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現在,要回購10億的債券,那是一分錢都少不了的,不僅如此,還要再支付一筆利息。他們要質押多少股份才能湊夠這筆錢?

更何況,哪怕他們願意質押,人家金融機構也不願意收啊。

輝隆藥業現在利空不斷,一副即將倒閉的樣子,萬一他們還不上錢,輝隆藥業又破產清算了,那金融機構手裡的股份豈不是砸在手裡?

所以,哪怕趙全豁出老臉,能融資五個億最多了,想融十億,簡直是在做夢。

“那現在怎麼辦?”李隆有些焦急道。

“先開一個股東碰頭會吧,看看還有多少股東手裡有股份。實在不行,就想辦法說服他們簽‘一致行動人協議’。”趙全歎了口氣。他知道,這個難度不亞於從這些股東手裡收購股份。

畢竟這些股東都是有自己想法的,他們如果願意簽這個‘一致行動人協議’,早就簽了。

在李家兄弟如日中天的時候,人家都沒簽,現在李家兄弟江河日下,都要被掃地出門了?人家願意和你共同進退?你這不是開玩笑嗎?

“好,我這就給他們打電話,爭取明天開會。”李隆也知道這件事很難,可是這已經是他唯一能做到事情了,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楊毅入主輝隆藥業,他總要做點什麼來阻止對方。

可惜,哥哥再也無法給自己建議,否則他一定能夠想出辦法來。

燕京,聚利投資公司。

歐陽敬亭掛上打給證監會一位朋友的感謝電話,對楊毅笑道:“好了,萬事俱備,明天就可以召開股東大會了吧?”

“你要和我一起去嗎?”楊毅問道。

“當然了,我好歹也是股東之一啊。”歐陽敬亭哈哈笑道。

他今天把所有的空單全部平倉,然後反手吸籌,至少吃下了上百萬手輝隆藥業股票,成本比楊毅收購徐一凡的可低多了。

“有冇有其他資金和你一起掃貨?”楊毅好奇的問道。

“肯定有啊,隻不過都不大就是。他們肯定都等著明天以更低的價格加倉呢。”歐陽敬亭嘿嘿笑道。

“陳康和秦浩然他們的空單都止盈了吧?”楊毅又問道。

“那誰知道?反正我通知他們了,他們要是不執行那就隻能白忙一場了。”歐陽敬亭聳聳肩,無所謂道。

楊毅點點頭,李詩詩和曹俊明的賬戶,楊毅都確定止盈出來了,陳康和秦浩然就不確定了,他們要是還想著明天有更低的價格,那這次就真的是白忙活了。

因為輝隆藥業複牌之後有很大的概率是一字板漲停,那時候空單是無法平倉的。

“李家那小丫頭這幾天怎麼冇來?”歐陽敬亭忽然想起一件事,有些奇怪的問道。按照那丫頭的性格,要是知道自己的賬戶賺了這麼多錢,早就過來數錢了,誰知道她卻連續幾天都冇有過來。

“她忙著拍電影呢。”楊毅滿臉無奈的把李詩詩和徐璐籌拍電影的事情說了出來,這幾天,那兩人肯定在忙活這件事。

“拍青春愛情片?”歐陽敬亭滿臉的不可思議:“你和李詩詩?”

“我也不想拍啊,還不如拍一部武俠片呢。”楊毅無奈道。

“嗬嗬,我倒覺得挺有意思的。”歐陽敬亭笑道:“什麼時候開拍啊?我過去看看熱鬨。”

“等拿到輝隆藥業的控股權再說吧。”楊毅淡淡道。

很快,輝隆藥業的所有股東都接到了通知。新晉大股東楊毅提議召開股東大會,地點就在輝隆藥業總部大廈,時間是明天上午十點整。

接到電話通知的李隆,氣的直接把手裡的電話給砸了。

媽的,老子好不容易纔把所有的小股東都召集過來,感情是為你楊毅服務的?你他媽到底收了多少股份啊,一副誌在必得的樣子。

李隆已經安排趙全去統計剩下的小股東手中的股份了,隻要這些小股東加在一起,持股還超過15%,楊毅就完不成控股,自己還能和對方周旋。否則就真的麻煩了。

然而趙全統計而來的數字卻令李隆的心沉到了穀底。

12%,這些股東加在一起,竟然隻有12%的股份了,其他的股份全部被人收購走了。

雖然收購這些股份的人都各不相同,但是李隆用腳趾頭想一想,也知道這些股份最後肯定會彙集在楊毅手中。

也就是說,楊毅現在從各個渠道收集的輝隆藥業股份已經有32%了,如果再加上10%的對賭協議和10%的債券,穩穩的52%,徹底完成控股。

“不行,我們必須儘快籌集10億資金,然後行使強製回購權,把這些債券收回來。”李隆大聲道。

輝隆藥業發行的這一批債券有一個強製贖回條款,就是說他們隻要足額還本付息,就可以在債券到期日之前,提前贖回債券。

可是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們怎麼可能籌集十億的資金?哪怕關係再好的金融機構恐怕也不願意承擔這麼大的風險。

除非他們去找私人來做股權質押,可是先不說能拿出這麼多資金的大富豪本來就不多,就算人家有錢,又憑什麼借給你用?你手裡的股權又不是多優質,說不定真的會砸在手裡呢。

“唉,我來聯絡一下看看吧。不過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趙全歎了口氣,走出了李隆的辦公室。

他也有一種無力迴天的感覺,楊毅和歐陽敬亭這一對組合,實在是太厲害了。他們有手段有資金,還有人脈,簡直把自己這些人安排的明明白白,一點還手之力都冇有。

有那麼一瞬間,趙全甚至想著,乾脆就這麼投降算了,說不定輝隆藥業在楊毅的帶領下,會比李家兄弟發展的更好。可是一想到自己付出的那麼多心血,他是真的不甘心啊。

楊毅自然不知道李隆和趙全已經陷入了絕望。

他從聚利投資公司離開後,就直接回到了507研究所。

明天一早就要飛平川,實驗室的工作,自己要安排好。

楊毅現在手裡的事情這麼多,暴血丹和洗髓丹的融合工作,自然不可能全靠他一個人。

現在有一個研究團隊專門幫助楊毅研究這種新型丹藥,大量的瑣碎工作都由他們完成,楊毅隻需要負責最後的融合就行了。

“張博士,今天的進展如何?”楊毅來到實驗室,對一位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道。

這箇中年人叫張路,是507研究所的技術大拿,對生物工程和藥劑學尤其擅長,朱千辛專門把他調過來配合楊毅的研究工作。

“藥性衝突還是解決不了啊,隻要一加入基因藥水,藥效就會被破壞。”張博士搖了搖頭,一臉凝重道。

他們這幾天都在做兩種丹藥的藥性測試,其他的藥材因為都是植物藥,所以基本冇有什麼衝突,然而一旦加入從章魚體內提煉出來的基因藥水成分,原來的藥性就會立即紊亂,最終失效。

有一種植物藥和生物藥勢不兩立的感覺,他們想了很多辦法都不行。

“那就先不加基因藥水,用最老版的暴血丹和洗髓丹融合試試。”楊毅很清楚,他當時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基因藥水和暴血丹融合在一起的,現在想在兩者之間再融進去一顆洗髓丹,難度自然是成倍增加的。

“好吧,暫時也隻能這樣了。”張博士歎道。

楊毅安排好實驗室的工作,又把明天要去平川一趟,不一定能來實驗室的事告訴了張博士他們,這才離開實驗室,向朱千辛的辦公室走去。

“咦,你們都在啊。”楊毅推開門,發現朱千辛的辦公室裡竟然濟濟一堂。

不僅秦嵐、熊傑和朱萬苦在,就連邁克他們四個也恭恭敬敬的站在那裡。一副隨時等著接受命令的樣子。

“你回來了?”朱千辛笑著對楊毅點點頭,指著朱萬苦道:“正好來給萬苦診個脈,他說服用洗髓丹後,燥火有些旺盛,鼻子老流血。”

楊毅掃了朱萬苦一眼,微笑道:“他這個毛病吃藥不管用,要找個女朋友才行。”

眾人立即就懂了,都露出會心的笑容,朱萬苦則漲紅了臉,在心裡暗想:或許自己是該找個女朋友了。

楊毅看見邁克他們都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忽然想起一件事,主動道:“我之前說過,隻要你們幫我抓住陳先生或者李輝,就恢複你們的自由身,現在這個約定已經完成了,你們隨時都可以離開……”

楊毅的話還冇說完,邁克就連忙擺手道:“no,no,no,冇有人能把我們從楊先生身邊趕走。我們要繼續為楊先生工作,哪怕冇有薪酬都可以。”

楊毅詫異的看著他們,不明白他們怎麼忽然改變主意了,之前不是還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嗎?

還是朱萬苦解答了楊毅的疑惑,他咳嗽一聲,解釋道:“他們確實不要薪酬,隻要一顆洗髓丹,他們就可以心甘情願的為你工作下去。”

雖然被朱萬苦說破了心中所想,但是這些老外卻冇有絲毫尷尬的表情。他們就是這個性格,不喜歡你的時候就直接表現出來,想和你交易什麼,也會直接表達出來,從不藏著掖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