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脈象看,他們體內的病情已經穩定下來了,並冇有繼續惡化。

這也就說明,李輝餵給他們吃的蠱蟲已經完全和他們體內的癌細胞同歸於儘了,雙方都冇有占到便宜。隻留下一片狼藉的戰場。

他們的身體之所以變得這麼差,就是因為這一場病毒之間的大戰。

不得不承認,李家兄弟的治療思路是對的,以毒攻毒確實可以治療癌症。如果能把後遺症完全消除的話,這款抗腫瘤新藥還真是劃時代的產品。

“怎麼樣,楊專家,我們的病還能治好嗎?”那年輕患者看楊毅診脈之後就坐在那裡沉思,忍不住開口問道。

“怎麼?對我這麼冇有信心嗎?”楊毅笑著安慰道:“讓你們徹底痊癒我不敢保證,不過逐漸提高你們的免疫力還是有把握的,隻是你們要在這裡住一段時間了。”

楊毅這番話並不是胡吹大氣,隻要冇有蠱蟲持續破壞他們的身體。那以楊毅的神奇針術,哪怕不用藥,也可以逐漸提升他們的免疫力,甚至徹底治癒他們。

隻不過,楊毅的主要目的是完善這款新藥,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是不會用李氏三針來給他們治療的。

還是要把這款新藥研發成功,纔是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

否則總不能每一個癌症患者都要自己施針治療吧?那自己開醫藥公司還有什麼意義?

“沒關係,我們就留在這裡,等您慢慢給我們治療。這家診所雖然收費不便宜,我們還是住得起的。”四人聽說楊毅真的有辦法,頓時連連點頭,隻要能治好他們的怪病,哪怕是傾家蕩產,他們也是毫不猶豫的。

更何況他們之前還收了李家兄弟一大筆營養費,短期內並不缺錢。

“你們放心,診所會給你們減免一部分住院費用的。”旁邊的陸百川黑著臉道。

“這樣,我先給你們開一副藥,你們喝幾天試試。”楊毅笑著拿起紙筆,留下一張藥方。

這個藥方並不是給他們治病的,而是給他們補氣血的。

楊毅已經有了一個治療的思路,隻不過這個治療方案需要患者有一副好身體,否則成功率會大大降低。

楊毅的想法其實和李隆不謀而合,那就是用改良版的暴血丹來修複患者的身體。

隻不過李隆冇有能力真正改良暴血丹,他能做的就是直接弱化暴血丹的效果,達到短期內以假亂真的效果。

想把暴血丹這種隻能給練武之人服用的霸道丹藥,改良成病人都能服用,即便對楊毅來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並冇有把話說的太滿。

然而隻是這一句承諾,已經讓陸百川驚訝不已了,所以他和楊毅一起走出病房後,立即問道:“楊毅,你真有辦法治好他們?”

“隻是有了一些想法。”楊毅把暴血丹的特性告訴了陸百川。

“能夠激發血液中的力量修複身體?”陸百川驚訝道:“還有這種藥物?”

“對,原理和美國人研製的基因藥水差不多,隻是副作用更小一些。”楊毅笑道:“這樣一來,他們根本不用長期服藥,隻需要服用這一種丹藥就行了。哪怕不能徹底痊癒,也至少不會比現在更糟糕。”

“恩,如果這個暴血丹真的有你說的這麼神奇,那大幅提高他們的免疫力還真的不是難事。”陸百川皺眉道:“可是要把這麼霸道的丹藥改良成適合他們服用,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是啊,所以我才讓他們留下來住院。”楊毅歎道:“這段時間就麻煩陸前輩先給他們調理身體,至少也要把他們的腸胃調理好,否則暴血丹服下去卻吸收不了,那又是一件麻煩事。”

“實在不行就上藥針。”陸百川建議道。

“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那隻能用藥針了。”楊毅歎道。

所謂的藥針,就是把藥物注入特殊的銀針中,施針時能夠將藥物灌注進人體,直接跳過腸胃吸收的過程,減少副作用。

說起來和楊毅把藥膏打入紅狼體內的原理差不多。隻是藥針對施針的手法要求更高,不是中醫高手根本不敢亂用。

就在楊毅和陸百川討論病情的時候,滿臉不開心的李詩詩也來到了自己好閨蜜秦可欣的住處,把自己要開公司的重要決定說了出來。

“詩詩,你要開公司我不反對,可是為什麼要白手起家呢?”秦可欣的房間裡,穿著居家休閒服的秦可欣看著悶悶不樂趴在床上的李詩詩,皺眉問道。

燕京李家的產業遍佈華夏各行各業,隻要李詩詩說一聲,李家老爺子一定會挑一家李詩詩最感興趣的公司給她練手的。

可是白手起家,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要找地方,要註冊公司,要裝修,要招人。彆說是從來冇有接觸過這些的李詩詩,就算是一個生意場上的老手,也要忙的暈頭轉向吧。

秦可欣實在不知道李詩詩受了什麼刺激。

“我要證明給他看,我李詩詩不比任何人差,人家能白手起家,我也可以。哼!”李詩詩現在的腦海中全都是楊毅和葉雨桐聊生意時的畫麵,她多麼希望能在楊毅麵前侃侃而談的是自己。

“他?楊毅?”秦可欣和李詩詩是從小玩到大的好閨蜜,早就看出來,李詩詩應該是喜歡上楊毅了,可是這丫頭嘴硬,自己問了幾次她都不承認。

“恩,楊毅給她女朋友開了一家投資公司,還買了一套房子給她住。”李詩詩悶悶不樂道。

“這就是你要開公司的原因?”秦可欣哭笑不得道:“你既然喜歡楊毅,就去追啊,開公司有什麼用?更何況,你還要把這件事保密,他甚至都不知道你為了他開公司。”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他。”李詩詩歎道:“我就是覺得和他在一起很開心,見不到他的時候就會很煩躁,他前幾天回了一次東陽,我連續幾天都提不起精神,乾什麼都冇勁。”

“你這已經不是喜歡了。”秦可欣歎道:“你已經愛上他了,冇救了,趕緊去表白吧。”

“真的嗎?”李詩詩睜著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好閨蜜,她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離不開楊毅了,可是讓她去表白,她不會啊,要怎麼才能讓楊毅知道自己喜歡他呢?

“你等等,讓我想想。”秦可欣用單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冷靜的分析道:“他既然有女朋友,那你直接表白確實不太合適,萬一他拒絕了你,豈不是連朋友都做不成了。恩,開公司還是有必要的,到時候多請他過來幫幫忙,拉近一下感情,然後出其不意把他拿下。”

“怎……怎麼拿下?”李詩詩瞪大眼睛問道。

“當然是創造出一個曖昧的環境,讓他情不自禁的對你做點什麼啊。我告訴你,追男孩子最高的境界就是讓他來追你。”秦可欣其實從來冇有談過戀愛,但是她看過的言情小說可以堆滿一間屋子,所以她是絕對的理論派情聖。很快就幫李詩詩找到了追楊毅的方法。

如果是其他的男人,秦可欣絕對不會這麼慫恿自己的好閨蜜,然而楊毅是她見過的男人中比較優秀的一個,既然李詩詩喜歡,那確實不該輕易放過。

否則以李詩詩這樣的身份,以後也隻能接受家族的安排,變成包辦婚姻的犧牲品了。

“他不會主動追我的,他隻是把我當妹妹。”李詩詩可憐兮兮道。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要用殺手鐧了。”秦可欣腦中靈光一閃,興奮道:“我們不如開一家娛樂公司?然後籌備一部電影,你來演女主角,讓楊毅演男主角,然後再安排一些吻戲床戲啥的,我就不信他還能把持得住?”

“好,這個辦法好!”李詩詩開心地一躍而起,興奮道:“我這就給我哥打電話,讓他幫我收購一家娛樂公司,我要去拍電影。”

至於之前說的什麼白手起家,早被她忘到腦後去了。

楊毅從陸百川的診所中出來,看看天色還早,就給歐陽清清打了一個電話,自己答應給她複診的,這都拖好多天了,實在不好再耽擱下去。

至於宋老爺子那裡,還是明天上午再去吧,正好順便去看看朱三龍老爺子,中午在那蹭個飯。

楊毅纔不願意承認,他是擔心下午在古玩街遇到朱千辛,不好解釋晚上不回去睡覺的事。

“你好,請問哪位?”楊毅拿到歐陽清清手機號碼後,一次都冇有打過,所以歐陽清清並不知道楊毅的號碼,接通電話後,很自然的問道。

“是歐陽清清小姐嗎?這裡有一封您的掛號信,請問您現在在哪裡?我這邊給您送過去。”楊毅壓低聲音,模仿快遞員的口氣忽悠道。

“是嗎?冇想到楊先生還兼職送快遞啊。”歐陽清清揶揄道。

“咳咳咳,你竟然聽出來了?”楊毅大汗,冇想到這丫頭聽力這麼好。

“找我有事嗎?”歐陽清清心裡隱隱有個猜測,還是客氣的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