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新藥後遺症的問題還是得不到解決啊。”徐一凡皺眉問道。這個問題不解決,治好再多的癌症患者也是冇用的,人家不會領情的。

“不用擔心。”李隆微笑道:“我已經改進了一款溫和型的暴血丹,到時候和新藥一起餵給患者吃,保證短時間內誰都看不出來異樣。”

會議室裡的眾人都是眼睛一亮,他們冇有想到李隆竟然不聲不響的把溫和版的暴血丹研發出來了。

看來李隆這一次是有備而來啊,他們不禁對這位新董事長多了一分信心。

其實所謂的溫和版暴血丹,隻是李隆把真正的暴血丹稀釋一百倍之後又新增了興奮劑的殘次品,除了能在短時間內偽造出身體一切正常的假象,對人體幾乎冇有任何的好處。

甚至連續服用的話還會大幅減少患者的壽命,畢竟這種藥物是以燃燒生命潛能為代價的。

“至於人體實驗的事,我也有了一個解決辦法。”李隆笑著取出來一份免責聲明,解釋道:“這是苗依依親自簽署的免責聲明,上麵寫的清清楚楚,她收了輝隆藥業一百萬營養費,願意配合我們進行這項實驗。”

眾人都滿臉驚異的看著李隆手中的這份免責聲明,想不明白他是從哪變出來的。

這份檔案當然不是苗依依親自簽署的,這是陳先生花了大價錢偽造出來的。他們賭的就是苗依依失憶了,冇有人知道到底有冇有這份檔案。

而苗依依的銀行卡裡也確實有李輝曾經打給她的幾筆錢。原本是給苗依依零花的,現在則成了她百口莫辯的證據。

“這兩件事都要儘快落實,爭取在三天之內徹底扭轉目前的不利局麵。把股票市場上的拋盤降到最低。”李隆自通道:“五板之內一定要讓輝隆藥業打開跌停板。”

“好,免責聲明的事交給我,保證明天就讓所有人都看到這份聲明。”徐一凡乾勁十足道。他原本還對五板之內打開跌停冇什麼信心,現在則是信心十足。

“那免費義診的事就交給我吧。”趙全也笑道。看向李隆的目光也充滿了欣賞,冇想到這個傢夥進看守所裡待了幾天,好像真的成長了不少。

“其他人就去籌集資金,準備護盤。”李隆微笑道:“這一次,就讓所有人都看看我們輝隆藥業的實力。”

這一天,雖然輝隆藥業的股票還是以700萬手的封單封死在跌停板上,但是輝隆藥業的股東們,心情相比昨天而言簡直是天壤之彆。

人一旦有了希望,做起事情就會乾勁十足。

董事會結束後冇多久,輝隆藥業要給癌症患者免費義診的訊息,就傳遍了全國各地。

而且輝隆藥業這一次下了血本,他們不僅願意為患者報銷來回的車費和住宿,還給每一位患者500塊錢的補貼。

很多水軍也出來帶節奏,說輝隆藥業的新藥如果真的那麼不堪,他們怎麼可能開展這麼大規模的義診活動?還給患者補貼?

之前的利空一定是競爭對手的故意抹黑,比如和輝隆藥業產品線完全重合的某珍藥業。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被人矇騙雲雲。

不得不承認,李隆的這一次反擊還是有一些效果的,很多人都相信了這次輝隆藥業是被競爭對手故意抹黑的。他們雖然冇有轉過頭支援輝隆藥業,卻也不再跟風罵李家兄弟了。

而且願意來平川接受免費義診的患者,也以極快的速度大幅增加著,反正車費住宿全報銷,還有500塊錢的補貼,就當是來旅遊了。

徐一凡那邊也是進展神速,他雇傭了大批的水軍,把苗依依的那份免責聲明發的到處都是。

不僅如此,他還在報紙上和平川電視台都打了廣告,把這件事當成新聞播了出來,讓很多不上網的人也知道了這件事。

於是之前同情苗小苗的網友們,很多都轉變了態度,開始罵苗小苗見錢眼開,竟然為了錢主動接受了人體實驗,活該有這樣的下場。

不得不說,這些網民真是一個最容易被煽動的群體,隻要有心人稍微帶帶節奏,他們就會成為彆人的幫凶。

好在苗小苗已經失憶了,而且她也不上網,否則要是換成以前的苗依依,看見這樣的言論,恐怕真的會大開殺戒。不把平川所有的網吧都變成地獄纔怪。

楊毅剛下飛機就接到了朱萬苦的電話,得知了這兩件事,他不禁皺了皺眉頭。難道苗小苗真的寫過這份聲明?可惜苗小苗已經失憶了,就算問她,她也不知道。

“你準備怎麼應對?”朱萬苦問道。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指責他們偽造證據。”楊毅笑道:“讓你的水軍都行動起來,哪怕是編,都要給那份聲明編一些破綻出來。”

楊毅纔不管苗小苗究竟有冇有寫過這份聲明,他的態度隻有一個,那就是死不承認。

“好,我這就去辦。”朱萬苦其實也是這麼想的,隻是他擔心楊毅有其他的想法,所以纔打電話來問一問。

“至於免費義診的事,也好辦。”楊毅微笑道:“我們可以呼籲所有參加義診的患者,都要求輝隆藥業簽一份承諾書,一旦服了輝隆藥業的新藥,出現任何的狀況,輝隆藥業都要賠償,而且這個期限是終身,我倒要看看他們還敢不敢給這麼多患者服藥。”

楊毅根本不相信對方能夠解決抗腫瘤新藥的副作用,對方這麼大張旗鼓的舉行義診,無非就是博人眼球,利用短期的神奇療效來扭轉不利的輿論。

楊毅給他們來一個釜底抽薪,看他們還敢不敢這麼肆無忌憚。

李家兄弟想把水攪渾,來一個亂中取勝,楊毅隻想說:你們想多了。

“嗬嗬,這個辦法好。你放心,我會把這件事通知給每一位患者的。”朱萬苦笑道。

“隻是通知可不行。”楊毅提議道:“你要親自安排幾個患者去組織串聯,成為這些患者的代言人,去和輝隆藥業談判。他們在網絡上綁架民意,我們就在現實中給他們來一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