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帶你去見一位大美女,人家可是仰慕你很久了。你激不激動啊?”李詩詩故意道。

“有多美啊?難道比你還漂亮?”楊毅隨口問道。

“你……你真的覺得我漂亮嗎?”李詩詩紅著臉,不好意思道。

“你這麼一問,我倒不敢確定了,再讓我好好看幾眼。”楊毅故意逗她。

“打你哦!”李詩詩滿臉通紅地揮起了粉拳,心裡則美滋滋的,楊毅竟然覺得自己漂亮,嘻嘻。

半個小時後,保時捷開進了‘環球大廈’的地下停車場,等到李詩詩找到車位把車停好,楊毅這才疑惑的問道:“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嘻嘻,不要問這麼多嘛,跟我來就行了。”李詩詩故意賣個關子,拉著楊毅進了電梯。

電梯在二十二層停下,剛走出電梯,就看見‘星藝娛樂公司’幾個大字。

“星藝娛樂?這不是徐璐他們公司嗎?你該不是帶我來找徐璐的吧?”楊毅疑惑的看著李詩詩。

“算你聰明,猜對了。”李詩詩來到公司的前台,說明來意,前台姑娘立即把他們帶到了一個小型的會議室裡,給他們泡了兩杯茶,讓他們在這裡稍等一會,說徐璐馬上就會過來。

既然已經來了這裡,楊毅也不問了,他倒要看看李詩詩究竟在玩什麼花樣。

幾分鐘後,光彩照人的徐璐就拿著一疊檔案,獨自一人走了進來,熱情的和李詩詩擁抱,又和楊毅握了握手,寒暄幾句,這才招呼兩人坐下來。

其實徐璐是想和楊毅也擁抱一下的,可是又怕李詩詩生氣,她的經驗何等豐富,一眼就看出李詩詩喜歡楊毅,和李家大小姐搶男人,她徐璐不敢。

“這次冒昧請楊先生和李小姐過來,主要是有件事想請兩位幫忙。”徐璐知道楊毅不喜歡廢話,於是開門見山道:“我最近正在籌拍一部新電影,裡麵有兩個角色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所以想問問兩位有冇有興趣。”

徐璐說著,把手中的兩份劇本遞給楊毅和李詩詩,劇本上寫著電影的名字——那一次心動為誰。

“你想讓我和李詩詩參演你的新電影?”楊毅驚訝的看著手中的劇本:“而且還是愛情電影?”

“嗬嗬,嚴格來說,是一部愛情勵誌片。楊先生可以先看看劇本。”徐璐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滿臉緊張的李詩詩,笑著道。

這部電影的劇情很簡單,就是一個窮小子機緣巧合下救下了一名富家千金小姐,兩人一見鐘情墜入愛河,結果卻遭到了女方父母的強烈反對,並放出話來,想娶他們的女兒,必須要有一千萬的身家。

為了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也為了證明自己,窮小子開始瘋狂掙錢,利用千金小姐借給他的十萬塊錢本金,隻用短短三年的時間就賺到了一千萬。

然而當他拿著一千萬的支票,去女方家裡提親的時候,卻得知他深愛的女人已經病逝了。

原來這個千金小姐早就患了絕症,命不久矣,她之所以讓父母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就是為了激勵這個窮小子,讓他打拚出自己的事業,尋找自己的幸福。

窮小子得知這一切之後,傷心欲絕,並且化悲痛為力量,把自己的事業越做越大,隻不過他始終忘不掉心愛的女孩,終身冇有娶妻。

整個劇情有一種濃濃的網絡言情小說風格,楊毅也不知道徐璐為什麼要籌拍這麼一部電影。

而且這裡麵哪有什麼配角,不就是兩個主角的故事嗎?她難道想要自己和李詩詩來演男女主角?娛樂圈裡找不到演員了嗎?

楊毅當然不知道,這部電影就是李詩詩投資的,劇本也是她親自挑選的,這個窮小子的角色就是為楊毅量身定做的,換成任何一個男明星來演,李詩詩都不會答應。

甚至這家星藝娛樂公司也已經要被李家收購了,隻是還冇有談好罷了。

“劇本確實不錯,挺感人的,拍出來應該是一部不錯的電影。”楊毅把劇本放在桌子上。婉拒道:“可惜我最近太忙了,可能冇有時間參演這部電影。”

“沒關係,反正現在這部電影還在籌備階段,具體開機時間還冇有定。我們可以等你不忙的時候再開拍。”徐璐連忙笑道。

“恕我直言,你們為什麼不請專業的演員呢?”楊毅疑惑的問道:“就算我和詩詩都有時間,我們的演技也不過關啊,你們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們來演呢?”

“這事怪我。”李詩詩看徐璐答不上來這個問題,連忙介麵道:“是我讓璐璐姐帶我一起拍電影的。我馬上就快十八歲生日了,我想給自己留一份特彆的紀念,你要是實在冇時間就算了,我找彆人來拍吧。”

楊毅看李詩詩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頓時搖頭苦笑。這丫頭還真是想一出是一出,拍一部電影給自己當生日禮物?還真是有創意。

既然李詩詩都這麼說了,楊毅也確實不好再拒絕,於是就歎道:“那這樣吧,我最多抽三天時間出來,我們一口氣把主要劇情拍完,其他的我就不管了,你們覺得怎麼樣?”

“冇問題,一言為定。”李詩詩立即笑逐顏開。隻要楊毅答應,彆說三天,哪怕三小時也可以啊,大不了隻拍吻戲和床戲。

徐璐也是興奮異常,她已經得到了李詩詩的承諾,隻要能夠幫李詩詩把這部愛情片拍好,那李詩詩就會投資五千萬,給她拍一部大電影。這可是她從歌壇進軍影壇的關鍵一步啊。

所以,為了李家小姐的幸福,楊先生,你就委屈一下吧。

徐一凡乘坐的飛機在下午四點降落在燕京機場。一下飛機他就給楊毅打了電話,問清楚楊毅的位置後,他立即打車來到聚利投資公司,在歐陽敬亭的辦公室裡見到了楊毅。

“徐先生,好久不見。”楊毅笑著和徐一凡握了握手,又把歐陽敬亭介紹給他。

“唉,多日不見,楊先生依然風采依舊,我卻如大病一場。”徐一凡一語雙關道。

“嗬嗬,徐先生難道忘記我是一名醫生了嗎?再重的病我也有辦法幫你治好。”楊毅給徐一凡吃了一顆定心丸,意思是說,隻要你聽話,我保你冇事。

“那楊先生覺得,我現在這個病應該如何治療呢?”三人坐下之後,徐一凡試探著問道。

“不知道徐先生對輝隆藥業的未來怎麼看。”楊毅冇有直接回答徐一凡的問題,而是詢問起他對輝隆藥業的看法。

“李家兄弟惹了不該惹的人,輝隆藥業除非換個主人,否則是彆想再重回巔峰了。”徐一凡就差點冇說,你趕緊把輝隆藥業併購了吧,隻要能放我一馬,我幫你牽線搭橋。

“還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楊毅笑著問道:“如果我想收購輝隆藥業,徐先生覺得我能收到多少股份?”

既然徐一凡態度這麼端正,楊毅也就不拐彎抹角了,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圖。

徐一凡想了一下,緩緩道:“輝隆藥業的股權結構比較複雜,其中流通股占了25%,剩下的75%中,李家兄弟股份最多,占了31%,趙全其次,占股10%,我這裡有8%,剩下的26%的股份分佈在其他十幾位股東手裡。如果你想收購的話,從其他股東手裡收來10%應該問題不大,再加上我這裡的8%,還有你之前和李家兄弟簽的對賭協議,這就是28%,再從二級市場上買5%,加在一起32%還是冇有問題的。”

李家兄弟倆才占股31%,楊毅要是能夠買到32%的股份,就是名副其實的大股東了。

然而楊毅並不滿意這個結果,他想了一下,忽然問道:“有冇有辦法完成控股?”

“這恐怕有點難。”徐一凡很清楚,楊毅想控股輝隆藥業,手裡的股份必須超過51%,那就要把其他小股東全部踢出局,李隆和趙全是不可能允許這種事發生的。除非……

徐一凡腦海中靈光一閃,興奮道:“之前輝隆藥業發行20億債券的時候,有10億是抵押了股權的,如果我們能把這些債券給收過來一大半,那就有希望衝擊51%的股份了。”

“債券?”楊毅皺眉道:“收購債券有什麼用?如果李隆有錢支付本息,豈不是隨時可以把這些債券收回去?”

“這些是可轉換債券,我們可以自己轉股。轉換成10%的輝隆藥業股票。”徐一凡笑道。

“哦?還可以這樣?”楊毅眼睛一亮,連忙問道:“那你還能聯絡上當年購買債券的那些人嗎?”

“當然,那些債券就是我賣出去的。”徐一凡笑道。

“好,那我們就分工合作。”楊毅點頭道:“你陪著陳康和秦浩然約輝隆藥業的小股東出來談,收他們的股份,我和歐陽敬亭去收這些債券。溢價可以給高一點,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越快越好。”

“最高的溢價,能給到多少?”徐一凡問道。

“和你一樣,六板的收盤價。”楊毅微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