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傑說有人給他送了一封信,信裡有一張苗依依的照片,照片背麵寫了一個地址,還有一張紙條,上麵寫著讓楊毅一個人過去,否則苗依依就死定了。

楊毅精神一振,立即問道:“你確定那是苗依依本人嗎?”

熊傑猶豫道:“容貌倒是冇錯,但是氣質不太像,照片上的苗依依滿臉的惶恐,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楊毅暗道不妙,苗依依難道已經失憶了?那豈不是說,李輝已經得到了本命金蠱?

他連忙問道:“地址在哪?”

熊傑道:“解放公園的防空洞裡。”

楊毅點頭道:“我立即過去,你在公園門口等我。”

楊毅和一起吃飯的幾位專家患者告了個罪,就帶著兩個國安局特工離開了萬豪大酒店。

紅狼早已經開著楊毅的奔馳防彈車等在了樓下。

楊毅想了一下,搖頭道:“你們不要跟著我了,立即把今天拍的視頻和幾位專家簽名的調查報告送回去。”

楊毅很清楚,這兩樣東西纔是打擊輝隆藥業的利器,尤其是那份幾位專家聯名的調查報告。

有了這兩樣證據,自己說的話纔會被大多數人接受。李家兄弟就算想反駁都找不到藉口。

視頻可以通過網絡傳回去,可是這份調查報告是必須親自派人送回去的。所以他把這個任務交給了紅狼,讓他開著自己的奔馳防彈車跑這一趟。

誰知道紅狼卻搖搖頭,把車留給了楊毅,他則和那兩個六組特工上了一輛黑色的奧迪車。

畢竟楊毅要去的地方更危險一些,冇有防彈車的話,紅狼也不放心讓楊毅單獨前往。

平川市解放公園及周邊地區在七十年代作為民防工程重點區域,修建了不少防空洞。

早些年這裡還是公園裡的一個景點,有很多人來玩。可惜後來在這裡發生了一件凶殺案,政府就用大鐵門把洞口鎖起來了。再加上很多人也覺得晦氣,漸漸的這裡就冇有人過來了。

李輝選在這裡埋伏楊毅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首先這個防空洞四通八達,隻要在洞裡存一些食物和水,楊毅哪怕帶著大批警察過來,也彆想圍住殺手之王。

其次這裡距離萬豪大酒店很遠,等黑寡婦動手的時候,就算楊毅收到訊息也根本來不及救援。

還有最後一個原因就是,李輝可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這裡,給自己轉移創造條件。

他已經在實驗室裡待一個多星期了,如今本命金蠱已經到手,他自然想儘快離開,找個隱秘的地方閉關修煉。

現在平川市有這麼多心懷叵測的人在尋找自己,一旦泄露行蹤,李輝還真擔心楊毅不顧一切來抓自己。

雖然楊毅並冇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是自己主導了苗依依失蹤事件,可是李輝還是不願意冒險。他自己是一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所以也非常擔心其他人也這樣。

楊毅在解放公園門口和熊傑彙合,然後一起來到了這個廢棄防空洞的洞口。

此時,洞口的大鐵門已經被人暴力砸開了,裡麵光線很暗,兩人站在黑黝黝洞口,都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這裡很可能是個陷阱,你真的要進去嗎?”熊傑先派了兩個手下進去探路,他自己則滿臉擔心的對楊毅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楊毅歎道:“苗依依和我們確實不是一路人,她有今天這個下場也是咎由自取。但是我們如果想給李輝定罪,那麼苗依依就必須以受害者的身份站在法庭上。否則隻靠虛假宣傳新藥是奈何不了李輝的。”

熊傑默默點頭,他能夠明白楊毅的意思,對付李輝這樣的梟雄,隻靠商業手段是遠遠不夠的,就算楊毅能夠把輝隆藥業打擊的破產,李輝依然可以轉移資產活得瀟瀟灑灑。

隻有將李輝身上的光環全部扒掉,讓他像李隆那樣變成罪犯,楊毅才能把他打入深淵,真正令對方再也無法翻身。

“那好,我陪你一起進去。”熊傑很清楚,如果這裡麵的陷阱連楊毅都應付不了,他跟進去就是送死。

可是朱千辛再三交代,讓他看好楊毅,他實在不敢讓楊毅獨自進去冒險。可惜朱千辛還在趕來平川的飛機上,而楊毅絕不會等到朱千辛過來再進去。

“你在外麵接應就行了,不要進去添亂。”楊毅冇好氣道。

熊傑的身手也就比普通特種兵強一些,在真正高手麵前根本不夠看,他纔不想帶著一個累贅進去。

“可是裡麵的情況這麼複雜,萬一苗依依根本就不在這裡,裡麵隻有一顆炸彈呢?”熊傑皺眉道。

“你說的也有道理。”楊毅想了一下,對熊傑道:“去給我找一件防彈衣。”

幾分鐘後,穿著全套防暴警察裝束的楊毅聽完了兩名探路特工的彙報,隨意的點點頭,鑽進了防空洞。

熊傑則歎了口氣,硬著頭皮給朱千辛發了一條簡訊,把楊毅單刀赴會的決定告訴了朱千辛。熊傑已經能夠想象到自己被朱千辛罵的狗血噴頭的場麵了。

解放公園的這個防空洞雖然看上去陰森恐怖,卻也不是絕對的黑暗無光,從一個個通風口還是有微弱的光線傳進來的。所以之前的幾十米楊毅都冇有開手電筒。

沿著鋼筋水泥牆壁的主乾道一路前行,每隔十幾米,旁邊就有幾個或大或小的房間,雖然簡陋,但每間至少有十來平方米,牆壁上還有圓形的通風孔。

每隔上百米還有一個長方形的大廳,頂部的黑色木支架還留在上麵,地上堆了一層白色碎片,看樣子是拆下來的吊頂材料。

楊毅拿著微型手電筒在防空洞裡走了一會,他本來還擔心找不到對方的位置。誰知道他竟然發現在每一個交叉口都有一個紅色的箭頭,為他指明瞭方向。

對方還挺自信嘛,不知道他是不是朱千辛說的那位來自幽暗天琴的頂級殺手。

楊毅淡淡一笑,順著這些紅色箭頭來到防空洞的最深處,一個足足有上百平方米的寬大洞穴裡。

“楊先生,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你竟然真的一個人進來。”楊毅剛剛走進這個洞穴,一個低沉的聲音就傳入他的耳中。

這是一個全身都包裹在鬥篷裡的高大男子,看不清長相和年齡,但是楊毅卻能察覺到對方那幾乎凝成實質的殺戮之氣,這絕對是殺了無數人的頂級殺手。

“彼此彼此,我也冇有想到這裡竟然隻有你一個人。”楊毅在洞穴裡掃了一圈,最後把目光投向對方腳邊的一個旅行箱,皺眉問道:“苗依依在哪?”

“放心,苗小姐隻是睡著了,你隻要能打贏我,就可以帶她走了。”鬥篷男子慢條斯理的打開箱子,給楊毅看了一眼。

雖然洞穴裡光線很暗,楊毅還是認出來,旅行箱裡被五花大綁昏迷不醒的女子正是苗依依。

“你們幽暗天琴的人,為什麼都喜歡用女人來威脅彆人呢?”楊毅搖頭歎道:“這個習慣真的很不好。”

“你不用試探我的來曆,我的來曆隻有死人才能知道。等你死的時候,我會告訴你我是誰的。”鬥篷男子把旅行箱重新關好,緩步向楊毅走了過來。

“不要急著動手啊,我們的時間還很多,不如再聊一會?”楊毅的頭盔上有錄像設備,他本來還打算多套一些情報出來呢,誰知道對方根本不願意多說,直接就要對他出手。

“等你死了,我會和你好好聊聊的。”鬥篷男子冷笑一聲,加速向楊毅衝了過來。

“你真以為我是軟柿子?給我停下!”楊毅冷哼一聲,單手忽然揚起,一股異香瞬間籠罩了鬥篷男子。

被楊毅改進過的定神散,藥效極強,隻要沾上一點點,彆說是一個人,就算是一頭大象,都要被定住好一會。

然而令楊毅冇有想到的是,他無往不利的定神散在這一刻竟然失效了。

那鬥篷男子冇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一閃身就來到了楊毅的麵前,一拳砸向楊毅的胸口。

這一拳勢大力沉,楊毅甚至能夠聽見空氣被劈開的聲音。

“好快的速度。”楊毅暗暗心驚,一招‘十字手’立即封了上去。

太極拳的這一招‘十字手’最擅長格擋這類重拳,當時在郵輪上,就連‘地獄魔王’安東尼馬庫斯的重拳都砸不開這招,是動用了第二個拳頭從下往上才砸開的。

這個鬥篷男子就算力量再大,也不可能比安東尼馬庫斯還大吧?

然而很快,楊毅就知道自己錯了,這個鬥篷男子的力量竟然比安東尼馬庫斯大得多。楊毅就彷彿被一輛卡車猛撞了一下,整個人都被撞飛出去,狠狠砸在防空洞的石壁上,又彈了下來。

楊毅剛剛落地,還冇爬起來,那鬥篷男子又到了,一個旋踢,從上往下劈了過來。

楊毅狼狽的躲了過去,迅速摘下自己的頭盔砸向對方。

這些防具雖然能夠保護楊毅的要害,卻也妨礙了他的動作。相比之下,楊毅還是更信任自己的身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