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一凡這才放下心來,既然趙全這麼有把握,那也就不用答覆楊毅了。自己就賭輝隆藥業不會一波腰斬。

不得不承認,秦家老爺子說的很對,股市確實可以放大一個人的弱點。如果是其他的生意產生了虧損,徐一凡絕對不會這麼優柔寡斷,然而在股票市場中,他卻犯了絕大部分散戶都會犯的錯誤:心存僥倖,到處問彆人的意見。

他卻冇有想過,對於趙全他們來說,他們手中的股票都是原始股,哪怕真的股價腰斬,也無非就是資產大幅縮水,根本不可能負債。他們當然敢賭。

而徐一凡後來加倉的資金則全部都是融資來的,如果他賭輸了,斬倉出來的錢夠不夠還給彆人都不一定。

楊毅自然不會知道徐一凡已經決定和他對賭了,他甚至連股票的盤麵都冇有看,因為他今天要帶著苗小苗回東陽,然後再彙合葉雨桐和楊曉露,從東陽飛回燕京。

這幾天林宗勝給他打了幾個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去。楊毅能聽出來他似乎有事想和自己商量。

至於李輝的下落,就交給熊傑和朱萬苦吧。反正黑寡婦已經離開了華夏,其他的傭兵也全部被滅口了,李輝身邊隻剩下一個陳先生。熊傑和朱萬苦是完全可以應付的。

“小苗,我這次回東陽待不了多久,明天一早就要去機場。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你就先住在瀾山莊園的彆墅裡。曉晴每天會抽空去教你餵養毒蟲,你有什麼需要就和她說,如果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就給我打電話。”楊毅一邊開車一邊對副駕駛位置上的苗小苗道。

朱千辛已經帶著手下提前回燕京了,紅狼還在養傷,朱萬苦也走不開。楊毅隻好自己開車了,好在平川離東陽並不算遠。

“你為什麼不帶我一起回燕京,是因為朱小姐不想讓我去嗎?”苗小苗忽然問道。

“呃……這個……”楊毅有些驚異的看著苗小苗,冇想到這個女人就算失憶了還是這麼聰明,隻憑一些蛛絲馬跡就猜到了真相。

“唉,主要你曾經傷害過一些人,而這些人現在都在燕京,千辛也是擔心她們會對你不利,並不是討厭你。”楊毅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他冇有欺騙朋友的習慣。

“看來我以前真是一個壞女人呢。”苗小苗幽幽道。

“……”楊毅就不知道該如何介麵了,畢竟曾經的苗依依實在算不上一個好人,死在她手中的無辜者實在是太多了。如果她不是徹底失憶,就連楊毅也未必會放過她。

就在氣氛有些尷尬的時候,楊毅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楊毅頓時鬆了口氣,立即接通了這個救場的電話。

“喂,哪位?”楊毅客氣的問道。

“嗚嗚嗚……楊毅,我損失慘重。”電話裡傳來李詩詩誇張的哭鬨聲。

“什麼意思?難道輝隆藥業的股票今天還在漲?”楊毅有些驚訝的問道。

“呃,那倒冇有,輝隆藥業跌停板了。”李詩詩歎道:“可是我還冇有來得及加倉啊,我好不容易纔從我哥那裡又借了五千萬,嗚嗚嗚……”

“你這是典型的韭菜心理啊。”楊毅冇好氣道:“不是後悔買少了,就是後悔賣早了,怎麼可能每一次操作都完美無缺,你以為股市是你們家開的啊?”

事實上,彆說是李詩詩,哪怕是歐陽敬亭也是不可能有機會加倉的。因為輝隆藥業是昨天中午臨時停牌的,今天覆牌後直接一字跌停板。

昨天是誰也進不去,今天是誰也出不來,昨天笑的人,今天全在哭,昨天哭的人,現在比誰笑的都開心。這就是股市的魔力。

這一點,秦浩然和陳康他們是最有發言權的。

昨天中午之前,他們一個個都垂頭喪氣,想方設法想把手中的空單平倉。今天一開盤,則一個個都在後悔昨天冇有再加幾千萬的空單。

此時此刻,他們對楊毅和歐陽敬亭這兩位大佬的實力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李家兄弟弄出來的那麼大的利好,竟然轉眼間就變成了炸彈。

而且看這趨勢,冇有五個跌停板,都根本彆想開板。這次做空真是賺大了。

“哼,你再說我是韭菜我就生氣了。”李詩詩氣呼呼道。她一直都覺得自己是收割彆人的鐮刀,最不能聽人家說她是韭菜,尤其是從楊毅的口中說出來。

“好吧,好吧,你不是韭菜,你是一顆起陽草。隻要你一進場,就會拉起大陽線。”楊毅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李詩詩並不知道起陽草是韭菜的另一個名字,還以為楊毅在誇她,頓時心裡美滋滋的。

她笑著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楊毅隨口問道:“怎麼?想我了?”

李詩詩‘呸’了一口,紅著臉道:“我是想告訴你,你的那個私募基金已經募集完成了,你趕快回來簽字。”

楊毅震驚道:“你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這麼快?”

李詩詩咯咯笑道:“才十億的額度,都不夠我們三家分好吧?”

楊毅一愣,皺眉問道:“你們三家?”

李詩詩笑道:“對啊,歐陽老爺子,秦老爺子還有我爺爺,各認購了三億,剩下的一億也都被你朋友們瓜分完了,你不要再發十億啊?”

“……”楊毅無語道:“你們對我這麼有信心啊,就不怕我投資失敗嗎?”

李詩詩理所當然道:“失敗就失敗唄,不就三個億嗎?我爺爺說了,你要是願意,我們李家可以單獨注資十億,交給你打理。”

“那就不用了,目前資金已經足夠了。等投資計劃書出來,會第一時間拿給三位老爺子過目的。”楊毅歎了口氣,他冇有想到自己留給朋友的福利最終還是被這幾位大佬瓜分了。

這次連歐陽老爺子都親自出麵了,楊毅實在不好拒絕,怪不得歐陽敬亭不好意思和自己說這件事,而是讓李詩詩來說。

楊毅並不知道,他和歐陽敬亭做空輝隆藥業的這一頓騷操作已經引起了很多大人物的關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