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覺得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楊毅還會原價收購你手中的股份嗎?”李輝暗罵徐一凡天真。

這個時候他們這些股東隻有抱成一團死扛,才能避免被楊毅各個擊破。

畢竟輝隆藥業遇到的隻是短期利空,不管股價跌成什麼樣,隻要業績還在,股價最終還會漲回來的,除非楊毅能讓輝隆藥業破產清算。

可是如果按照徐一凡的想法,把股份轉讓給楊毅,先不說楊毅一定會狠砍一刀,哪怕不狠狠壓價,等他拿到了足夠的股份,就會成為輝隆藥業的大股東,到時候李隆不被楊毅踢出局纔怪。

李輝可不想把自己辛苦打拚的企業送給楊毅。

“哪怕是折價,我也要去談一談,我不會坐以待斃的。”徐一凡說完就轉身離開。

李輝用陰冷的目光看著徐一凡的背影,他知道,從這一刻開始,他和徐一凡徹底決裂。

這時候,陳先生走了過來,低聲問道:“李總,要不要把他留下來?”

李輝搖頭道:“不用,讓他去談吧,我也想知道楊毅會開出什麼價來收購輝隆藥業的股份。”

陳先生就不再多說,彙報起另一件事:“黑寡婦已經把那些傭兵全部滅口了,她今天晚上就會離開華夏,您還有冇有其他要交代的事?”

“讓她去查一查殺手之王出了什麼事。”李輝淡淡道:“如果殺手之王真的被楊毅乾掉了,那就把這件事透露給幽暗天琴,我倒要看看,楊毅能不能打贏異能者。”

“好的,我這就去辦。”陳先生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黑寡婦又要了兩千萬美金的活動經費,繼續支付嗎?”

李輝皺了皺眉頭,還是歎道:“給她吧!”

李輝很清楚,這兩千萬是封口費,黑寡婦拿了這筆錢,就不會把李輝牽連進‘特工遇襲案’裡,哪怕以後黑寡婦落到楊毅手中,也絕對不會出賣李輝。

對於李輝來說,綁架苗依依進行人體實驗,雖然被網民罵成狗,卻算不上什麼大罪。畢竟苗依依還健康的活著,他有一萬種說法替自己辯護。

這件事影響的隻是輝隆藥業的聲譽和股價。

而‘特工遇襲案’則不同,一旦讓楊毅查到證據,證明這件事和自己有關,那自己就真的萬劫不複了。到時候絕對不會有任何人幫自己說話的。

李輝歎了口氣,吩咐道:“收拾東西,我們立即離開。”

既然已經和徐一凡決裂,李輝自然不會繼續待在這裡。否則徐一凡要是把自己當成籌碼出賣給楊毅,那自己可就麻煩了。

雖然以楊毅目前掌握的證據,很難給自己定罪。可是他們卻可以弄死自己好不容易纔得到的本命金蠱。這是李輝絕對無法接受的事情。

好在平川是李輝的大本營,他在這裡的藏身處很多,哪怕住上一年,也不會被人找到。

徐一凡雖然冇有想過出賣李輝,但是他想和楊毅談一談的心情卻同樣急切。所以他剛剛離開李輝的藏身處,就給葉雨桐打了一個電話。

本來最合適的中間人是蔣如峰,可惜他上次把蔣如峰得罪的不輕,自然不好意思再找人家。

葉雨桐一直在關注輝隆藥業的新聞,網上的那些帖子她早就看見了,所以一接到徐一凡的電話,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隻不過這件事,隻有楊毅才能決定,她當然不會許諾什麼,隻是答應幫徐一凡遞個話,至於結果怎麼樣,她不保證。

徐一凡隻得鬱悶的掛了電話,他很清楚,葉雨桐在楊毅心目中的分量很重,如果她願意幫自己說幾句話,楊毅一定會給自己留一條生路。

可惜自己之前一門心思抱李家兄弟的大腿,早就把東陽的那些朋友給忘記了。葉雨桐不願意拉自己一把,自己也無話可說。

葉雨桐很快就給徐一凡回了電話,把楊毅的意思告訴了他。

楊毅給了徐一凡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以七個跌停板之後的價格收購徐一凡手中所有的股份。

這也是對之前徐一凡五個漲停板轉讓股份的迴應。畢竟徐一凡說過那句話後,輝隆藥業已經漲了兩個漲停板,現在跌七個板,正好股價腰斬。

第二個選擇就是等跌停板打開的時候,按照當天的收盤價收購。畢竟就算股價打開跌停,也不意味著止跌,說不定換手之後繼續下跌。而且以徐一凡的體量,也很難在盤中把所有股票都拋出去。

楊毅願意以這個價格接盤,也是仁至義儘了。

另外,楊毅隻給了徐一凡24小時的選擇權。超過24小時,就不用選了,一律按照打開跌停板的價格收購。

徐一凡冇有想到楊毅對這個利空的信心這麼足,他就敢保證輝隆藥業的跌幅一定會超過七個板?

徐一凡有些糾結,如果按照七個跌停板的價格轉讓手中所有的股份,他是可以不欠債的。畢竟之前的原始股價格極低,數量也不少。

隻是這樣一來,他就等於白忙活了一場,一點錢都冇有賺到。

如果按照打開跌停板的價格轉讓,那他就要去賭輝隆藥業能夠在七個板之內打開跌停。

賭對了就多賺一大筆,錯了就虧的更多,說不定真的會欠下钜額債務。

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場豪賭啊。

徐一凡想了一下,撥通了輝隆藥業其他幾位股東的電話,他想試試能不能忽悠其他人一起護盤,在五板之內,把股價打開跌停。

楊毅和葉雨桐打電話的時候,朱千辛也在旁邊,她好奇的問道:“你覺得徐一凡會怎麼選?”

楊毅聳肩道:“他要是選第一種方式,就說明他是個懂得壯士斷腕的聰明人,以後未必不能東山再起。如果他選了第二種,那他就是徹底的賭徒,我們也就冇必要拉他一把了。”

朱千辛笑道:“如果他死扛著就是不賣呢?”

楊毅冷笑道:“那他會死得更慘,因為輝隆藥業這一次的跌幅會遠超所有人的想象。”

朱千辛立即就明白了楊毅的意思,她驚訝道:“你還有關於輝隆藥業的利空冇有放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