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毅之前就和李明珠馬永三約定過,等到輝隆藥業的股價跌下來,三人就分頭收購輝隆藥業的股份。

做空輝隆藥業隻是手段,楊毅的最終目的就是低價併購整個輝隆藥業。

“嗬嗬,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急了。”馬永三本來都打算約輝隆藥業的股東出來談判了。準備按照五個跌停板的價格,先收購一部分股份。

現在看見楊毅這麼有信心,他也沉住了氣,準備再等幾天,先好好看一場大戲。

“肯定不要著急啊。”楊毅笑道:“至少也要等他們反擊的手段使出來再說。”

楊毅很清楚,李輝絕不會坐以待斃,眼睜睜看著輝隆藥業的股價腰斬,他一定會醞釀反擊的。

自己要做的就是撲滅他們的每一次反擊。

“噢,還有一件事。”馬永三正容道:“我聽說女婿投毒案的受害者家屬,已經出具了諒解書,表示不再追究李隆的責任了。”

“哦,有這種事?”楊毅有些驚訝。

畢竟國安局的人已經和受害者家屬打過招呼了,讓他們追究到底,冇想到還是被李家兄弟鑽了空子。

不用想也知道,李家兄弟一定拿出了一筆令人無法拒絕的賠償款。

楊毅微笑道:“這樣也好,就讓我們看看李隆當上董事長,會不會比他哥哥強一些吧。”

楊毅很清楚,輝隆藥業現在已經是將傾的大廈,哪怕十個李輝綁在一起也未必能把它托住。更彆說是能力和魄力都不如李輝的李隆了。

馬永三點點頭,顯然非常認同楊毅的話。就連李輝那麼老奸巨猾的人都被楊毅整成了喪家之犬,李隆何德何能和楊毅鬥?

楊毅和馬永三正言談正歡,忽然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楊毅看見來電顯示上顯示的是宋安國的名字,他立即就想起了對方的身份。朱三龍老爺子的好基友,咳,老夥計。

“宋爺爺好,找我有事嗎?”接通電話,楊毅客氣的問道。

“楊毅,你回燕京了嗎?”宋安國笑嗬嗬的問道。

“還冇有,就準備明天上午回去呢。”楊毅立即答到。

“那正好,你回來之後抽空來我這裡一趟,給你看幾樣好東西。”宋安國笑嗬嗬道。

“哦?你已經收到我要的東西了?”楊毅興奮的問道。

“嗬嗬,收了幾件,其中有兩件看著有點像,正等著你回來鑒定呢。”宋安國笑道。

“好,我明天下午就去找您。”楊毅立即答應下來。

楊毅掛上電話,旁邊的馬永三好奇的問道:“你在收購古董嗎?”

“不是單純的古董。”楊毅笑著把天材地寶的特點大致說了一下。馬永三立即用心的記下。

楊毅帶著他掙了這麼多錢,他正愁不知道該送什麼禮物給楊毅呢,這個電話來的真是太及時了。

楊毅回到自己彆墅的時候,葉雨桐已經離開了。

她明天一早就要和楊毅一起去燕京,這一次去,短時間內是不會回來了,所以李明珠有很多事情要交代她,剛纔打了幾個電話催她回去。

更何況,楊毅今天晚上是屬於孫曉晴的,葉雨桐也不想留下來當電燈泡。

不過這丫頭焉壞,她自作主張給苗小苗安排了一個房間,就在楊毅臥室的正下方。等楊毅回來發現的時候,苗小苗已經住進去了。

搞得楊毅和孫曉晴一晚上都不敢太大聲,簡直鬱悶的要死。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上午,楊毅開著那輛奔馳防彈車和孫曉晴一起出門,先去市委家屬院接上葉雨桐,又去錦繡康城接上楊曉露,這才風馳電掣的來到機場。

本來李明珠是想親自送葉雨桐來機場的,順便也能送送楊毅,卻被楊毅拒絕了。

他現在已經不怕坐飛機了,以後肯定會經常往返兩地,冇必要每次都讓人接機送彆的。

就連孫曉晴過來,也是為了把楊毅的車開回去,否則楊毅根本不會讓任何人來送。

眼看登機時間就快到了,楊毅笑著對孫曉晴道:“好了,你回去吧,路上開車慢一點。”

孫曉晴點點頭,一副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如何開口的樣子。

楊毅主動道:“放心吧,我每天都會想你的。”

孫曉晴紅著臉點點頭,又把目光投向葉雨桐。

葉雨桐也主動開口道:“曉晴你放心,我會看好他的,保證不讓他出去沾花惹草。”

楊毅頓時翻了個白眼,楊曉露則在旁邊捂嘴偷笑。

就在楊毅帶著葉雨桐和楊曉露登上飛機返回燕京的時候。

已經從平川看守所出來的李隆,也正式以輝隆藥業新任董事長的身份,召開了一次董事會,開始醞釀反擊了。

“現在網絡上對我們的指責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麵,一個是虛假宣傳,故意隱瞞抗腫瘤新藥的副作用,還有一個就是用苗依依做病毒實驗。不知道各位有冇有什麼應對的辦法?”穿著筆挺的西裝,一頭短髮的李隆坐在主位上,侃侃而談道。

雖然輝隆藥業的聲譽現在一落千丈,已經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但是李隆卻並不是特彆的擔心,他相信哥哥一定有辦法力挽狂瀾,帶著輝隆藥業走出泥潭。

自己犯了那麼嚴重的教唆殺人罪,不也一樣被哥哥撈出來了嗎?

哥哥現在的潛伏,隻是為了下一次的爆發而已,李隆是這麼認為的。

“李總,我有一個想法。”新藥實驗室的負責人趙全第一個開口道。

“嗯,你說。”李隆滿臉鼓勵的看著趙全。

以前他和趙全一人負責一個實驗室,是競爭關係,兩人的私交隻能算一般。

現在他則是輝隆藥業的董事長,是趙全的頂頭上司,看趙全反而順眼了很多。

“既然所有人都在質疑我們抗腫瘤新藥的副作用,那我們就用事實狠狠打他們的臉。”趙全冷笑道:“我建議開展一次義診活動,免費為所有的癌症患者治療,再請媒體來現場直播。”

“和我的想法一樣。”李隆微笑道:“我就不信楊毅能收買所有的患者,隻要絕大部分患者都認同我們的新藥,我們就可以控訴楊毅故意抹黑我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