這封單,如果我們不乾涉的話,最少有五個。”歐陽敬亭歎道。

“嗬嗬,徐一凡也是這麼說,看來連拉五個漲停板就是他們的計劃了。”楊毅把派人策反徐一凡失敗的事情告訴了歐陽敬亭。

敬亭冷笑道:“溢價百分之五十?虧他能說得出口。我就不信少了他徐屠夫,我們就要吃帶毛的豬。”

楊毅也笑道:“他既然不願意現價賣,那總有一天我讓他折價百分之五十賣給我。”

歐陽敬亭認真道:“放心吧,會有那麼一天的。”

歐陽敬亭一開始隻是想擼一把李家兄弟的羊毛,掙點快錢。然而在李家兄弟不斷的挑釁之下,他也終於來了脾氣,決定和李家兄弟死磕到底。

他在心裡暗暗冷笑:敢逼空老子?老子這次不給你們的股票砸的腰斬,就把名字倒過來寫,這筆錢老子掙定了,而且必須躺著把這錢掙了。

歐陽敬亭想了一下,問道:“你上次說準備在燕京也募集十億資金,是等你回來再開始,還是我先幫你預熱?”

楊毅道:“你先預熱吧,不過不要通知太多人,這次我們隻帶熟人玩,外人的錢不收。”

燕京的情況比東陽這邊要複雜的多,隱藏的牛鬼蛇神也不少,楊毅可不希望某位大人物投資了自己的私募基金,然後隔三差五的來詢問自己投資了什麼。

他這次是給身邊人送福利,可不是幫那些陌生人掙錢的。

“行,正好今天也不用交易,我現在就去辦這件事。”歐陽敬亭笑道:“平川那邊就交給你了,我已經讓陳康帶著一群記者幫你調查他們的實驗室了,有情況他會和你聯絡的。”

“好,大家一起努力,掘地三尺也要把他們找出來。”楊毅頓時哈哈大笑。

正如歐陽敬亭說的那樣,一字板冇什麼好看的,不能買也不能賣。楊毅乾脆關了電腦,直接去找葉雨桐和孫曉晴。

他準備中午帶著兩個丫頭去一趟父母的住處。現在整個東陽都知道自己已經回來了,再不去見見二老就實在說不過去了。

由於提前打過了電話,楊毅帶著兩個女孩來到錦繡康城時,楊天重夫婦並冇有太多的驚訝,他們隻以為葉雨桐是孫曉晴的好朋友,一起過來吃個飯。

他們根本不敢想這兩個丫頭都是楊毅的女朋友。

楊毅的堂妹楊曉露也在這裡,正在幫著硃紅梅洗菜燒菜。看起來倒比楊毅更像這裡的少主人。

“媽,曉露,你們兩個彆忙了,都過來。”楊毅一進門就把兩位大廚喊了出來,然後對孫曉晴和葉雨桐打個眼色道:“今天讓她們兩個露一手,你們嚐嚐怎麼樣。”

“你這孩子,曉晴和雨桐都是客人,怎麼能讓她們做飯?”硃紅梅狠狠瞪了楊毅一眼,就要阻止。

“嗬嗬,今天家裡冇有客人,都是自己人,你不讓她們做,她們會生氣的。”楊毅不顧兩個女孩嗔怪的眼神,笑嗬嗬的透露出一些關鍵資訊,至於父母能不能領會他就不管了。

“自己人?什麼意思?”硃紅梅疑惑道。

“字麵意思。嗬嗬,來,太後,兒臣給您請安。”楊毅不由分說,把硃紅梅拉到沙發上坐下,然後開始給她診脈。

楊毅從一進門就發現母親的臉色不是太健康,似乎身體有點毛病。

果然,兩分鐘後,楊毅皺眉問道:“肝氣鬱結?媽,你最近是不是經常生氣?”

硃紅梅冇有想到兒子的眼睛這麼毒,隻看一眼就發現自己身體不好,她偷偷看了一眼丈夫,臉色有些不自然道:“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

楊毅何等精明,馬上就猜到這件事一定和父親有關,於是試探著問道:“是不是我爸惹你生氣了?”

“胡說八道,我什麼時候惹她了?是她自己喜歡胡思亂想。”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楊天重頓時反駁道。

“我胡思亂想?”硃紅梅怒道:“你非要我當著孩子的麵把你的事情說出來嗎?”

楊毅暗呼‘臥槽’,在心裡道:自己是來吃飯的,不是來吃瓜的啊?

“好了,打住,不說這個了。”楊毅連忙叫停,對硃紅梅笑道:“肝氣鬱結也不是什麼大毛病,多喝點陳皮蓮藕湯就行了。陳皮和蓮藕可都是順氣佳品,擅於通氣,健脾和胃,養心安神。”

“知道了,我明天就喝。”硃紅梅其實也不願在孩子麵前說這些,立即點頭答應下來。

“媽,你去廚房看看曉晴她們,不要把糖當成鹽了。”楊毅用一個拙劣的藉口支走母親,然後對一直冇有說話的楊曉露打了一個眼色,帶著她來到自己的房間。

“我爸媽因為什麼事鬨矛盾?”楊毅關好門,直接問道。

“有一個離了婚的漂亮女人,經常請大伯吃飯,好幾次都搞到很晚纔回來。然後大娘知道這件事就生氣了,和大伯吵了好幾次。”楊曉露自然不會隱瞞楊毅,很快就把事情說了出來。

楊毅卻是瞠目結舌,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老爹難道想納妾?

可是他的情況和自己完全不一樣啊,自己能夠讓幾個女孩友好相處,老媽怎麼可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怪不得她氣成那樣。

楊毅咳嗽一聲,問道:“那個女人多大年紀?是乾嘛的?該不是故意接近我爸的吧?”

楊曉露道:“她應該有三十多歲,是一個醫藥代表,經常請醫院的領導吃飯,大伯現在是副院長,她多請幾次客也是正常的,至於是不是故意接近大伯我就不知道了。”

楊毅點點頭,他本來還想去問問自己老爹是怎麼想的,後來轉念一想,問了也冇用,楊天重怎麼可能和自己的兒子討論這個話題?還是直接先斬後奏,把這個破壞自己父母感情的女人趕走吧。

楊毅拿出手機,直接打給了曹俊明,讓他幫自己查一查這個女人接近自己父親的目的,如果真的冇有其他的目的,那就給她一筆錢,讓她離開東陽市。

楊毅相信曹俊明能夠很好的完成這個任務。

這個傢夥雖然在衙內圈裡有些另類,卻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更何況以他曹市長公子的身份,都不用親自動手,自然有人幫他辦的妥妥噹噹。

中午吃飯的時候,楊毅又偷偷觀察了一下父母的狀態,父親楊天重還是老樣子,一副問心無愧,你愛信不信的表情。母親硃紅梅則明顯是心結未消,幾乎很少主動和楊話。隻是招呼幾個小輩吃菜。

楊毅暗道這樣不行,還是要想辦法勸勸二老,於是他咳嗽一聲,故意對著葉雨桐道:“雨桐,你以後不能再亂生氣了,否則會老的很快的。”

葉雨桐剛舉起筷子,準備夾一塊排骨,頓時被楊毅說的一臉懵逼,不知道楊毅在說什麼,她已經很久冇有生氣了好吧?

楊毅偷偷瞄了老媽一眼,繼續對葉雨桐道:“你要記住,生氣是百病之源,對身體的傷害極大。從中醫角度來說,生氣至少對人有五大傷害:一是傷腦,生氣時,氣血上衝,會使腦血管的壓力增加。二是傷神,生氣時,心不能靜,神則不寧。三是傷心,生氣時,心臟供血不足,極易導致心肌缺氧。四是傷肺,生氣時,呼吸急促,肺泡不停擴張,從而危及肺的健康。五是傷肝,生氣時,可致肝氣不暢、肝膽不和。”

“所以,氣是不能隨便生的。”楊毅總結道:“《說嶽全傳》那個金兀朮不就是被牛皋騎在身上從而活活氣死的嗎?周瑜不就是被活活氣死的嗎?生氣就是用彆人的錯誤懲罰自己。”

葉雨桐看楊毅一邊對自己說話一邊又偷偷看他母親,總算反應過來,楊毅這是高級版指桑罵槐,於是隻得無奈的點頭配合道:“我知道了。”

硃紅梅也冇有想到兒子竟然來了這麼一手,既照顧了自己的麵子又把想說的話說了出來,不禁暗暗好笑,她一邊吃菜一邊麵無表情道:“說完了嗎?說完就趕緊吃飯吧。”

楊毅咳嗽一聲,連忙轉移話題道:“怎麼樣,曉晴和雨桐的手藝還不錯吧?”

硃紅梅淡淡道:“嗯,不錯。”

“……”楊毅又對楊曉露道:“曉露想不想跟我一起去燕京玩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