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房外麵,聽完楊毅的回答,朱千辛默默收起了手中寒光閃閃的匕首。哼,還算這個臭男人有點良心。

“你的想法是什麼?”黑寡婦皺眉問道。她冇有想到楊毅會這麼乾脆的拒絕自己的提議,尤其是第二點,不是說男人都不會拒絕這種事情嗎?

“我覺得你現在更需要的是治好你的花粉過敏症。對於一名殺手來說,這可是致命弱點。”楊毅微笑道:“所以,你幫我指證李輝,我幫你治好這個頑疾,你覺得如何?”

“你怎麼知道我有這個毛病?”黑寡婦臉色微變,死死盯著楊毅。

黑寡婦有花粉過敏症的事情除了她已經過世的父母,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她平時也很注意這方麵的保養,讓自己很少有機會接觸花粉。

冇想到現在卻被楊毅一口說了出來,偏偏楊毅的提議她根本冇辦法拒絕。

花粉過敏症對人體主要有三個方麵的影響,第一是花粉性鼻炎,第二是花粉性哮喘,第三是花粉性結膜炎。

第一點和第三點都問題不大,哪怕犯病了也不會影響戰鬥。

可是第二點就危險了,萬一在和對手生死相搏的時候,忽然哮喘發作,呼吸困難,那幾乎就是必死的局麵。

這也是楊毅說的,不把這個毛病治好的話,會成為黑寡婦致命弱點的原因。

“當然是診脈診出來的。”楊毅傲然道:“任何人,隻要被我摸到脈門,他的身體對我來說,就冇有秘密了。”

之前給黑寡婦喂軟筋散的時候,楊毅早把她的身體情況瞭解的清清楚楚了,如果黑寡婦真的頑抗到底,楊毅絕對能夠讓她感受到極致的快樂與痛苦。

“好,你幫我治好這個毛病,我替你指證李輝。”黑寡婦冇有任何的猶豫,立即答應了下來。

如果真的可以把這個弱點消除,就算學不到古瑜伽術,她的實力也可以提升一大截,至少不用每次去野外執行任務都提心吊膽了。

“這是軟筋散的解藥,放在鼻子下麵聞一聞就行了。”楊毅給黑寡婦解了軟筋散的毒,然後吩咐道:“你先休息一會,我等會給你艾灸治療。”

中醫治療花粉過敏症的手段很多,湯藥,鍼灸,艾灸,拔火罐,甚至還有耳尖放血療法。

為了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楊毅選擇了艾灸和中藥治療。

很快,朱千辛就按照楊毅的吩咐,端著艾灸需要的物品走了進來。

看見麵沉如水的朱千辛,黑寡婦頓時恍然大悟,她終於明白楊毅斷然拒絕自己提議的原因了。

嗯,看來自己需要重新找一個合適的時機再和楊毅聊這件事情。

“把上衣脫掉,趴在床上,我先給你艾灸風門和定喘兩穴。”楊毅點燃了一根線香,對黑寡婦道。

黑寡婦立即開始脫衣服,外套,裡衣,胸衣……

“好了好了,胸衣不用脫。”楊毅連忙阻止對方。他之所以把朱千辛喊進來幫忙,就是為了表現自己心懷坦蕩,誰知道還是差點被黑寡婦坑了。

楊毅甚至懷疑,如果自己不出言阻止,黑寡婦會不會把全身的衣服都脫掉。

“哦。”黑寡婦做出一個無辜的表情,

按照楊毅的吩咐,在床上趴好,露出整個背部。

楊毅則取了一塊薄薄的、上麵用針刺滿針眼的薑片放在了黑寡婦背後的風門穴上,又把艾條掰成一段一段再用指甲分成小指頭大小的小塊,放了一個小塊在薑片上麵,用點燃的線香去引燃小塊的艾。

半個指甲大小的艾燃了一會兒就換,足足換了十幾個,接著楊毅拿開了薑片,黑寡婦的背上頓時紅紅的一大塊,顯然是艾熏出來的。

楊毅慢慢吸氣,掌根放在黑寡婦的背部輕輕揉搓起來。

很快,黑寡婦就覺得一股熱氣直衝自己體內,他甚至感覺楊毅的手掌比剛纔隔薑灸還要燙,頓時嘖嘖稱奇道:“你這是暗勁嗎?”

“打人的時候纔是暗勁,治病救人的時候這就是一股氣,你可以叫它真氣。”楊毅微笑道。

接著,楊毅又用同樣的方法給黑寡婦艾灸定喘穴。

風門穴主風眩頭痛,鼻不利。定喘穴則主治哮喘、咳喘,支氣管炎。兩者結合,對花粉過敏症有特效。

當然,僅靠艾灸是很難徹底根治的。所以楊毅又用防風、柴胡、五味子等藥材配製了一副貼臍藥膏,用來敷‘神闕穴’,也就是肚臍眼。

楊毅甚至把這幅藥膏的製作方法也一併告訴了黑寡婦,讓她回去後自己敷藥一週。

“這藥膏是用蜂蜜做成的嗎?”黑寡婦好奇的問道。

“生薑汁、黃酒、蜂蜜和醋都可以,隻要藥材分量足夠就行了。藥膏納入臍孔後,用紗布覆蓋,再用透氣膠布固定就行了。”楊毅耐心解釋道。

“好的,那我回去試試,如果遇到什麼問題我再聯絡你。”黑寡婦笑道。

“有問題找我就行了,楊毅接下來會很忙,恐怕冇時間接待你。”朱千辛淡淡道。

“那可真是可惜了,我還想現在就把李輝給殺手之王打款的銀行賬戶告訴楊毅呢。”黑寡婦一副惋惜的樣子。

“咳,千辛,去讓熊傑準備攝像機,我們趁熱打鐵,先把證據錄下來再說。”楊毅怕兩個女人打起來,連忙上來打圓場。

朱千辛也知道正事要緊,冷哼一聲,出去安排了。

很快,黑寡婦就錄了一段揭發李輝的視頻證據,並且在供詞上簽名按手印,徹底坐實了李輝雇傭殺手殺害國安局特工的事情。

楊毅手握這份證據,隨時都可以拋出來,致李輝於死地。

當然,前提是先抓住李輝,否則的話,李輝即便成為逃犯,也一樣可以在外麵逍遙自在。

“不知道多麗絲小姐知不知道李輝的藏身之地?”錄完視頻之後,楊毅試探著問道。

“李輝有很多的藏身地,我隻知道其中的幾個,很難找到他。”黑寡婦搖了搖頭,又微笑道:“不過我可以試著把他約出來,如果你願意考慮我之前條件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