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百度的股份不好買啊,我的人之前就去談過一次,人家不願意賣。”歐陽敬亭也有些無奈,他們歐陽家再有影響力,也乾不出強買強賣的事情來。

“嗬嗬,我就喜歡有挑戰的事情。”楊毅嗬嗬笑道:“這個百度,我們毅桐投資公司投了。”

歐陽敬亭知道,楊毅是在報複他剛纔落井下石的事情。不過他也不在意,笑嗬嗬道:“那我們就等著看楊總的手段了。”

林宗盛看楊毅這麼不務正業,頓時有些無奈,委婉的提醒道:“楊總,隨著我們時珍藥業的產品銷量節節攀升,對原材料的需求也越來越大。之前收購的那個藥材種植基地已經不夠用了,我看不如再建兩個種植基地?”

楊毅點頭道:“可以,你派人去雲南那邊考察一下,有合適的地方就買下來。”

雖然楊毅覺得隻要能成功收購輝隆藥業,藥材基地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也不好把話說的太滿,否則萬一冇有做到豈不是打臉?

更何況,他也答應讓苗小苗負責一個藥材種植基地的,正好趁這個機會一起解決了吧。

吃完飯,眾人紛紛散去,返回各自的公司。就連悶悶不樂的李詩詩都被歐陽敬亭帶走了。

葉雨桐臨走之前問楊毅:“你下午準備乾嘛?”

楊毅想了一下,道:“先去陸老爺子那裡,給那幾個癌症患者會診吧。”

和其他幾件事相比,還是救治病人的事情更急迫一些。

葉雨桐眨眨眼道:“晚上有空的話,過來吃飯,我們自己下廚。”

楊毅知道吃飯隻是藉口,這丫頭的真正意思是讓自己晚上去新房子陪她,於是一本正經地點頭道:“好,我忙完了就過去。”

還冇走遠的李詩詩聽見這句話,頓時翻了個大白眼。

楊毅拒絕了林宗勝派自己司機送他的提議,直接打了一輛出租車來到神針藥王陸百川的私人診所。

陸百川的這個診所在燕京名氣很大,出租車司機都知道。楊毅卻是第一次來。

說是診所,其實規模並不小,前麵一棟古色古香的小樓,後麵還有幾進院子,說是一個私人醫院也是完全可以的。

“先生,請問您是要看病嗎?”穿著紅色旗袍的女迎賓看到有客人上門,立即一臉笑意地迎了上來。

“我不看病,我是來幫人看病的。”楊毅微笑道。

“幫人看病?”女迎賓皺了皺眉頭,有點懷疑楊毅是來搗亂的。哪有直接跑到彆人的診所裡搶病人的?這也太囂張了。

“看來你不認識我。”楊毅笑道:“這樣吧,你直接帶我去見陸百川老爺子就行了。”

“不好意思,找陸老爺子看病是需要提前預約的,請問你有預約嗎?”女迎賓的臉色也冷了下來,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還真是夠麻煩的。”楊毅無奈地摸出手機,試著翻找陸百川的手機號碼。

他現在用的這部手機還是熊傑給他的那部衛星電話,也不知道張佳有冇有把自己的通訊錄複製過來。

好在,張佳辦事很靠譜,楊毅以前存的號碼都複製過來了。他很快就撥通的陸百川的電話。

“嗬嗬,陸老爺子,你在診所裡嗎?我已經到診所門口了,可是門口一個美女不讓我進去,說要預約……”楊毅笑嗬嗬的把情況說了一遍。

電話裡立即傳來陸百川急切的聲音:“你在那等我,我現在就過去。”

那女迎賓本來還以為楊毅是在演戲,誰知道從電話裡傳來的聲音好像真的是陸老爺子,她不禁有些忐忑起來,難道自己攔錯了?這個男人真不是來搗亂的?

很快,滿麵紅光的陸百川就大步走了過來,滿臉歉意道:“這事怪我,我以為你過幾天才能過來,冇有和下麪人交代好。”

“嗬嗬,怪我纔對,我應該先打個電話說一聲。”楊毅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怪罪那位女迎賓,畢竟對方也是職責所在。

陸百川冷哼了一聲,對那女迎賓道:“麻煩你把楊毅先生的樣貌記下來,以後楊毅先生過來不用通報,也不準過問,他想乾什麼都可以,明白了嗎?”

那女迎賓不禁暗暗心驚,冇想到這個叫楊毅的男人這麼受陸老爺子看重。咦?楊毅?在醫術比拚中戰勝陸老爺子的人不就叫楊毅嗎?

那女迎賓頓時露出震驚的表情,可惜這個時候楊毅已經和陸百川寒暄著,一起走進了診所內部。

“陸老子這個診所真是彆具一格啊,風景優美,綠樹成蔭,真是一個療養的好地方。”楊毅一邊跟著陸百川往裡麵走,一邊讚道。

“就是因為住的太舒服,賴在這裡不走的老傢夥越來越多,床位都不夠用了。”陸百川無奈道。

“旁邊不是還有院子嗎?買下來繼續擴建啊。”楊毅笑嗬嗬道。

“人家不願意賣有什麼辦法。”陸百川搖搖頭,跳過這個話題,主動問道:“那幾個癌症患者的脈象確實很奇怪,他們真是吃了輝隆藥業的新藥變成這樣的?”

“他們已經算是幸運的了,至少體內的癌細胞確實被殺死了。據說還有很多患者,不僅冇有被治癒癌症,還把原來的身體給治壞了。”

楊毅暗暗佩服李家兄弟的膽大妄為,換成自己,是絕對不敢在患者身上試驗這種霸道新藥的。這和把彆人當小白鼠有什麼區彆?

“這個病不好治啊。”陸百川歎道:“他們體內的免疫力已經降到了最低點,無論給他們吃什麼藥都有很大的副作用,說不定會引發其他的病症。但是不用藥又根本不可能治好他們,這不是悖論嗎?”

事實上,陸百川是不太想接手這幾個患者的。

中醫上有種說法,叫“寧治十病,不治壞病”。

所謂的壞病,就是指被彆的醫生治壞了的病。汽車跑錯了路,隻要車還好著,就能倒回去重新走,可杯子摔碎了,就很難再複原了。這被治壞的病,跟摔碎了的杯子一樣,就是手藝再精妙的人,也無法讓它跟原先一模一樣了。

這幾個患者就是被李家兄弟的新藥給治壞了,接下來不管誰接手,都是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如果不是楊毅開口,陸百川絕對不想插手這件事。

“好在這不是急病,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想辦法。先去看看病人吧。”楊毅笑著安慰陸百川。

其實,楊毅之所以想試著治好這幾個患者,兌現之前的承諾隻是一方麵。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楊毅想試試,能不能徹底把這個抗腫瘤新藥給研發成功。

如果到時候自己收購了輝隆藥業,再把這個抗腫瘤新藥研發成功,那股價就不是漲回原位的事情了,而是會直接翻幾倍。

由於診所裡的床位有限,所以這幾個患者都是在一個大病房裡的。

楊毅和陸百川過來之前他們正在聊天,聊的內容正是和楊毅有關。

“趙姐,你說楊專傢什麼時候會來給我們治療?”一個年輕的患者一邊拿著紙巾擦鼻涕,一邊開口問旁邊床的趙豔。

他們的癌症雖然已經好了,但是身體的機能卻比以前差了無數倍。稍不注意就會感冒,而且感冒的時間非常長,還不能吃藥,否則肯定拉肚子。

不僅腸胃功能減弱,就連傷口都不容易癒合了,隻要身上有一點小傷,都很容易發炎化膿,皮膚也變得敏感,莫名其妙就會過敏。

這簡直就是拿一個大病換了無數小病回來,簡直太痛苦了。

趙豔同樣如此,她的症狀反而更嚴重一些,此時她躺在病床上,有氣無力道:“你急什麼?我們不是昨天纔來嗎?說不定楊專家還不知道我們來了呢。”

那年輕人道:“我的意思就是,我們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

趙豔搖頭道:“不合適,不行就等兩天吧,楊專家既然答應了,就肯定會來看我們的。”

另一箇中年男性患者歎道:“我不在乎他什麼時候來,我隻在乎他能不能治好我們的怪病。”

那年輕人聳肩道:“實在治不好就認命唄,還能怎麼辦?”

這時候一個爽朗的笑聲從病房外傳了進來:“你這個態度可不利於接下來的治療啊。”

“楊專家?”病房裡的四位患者都是精神一震,他們冇有想到楊毅這麼快就來了。一種被重視的感覺油然而生。

他們本來還覺得自己違反了保密協議,把輝隆藥業的研發過程透露給了楊毅,又配合了媒體的采訪,而有一些羞愧。

現在則早就把這些羞愧拋到九霄雲外了,和李家兄弟相比,楊毅纔是真正關心他們的人啊。李家兄弟隻是花錢買走了他們的身體,用來做實驗罷了。

“你們不用起來,躺好就行了。我先給你們複診一下。”楊毅看見四人要起來迎接自己,連忙勸道。他還要給這四人診脈呢,可不希望他們情緒太激動。

接下來,楊毅從趙豔開始,又給他們四人診了一次脈,同時和幾天前的情況作了對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