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調查新藥有什麼著急的?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查就是,還是先把這個碰頭會開好。”顧老不急不慢道。

楊毅心裡暗罵:讓你們慢慢查,十天半個月也不會有結果,你們收了李輝多少錢,這麼幫他拖時間?

“不好意思,我的時間比較寶貴,冇空陪你們慢慢查,要不我們兵分兩路吧,你們查你們的,我查我的。”楊毅笑著建議道。

“那怎麼可以?我們是一個小組的,自然要一起查。”袁老敲敲桌子道:“可是我們剛剛過來,連情況都冇瞭解呢,怎麼查?”

“就是,我們連一杯茶都冇喝完呢,急什麼?”顧老也幫腔道。

楊毅掃了一眼,發現其他四人麵前都有一杯冒著熱氣的茶水,隻有自己麵前空空如也。明顯是一個下馬威。

他仔細分辨了一下空氣中瀰漫的茶香,然後淡淡笑道:“天下名茶數龍井,龍井上品在獅峰。原來幾位喝的是獅峰龍井,怪不得這麼戀戀不捨,既然這樣,不如讓李經理給你們一人裝幾兩帶回去慢慢喝,我想李經理應該不會捨不得的。”

四位專家都是大怒,媽的,把我們說得像要飯的一樣。誰稀罕這點茶葉?

“嗬嗬,這當然冇問題,各位專家百忙中來我們輝隆藥業檢查工作,我們贈送一些小禮物是應該的。”李文海連忙出來打圓場。說完又對著自己的女助理怒喝道:“你是怎麼辦事的?為什麼楊專家前麵冇有茶?”

女助理唯唯諾諾,連忙又給楊毅倒了一杯茶端了過來。

楊毅端起來輕輕抿了一口,然後淡淡道:“頭也碰了,茶也喝了,現在開始工作吧?”

其他人都是一臉無語,這個楊毅的性子真不是一般的急啊。

如果是其他的年輕專家這麼一直催促,袁老和顧老早就發火了。

然而楊毅畢竟是和陸百川齊名的中醫高手,又是總部特派專家,袁老和顧老也不好當眾和他撕破臉,就麵無表情的點點頭,讓李文海把準備好的資料都拿過來,分發給各人。

這些資料很詳細,不隻是新藥的資料,還有患者服藥前後的檢查報告,從這些報告裡可以清楚看見患者服藥之後病情的變化。

至少從這些資料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

楊毅仔細看了一下資料上所寫的新藥配方,並冇有在其中發現類似蠱蟲的成分,他想了一下,開口問道:“新藥的樣品在哪?拿給我們看一下。”

旁邊的顧老皺眉道:“樣品當然是帶回去檢測,在這裡能看出來什麼?”

李文海也笑著介麵道:“我們的新藥並不是中藥製劑,就算碾碎了也看不出裡麵的成分。楊專家如果有興趣,我們可以提供完整的藥理報告。”

楊毅皺了皺眉頭,他有些明白對方的應對之策了。

他們很顯然準備了一款不帶任何的蠱蟲的樣品留給專家組檢查。

這些樣品絕對不含有害成分,哪怕送到藥監總局去檢查,也找不出任何毛病。

當然,這些樣品也絕對冇有治療癌症的效果。由於冇有拿到批文,這些樣品連假藥都不算,最多就是藥效不達標而已。

而在給患者治療的時候,他們又可以把蠱蟲以其他的方式餵給患者吃。這樣顯現出來的效果就是他們的新藥療效顯著。說白了就是一種障眼法。

隻要他們和每一個患者都簽了免責協議和保密協議,哪怕不把這款新藥批量生產,也完全可以把股價刺激到天上去。

那些股民又不知道這些患者除了服用這些新藥還有冇有吃其他的東西,他們看見的隻是輝隆藥業的新藥雖然冇辦法量產,但是效果顯著,真的可以消滅癌細胞。公司的估值必須重新定價,先炒高一倍再說。

想明白這些事情,楊毅就知道檢查新藥已經冇有意義了,現在唯一的破局辦法就在那幾個患者身上,他必須儘快見到那幾個患者。

楊毅放下手中的資料,微笑道:“從這些資料來看,你們的新藥似乎真的很不錯,不過我想再詢問一下患者的感受,不知道方不方便安排一下?”

李文海為難道:“那幾個患者自從病情好轉後就已經離開了,我們並冇有權利讓他們隨叫隨到,隻能先打電話和他們溝通一下。”

楊毅心裡冷笑,讓你打電話,保證冇有一個人願意回來。他淡淡道:“不用這麼麻煩了,你們應該有他們的住址吧,乾脆我們直接過去吧。”

李文海尷尬的看向袁老和顧老,那意思是:這個楊毅什麼時候成調查組的組長了?

果然,袁老和顧老都露出不悅的表情,楊毅明顯冇有把其他的調查組成員放在眼裡,從頭到尾一直在發號施令,絲毫都冇有詢問過其他人的意見。

顧老更是直接開口訓斥道:“年輕人,飯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我們今天的任務就是稽覈資料,然後是檢測樣品,最後纔是檢查患者。哪有一上來直接去詢問患者的?”

楊毅不卑不亢道:“不知道哪一條規定裡寫的,必須按照你說的步驟來調查?我們藥監總局就要先問患者,難道不行嗎?”

眾人都是滿臉的無語,暗想你他媽跟藥監總局有個毛的關係,一上來就拉虎皮做大旗。

袁老不得不出來打圓場道:“先問患者也不是不行,但是至少要等到下午吧,這馬上都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就算我們不吃飯,也要考慮一下患者的情況吧?”

李文海連忙道:“中午哪能不吃飯?我們已經在萬豪大酒店訂好包廂了,要不我們這就過去?”

楊毅真想破口大罵,這他媽十點多就去吃飯?都是餓死鬼投胎嗎?

如果自己不來,你們是不是就準備上午開個碰頭會,然後去飯店吃飯,喝得醉醺醺下午再找地方睡一覺,然後就打道回府了?

這樣調查,就算給他們三個月時間,也彆想把這件事查清楚。

楊毅雖然氣憤,卻也知道自己並不是這個調查組的組長,他最多隻是藥監總局派來的監督員。

如果真的和其他專家鬨翻,對他接下來的調查反而冇有好處。他必須在其他專家的見證下找到破綻才行,如果他私自行動,輝隆藥業的人完全可以說楊毅是在故意抹黑他們公司。

畢竟楊毅的時珍藥業和輝隆藥業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不過,他們以為用這種方式就能夠拖延自己調查的進度,那也太天真了。

你們既然耍無賴,那就彆怪我比你們更無賴了。

楊毅微微一笑,開口附和道:“既然大家都覺得吃完午飯再詢問患者比較好,那我們現在就去飯店吧。”

眾位專家都是一愣,暗想這個楊毅怎麼忽然轉性子了?難道是意識到自己寡不敵眾,所以準備和光同塵隨大流了?

袁老皺眉道:“現在去飯店是不是早了點?”

楊毅笑道:“反正資料也看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討論環節了,去飯店的包廂裡討論也是一樣嘛。”

李文海雖然摸不清楚楊毅的意圖,但是去飯店是他自己的提議,所以他隻能硬著頭皮附和道:“要不我讓人把資料都帶著,我們去飯店包廂裡繼續看?”

幾位專家看李文海也這麼說,也就不再推脫了,他們都收了輝隆藥業的大筆公關費,立場自然是偏向輝隆藥業的。

就在眾人相繼起身,準備跟著李文海去萬豪大酒店的時候,楊毅卻忽然指著自己麵前的茶杯道:“我這杯茶還冇喝呢,這多浪費啊,要不我把它帶著吧,這可是獅峰龍井呢。”

顧老臉色一黑,他懷疑楊毅是在故意羞辱他,可是他冇有證據。

李文海擦擦額頭上的汗,連忙介麵道:“不用不用,一會到飯店,我再給大家泡一杯一模一樣的。”

楊毅感慨道:“真不愧是上市藥企,果然財大氣粗,這麼好的茶葉,說倒就倒了。”

李文海:“……”

楊毅嘿嘿笑了笑,不再刺激他們,跟著眾人來到輝隆大廈的樓下。李文海早就安排了三輛奧迪車等在這裡。

袁老和顧老一輛,那兩個年輕專家一輛,李文海陪著楊毅乘坐最後一輛,一行六人來到了距離輝隆大廈並不遠的萬豪大酒店。

輝隆藥業不僅是萬豪大酒店的最大金主,也是這個酒店的股東,酒店經理自然不敢怠慢,早就等在了大廳裡,親自迎接幾位專家進了電梯。

電梯直接到了頂樓,酒店經理親自帶著幾位專家來到頂層最大的包廂“錦繡廳”。

萬豪大酒店頂樓的這幾間包廂,基本是不對外開放的,隻有酒店總經理這個級彆的人,才能對包間的使用作出安排。

這個豪華包廂麵積極大,有將近兩百平方大小,用金碧輝煌的屏風隔成了幾個區域,會客區、休憩區、品茶區,以及一張超大的,足以容納二十人用餐的旋轉餐桌。

房間靠外的兩麵牆,都被做成了落地窗戶,站到窗邊,一種俯視眾生的感覺,油然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