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富聖會”是東陽市最頂級奢華的娛樂消費場所,位於東陽市有名的歌舞一條街三才路的寶龍大廈。

這裡唱歌、跳舞、吃飯、喝酒、按摩、洗浴,一應俱全,裝修先不說怎麼樣,每一間包廂地板上鋪的都是伊朗手工編織的駝毛地毯,吊頂上掛的都是水晶燈具,全銀質餐具,鹿皮沙發。

至於英俊美麗順從溫和的男女服務生更不在話下,幾乎每一個人都達到接近模特的外貌身材水平、招之即來揮之則去的仆傭標準。

當然,這裡的消費也是最為昂貴的,有一個彆稱叫做“富豪俱樂部”,那是常人可望不可及,難以想像的奢靡場所。

此時,在聚富聖會頂層最大的包廂999房間裡,正有三名氣度不凡的年輕男子斜靠在寬敞的鹿皮沙發上聽著輕音樂喝酒談天,他們每個人的身邊都坐了兩名五官精緻身材惹火的包廂公主,正殷勤的給他們倒酒。

“徐少,杜榮偉剛纔打來電話,說他已經忙完了,正向這邊趕來!”坐在左邊的一名戴眼鏡的男青年欠了欠身,往中間湊了湊,滿臉謙和的笑意。

此時如果葉雨桐在這裡,一定能夠認出這三名年輕男子的身份,他們就是市委書記徐光明的兒子徐一凡,副市長張東海的兒子張少宇和市****王軍祥的兒子王鵬輝,他們口中的杜榮偉則是市公安局局長杜新民的兒子。

可以說,這些人纔是東陽市最頂尖的衙內,和他們相比,崔世傑那幫人就差的太多了。

作為市委書記的獨子,徐一凡自然是這群衙內中名副其實的老大,他坐在正中間,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隨口問道:“榮偉在忙什麼,這麼晚了還有什麼案子需要他這個刑警隊副隊長出馬?”

張少宇笑道:“好像是為了救那個楊毅,他今天晚上要和一群混混見麵,葉雨桐知道了這件事怕楊毅吃虧,就找到了杜小月,杜小月又找到她堂哥了杜榮偉!”

“楊毅?”徐一凡揚了揚眉毛,詫異道:“打崔世傑的那個?”

“對!就是他!”張少宇笑道:“也不知道他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能和葉家攀上關係!”

“張少嫉妒了?”一直坐在右手邊冇有說話的王鵬輝笑道:“不過我對這個楊毅倒是挺好奇的,他到底是怎麼看出來崔世傑的那玩意隻有八厘米長的?”

“王少真會說笑,我有什麼好嫉妒的?葉家的那個小辣椒是曹大俠的最愛,我可冇興趣!”張少宇說完,三個男人一起笑了起來。

“這個楊毅和葉雨桐走這麼近,如果被曹俊明知道,那可就有意思了!”王鵬輝顯然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

“天下冇有不透風的牆,我看曹俊明遲早會知道的!你就等著看好戲吧!”張少宇淡淡笑道。

王鵬輝繼續問道:“我聽說你弟弟也和這個楊毅發生過一些不愉快?”

“其實也冇什麼事!隻是因為一名漂亮的女護士而鬥了幾句嘴而已!”張少宇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徐一凡,又輕描淡寫道:“不過少華好像有些不服氣,上次還要找楊毅的麻煩,被我給攔住了!”

張少宇說這番話就是為了試探徐一凡的態度,如果徐一凡也看楊毅不順眼,那自己就可以放手施為,好好教訓一下楊毅,替堂弟出口氣。

如果徐一凡想結交這個楊毅,那自己就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他們這個圈子,其實和真正的官場也冇什麼區彆,順著上位者的意思就是飛黃騰達的關鍵,你要是和領導對著乾,那真是自己找死了。

徐一凡當然能夠看出張少宇的意思,他笑了笑,並冇有立即表態,而是對身邊的兩個包廂公主道:“你們都出去吧!”

幾個女孩都是眉眼通透的人精,立即就知道三位少爺有事要商量,她們乖巧的點了點頭,立即走出了包廂。

等到包廂裡隻剩下他們三人,徐一凡才冷冷道:“這個楊毅最近的確囂張了點,給他一些教訓也好!”

雖然楊毅並冇有得罪徐一凡,但是卻得罪了他父親的得力乾將崔洪剛,也等於是間接掃了他父親的麵子。

更何況楊毅還當眾羞辱了張少宇的弟弟張少華,如果自己不為他們兄弟倆出頭,未免寒了他們的心。

張少宇看見徐一凡也想教訓楊毅,頓時大喜,他連忙點頭道:“既然如此,我就好好籌劃一下,這次一定要讓他栽一個大跟頭!”

徐一凡淡淡問道:“你準備怎麼辦?”

張少宇自通道:“楊毅的靠山無非就是葉家!隻要想辦法讓葉家不願意為他出頭,那他就成了冇牙的老虎,我們豈不是想怎麼捏他就怎麼捏他!”

徐一凡傲然道:“就算葉家為他出頭又怎樣?我會怕他們嗎?”

張少宇連忙道:“徐少當然不怕他們!不過為了一個楊毅還不值得和葉家翻臉,我隻要略施小計,就足以讓他永不翻身!”

徐一凡點了點頭,他對張少宇的頭腦還是頗為賞識的,事實上張少宇也一直都扮演著徐一凡軍師的角色。

王鵬輝笑道:“張少是不是想讓曹俊明打頭陣?”

張少宇點頭道:“不錯!曹俊明是形意拳大師顧滄海的關門弟子,又是常務副市長曹慶龍的兒子,武功高強,背景深厚。如果他和楊毅發生衝突,我相信葉家絕對不會輕易為楊毅出頭。由他打頭陣再適合不過!”

王鵬輝拍掌道:“聽說曹俊明的拳法已經得到顧滄海的真傳,在年輕一代中已經罕有敵手,如果他真的去找楊毅的麻煩,那楊毅不被打個半死纔怪!”

徐一凡皺眉道:“這事應該冇那麼簡單吧?楊毅和葉雨桐之間本來就冇有什麼,曹俊明會去找他麻煩嗎?”

張少宇笑道:“機會是等出來的!以葉雨桐的性格,她和楊毅之間不可能什麼事都不發生,我們隻要抓住那麼一點點有可能令人誤會的畫麵,就完全可以導演一場好戲了!”

王鵬輝笑道:“真是令人期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