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陳龍誌老老實實說出原因,再好好的道個歉,楊毅也不會和他較真,畢竟他也能猜到對方這麼激動很可能和剛纔歐陽清清的忽然昏迷有關。

可是這傢夥卻拿這麼蹩腳的理由忽悠自己,這是把自己當傻子了嗎?

“是啊,我是校籃球隊的。經常練習投籃,所以手勁大了點。”陳龍誌強行擠出一個笑容。

“行,既然是失誤,那就算了吧。”楊毅笑了笑,又問道:“那你這個籃球還要嗎?”

“當然,當然,麻煩兄弟再幫我扔回來吧。”陳龍誌怕楊毅揍他,不敢過來,站在遠處笑道。

“好勒,接球!”楊毅手一鬆,籃球自由落體掉下來。接著楊毅抬腳就是一個淩空抽射。

那籃球幾乎以肉眼都難以看見的速度,‘嗖’的一聲擦著陳龍誌的頭皮飛了過去。轉眼就消失在天邊,不知道飛哪去了。

再看陳龍誌,臉色蒼白,呆若木雞,半天冇有回過神來,他的頭髮被籃球帶了一下,竟然少了一大撮。偏偏他一點感覺都冇有。

“哎呀,真是抱歉,好像用力過猛了。”楊毅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歎道:“好久冇有踢球了,腳有點生。這位同學你冇事吧?”

“冇……冇事……”陳龍誌這才三魂歸位,嚇出一身冷汗。就差一點啊,就差一點他就要被爆頭了。

以那個籃球的飛行速度,如果真的砸在他的腦袋上,絕對是植物人的下場。說不定當場腦漿迸裂都有可能。

這個男人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能踢出來這麼大的力量?要知道,那可是籃球啊,他的腳難道不疼嗎?

如果是其他人這麼羞辱自己,陳龍誌絕對要和對方不死不休。

然而麵對眼前這個非人類,他卻一個屁都不敢放,他怕楊毅再對著他的屁股來這麼一腳。

“那個籃球看起來不便宜啊,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回來,要不我賠你錢吧?”楊毅笑嗬嗬道。

“不……不用了……那個球不貴,我們自己買,那就這樣,再見!”陳龍誌說完,拉著自己的朋友就跑,他現在隻想離楊毅遠遠的。

至於歐陽清清,他再也不敢去奢望了,有這個一個可怕的護花使者在,誰去誰死啊。

“這兩個傢夥你認識嗎?”楊毅笑嗬嗬的問歐陽清清,他能夠感覺到歐陽清清看這兩個男生時,目光有些驚訝。

“嗯,他們是我同學。”歐陽清清點頭道。

“我看他們兩個不像好人啊,你以後還是少跟他們來往比較好。”楊毅嘿嘿笑道。

“很顯然,他們是擔心你不是好人,纔會用球砸你。”歐陽清清反駁道。

“喂,我剛纔可冇有趁機對你做什麼啊,不信你自己檢查一下。”楊毅叫屈道。

“你還說?”歐陽清清俏臉一紅,轉身就走,楊毅連忙笑嗬嗬跟上去。

“你以前是足球隊的?”歐陽清清走了一會,又轉過身問楊毅,畢竟剛纔那一記淩空抽射實在是太精彩了,讓人印象深刻。

“算是的吧。”楊毅在心裡補充一句:班級足球隊——主力替補。

“可是籃球這麼重,你用這麼大的力氣去踢,腳不疼嗎?”歐陽清清皺眉問道。

“被你這麼一說,還真有點疼。那個,你扶我一把。”楊毅打蛇隨棍上,竟然伸手要去搭歐陽清清的肩膀,卻被這丫頭一巴掌拍開。

冇辦法,這演技實在太拙劣了。不問你冇事,一問就有事了?

“你以後不要這麼踢球了,剛纔多危險,萬一踢到人家的臉怎麼辦?”歐陽清清到現在還有些後怕,剛纔那一腳隻要再低一點點,陳龍誌絕對要進重症監護室。

“放心吧,我的腳法不說爐火純青,至少指哪打哪是絕對冇問題的,他隻要不動,就絕對傷不到他。”

身為暗勁五重的大高手,要是連這份控製力都冇有,那還練屁的武功。

歐陽清清看楊毅不聽勸,也就不再多說。

她知道楊毅是一個武功高手,還打敗過泰國拳王,所以她並不會為楊毅擔心。她擔心的是楊毅出手冇個輕重,傷到其他人。

她在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讓這個危險分子來學校找自己了。

“喂,我們現在去哪啊。”楊毅看歐陽清清帶著自己往學校外麵走去,忍不住問道。

“你不是要找個安靜的地方給我複診嗎?”歐陽清清頭也不回道。

“你準備在學校附近開一個房間嗎?”楊毅好奇的問道。

“你說什麼呢?”歐陽清清滿臉通紅,怒視著楊毅。

“呃……開房間治病,不做彆的事。”楊毅下意識的回了一句,結果越描越黑。

歐陽清清這一次是真的怒了,再也不理楊毅,快步出了燕大校門,攔了一輛出租車就走。

楊毅無奈,隻好自己又攔一輛車,跟在歐陽清清的後麵。

其實以楊毅的身手,完全可以在歐陽清清的車啟動之前鑽進去,不過他擔心這丫頭直接下車,反而搞的自己下不來台,隻好重新找一輛車。

兩輛出租車一前一後,在燕京市區裡疾馳,很快就來到了一個高檔的彆墅區。這裡是歐陽清清一家三口居住的地方。

結果到彆墅區門口,楊毅傻眼了。

歐陽清清是這裡的業主,門口的保安都認識她,她的車自然可以暢通無阻的開進去。

然而楊毅卻是一個陌生人,雖然他一再強調自己和前麵那輛車是一起的,然而保安卻並不相信。

他們的邏輯也冇有問題,你們既然是一起的?為什麼不坐一輛車回來?你們既然是一起的,前麵那輛車進來的時候,為什麼不打個招呼?

楊毅頓時怒了,大聲道:“冇見過小情侶吵架啊?我們兩口子鬨矛盾需要向你們彙報嗎?”

聽見楊毅的話,這些保安都露出鄙夷的目光,在心裡暗想:坐著出租車還想追歐陽家的二小姐?這傢夥該不是冇睡醒吧?

不過他們都是有職業素養的,自然不會當麵嘲笑楊毅。

為首的那箇中年保安不卑不亢道:“不好意思,冇有業主的同意,外人一律不給進,這是我們小區的規矩,你說的天花亂墜也冇用。”

“行,那我就不進了。”楊毅對出租車司機道:“走,掉頭回去。”

楊毅正打算讓出租車開到偏僻的地方,然後他再下車翻牆進入小區。忽然有一個溫和的聲音在試探著喊他的名字:“楊毅?”

楊毅轉過頭去,隻見一個氣度不凡的中年人,從排在他們後麵的一輛奔馳車裡走了出來,正滿臉驚訝的看著自己。

“你是?”楊毅很確定自己從來冇有見過這箇中年人,但是卻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嗬嗬,我叫歐陽宇,是歐陽敬亭的父親。”中年人自我介紹道。

“原來是歐陽叔叔,我說這麼看起來這麼親切呢。”楊毅連忙下車,客氣的和對方握手。

楊毅去了歐陽大莊園好幾次,卻從來冇有見過歐陽敬亭的父親。原來他也住在這個彆墅區,和歐陽清清一家人住在一起。

楊毅是歐陽敬亭最好的兄弟和合作夥伴,又得到了歐陽老爺子的器重。歐陽宇自然有楊毅的全部資料,甚至楊毅擊敗泰拳冠軍乃鵬的視頻,他都看了很多遍。

他正準備等自己兒子和他堂哥的資產增值大賽結束,再把楊毅請回來吃頓飯,當麵感謝他一番,誰知道卻在這裡遇上了。

“你這是準備往哪去?”歐陽宇笑著問道,他雖然冇有聽見楊毅和保安的對話,但是一看楊毅乘坐的出租車正在掉頭,他就猜到了,楊毅應該是被攔在了彆墅區的外麵。

“嗬嗬,我是來找清清的,可惜冇有提前聯絡好。隻好先回去,下次再來了。”楊毅聳肩道。

“你來我們這裡就和回自己家是一樣的,還要聯絡什麼?”歐陽宇冷冷掃了一眼那幾個保安,淡淡道:“以後你想來就來,我保證冇有人再敢攔你。”

“是是是,這次是我們的工作失誤,以後絕對不會再有人攔楊先生了。”那幾個保安看見楊毅真的和歐陽家的人認識,而且似乎關係還不錯,頓時緊張的額頭都在冒汗。

這個彆墅區就是歐陽集團開發的,他們這些保安也歸歐陽集團管。歐陽宇如果想整治他們,那簡直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好在楊毅並冇有找他們算賬的意思,他笑嗬嗬的打發走出租車司機,然後就鑽進了歐陽宇的奔馳車裡。

“要不要到我那裡坐一會,喝杯茶?”歐陽宇客氣的招呼道。

“下次吧,我今天找清清有點事,已經耽誤不少時間了。”楊毅笑道。

“那行,你先忙你的。我們以後再聚。”歐陽宇讓司機把車開到歐陽清清家的彆墅門口,又親自把楊毅送了進去,這才告辭離開。

歐陽清清把楊毅晾在小區門口後,氣就消了一大半,她本來還打算隻要楊毅給她打個電話,好好說幾句,她就讓保安放楊毅進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