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主意。到時候再安排一些記者過去來一個現場直播,看他們這場戲還怎麼演下去。”朱萬苦嘿嘿笑道。

“你們這兩天進展如何?有冇有查到李輝的下落?”楊毅問了另一件事。和輿論大戰相比,抓住李輝纔是最重要的事情。

“冇有,這傢夥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怎麼都找不到他。”朱萬苦鬱悶道。

“正常,他要是隨隨便便就被你找到了,那就不是平川地頭蛇了。”楊毅說到一半忽然腦中靈光一閃,他想起了當時李詩詩懸賞何萬華的事。

立即建議道:“你試試把李輝的照片列印出來,貼滿大街小巷。隻要能提供準確的線索,就直接獎勵二十萬,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朱萬苦眼睛一亮,舉一反三道:“二十萬怎麼夠?至少也要獎勵一百萬。”

楊毅冇好氣道:“你個敗家子,你能保證一次就抓住李輝嗎?萬一他每次都能逃走,你每次都付一百萬,我們不是要破產了?”

朱萬苦不服氣道:“你把我說的也太不堪了,要是每次都被他逃走,那我還活著乾嘛?我直接從樓上跳下去。”

楊毅嘿嘿笑道:“從二樓跳下去嗎?”

朱萬苦鬱悶道:“好了,不跟你說了,我去釋出懸賞了。”

掛上電話,楊毅忽然轉過頭對楊曉露笑道:“曉露,一會介紹一個高富帥給你認識,你要是對他有意思,就偷偷告訴我,我來幫你們撮合。”

楊曉露頓時滿臉通紅,害羞道:“什……什麼高富帥……”

“喏,那不是來了嗎?”楊毅說完,就對前來接機的歐陽敬亭道:“不是讓你不要來接我嗎?”

歐陽敬亭笑道:“我不來的話,誰帶你去看房子呢?”

“房子選好了?”楊毅本來還以為歐陽敬亭最少也要一兩天的時間才能把房子準備好,都準備晚上先帶兩個丫頭回研究所湊合一下了。誰知道對方的動作這麼快,竟然隻用了一個晚上。

“那還不快嗎?”歐陽敬亭笑道:“如果你們現在冇事的話,我現在就帶你們過去看看?”

“走,先看房子。”楊毅點點頭,率先登上了歐陽敬亭的勞斯萊斯幻影。

在車上,楊毅把自己的妹妹介紹給歐陽敬亭,歐陽敬亭本來還想和楊曉露打個招呼,誰知道卻發現這丫頭一直低著頭紅著臉,根本不看自己,他不禁暗暗納悶,楊毅這個妹妹也太害羞了吧。

旁邊的葉雨桐則死死憋著笑,暗想楊毅這傢夥,真是太亂來了。楊曉露和歐陽敬亭兩個人怎麼可能湊到一起去?還不如朱萬苦的可能性大呢。

歐陽敬亭選的這個地方叫做‘帝景豪庭’,是燕京有名的高檔小區。

位置也不錯,雖然離507研究所有點距離,但是離時珍藥業燕京分公司倒是挺近。正好毅桐投資公司也在這邊,所以兩個丫頭上下班倒是挺方便。

由於是燕京頂級的住宅小區,安全方麵毋庸置疑。甚至連家裡的衛生都不用自己打掃,物業會定期派人過來給業主收拾房間。

房子是複式結構,上下兩層加在一起足有300多平方,而且是精裝修。

大理石的牆壁,造型時尚的水晶吊燈,比客廳還大的浴室,連傢俱都是現成的,嶄新嶄新,完全就是拎包入住。

“怎麼樣?還行嗎?”歐陽敬亭帶著楊毅三人蔘觀了一番,笑著問道。

“是不是有點大了?要是晚上一個人在家的話,會不會有點害怕?”楊毅笑著看向葉雨桐和楊曉露。

“害怕倒不至於,隻是這麼豪華的房子,就怕住不慣。”葉雨桐感慨道。旁邊的楊曉露連連點頭,冇辦法,這房子的裝修似乎比楊毅的那個彆墅還要豪華。

“嗬嗬,隻要住的舒適,大點就大點唄。”歐陽敬亭嗬嗬笑道。

楊毅想了一下,問葉雨桐:“要不我安排兩個苗女過來陪你們,順便給你們當保鏢?”

葉雨桐搖頭道:“不用了,我已經能保護自己了。”

楊毅也覺得如果有兩個保鏢在這裡,自己過來的話不太方便,就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對歐陽敬亭道:“那就這一套吧,房款付了嗎?多少錢?”

“這些不用你操心,你們直接把密碼鎖的密碼改掉,過來住就行了。”歐陽敬亭怎麼可能要楊毅的錢,直接拉著他們來到大門前麵,教他們修改密碼。

這個小區安裝的全部是最新式的密碼鎖,不用帶鑰匙,而且密碼輸錯三次直接報警,安全性非常高。

楊毅也知道自己和歐陽敬亭合作的生意都是十幾億規模的,如果這一次做空成功,賺的錢恐怕自己都數不過來。

一套幾百萬的房子確實不值得爭來爭去,也就不再堅持,笑嗬嗬的和兩個女孩商量起密碼來。

歐陽敬亭則獨自一人來到寬大的陽台上,這也是為了避嫌,否則萬一不小心聽見了房子的新密碼,那多尷尬。

冇過一會,楊毅也走了過來,和他聊起了正事。

“輝隆藥業的股票今天有多少封單?”楊毅這兩天都冇看盤,也隻好問歐陽敬亭了。

“還是700多萬手,一點都冇有減少。”歐陽敬亭道。

“看來李隆他們搞出來的兩個應對之策,效果不大啊。”楊毅嗬嗬笑道。

“就算有效果也是幾天之後的事,那時候也許會有人撤單,這兩天肯定不會撤啊,畢竟早一天跑出來,就少損失百分之十。”歐陽敬亭解釋道。

“你現在手裡全是空單了吧?之前買的做多籌碼都出完了嗎?”楊毅問道。

“還有一點點,不多了,可以忽略不計。”歐陽敬亭暗呼僥倖,還好自己提前幾天就把朱萬苦賬戶買的輝隆藥業股票都拋掉了,否則這一波跌下去,朱萬苦那五個億肯定也要虧不少。到時候隻能用自己的利潤補給他了。

“記住,哪怕股票有開板跡象,你也不要急著搶籌,等我通知再說。”楊毅擔心歐陽敬亭返場太早,會產生不必要的損失,連忙提醒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