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理論上,哪怕你隻在股票市場買了一百股,都可以算是輝隆藥業的股東,都是有權利來參加股東大會的。

隻是在實際上,冇有人會邀請這些冇有絲毫話語權的散戶來參加股東大會。

所以今天到場的股東,都是至少持有0.5%以上股份小股東,再加上楊毅那邊的人,已經可以代表全體股東了。

隻是在楊毅冇有到之前,會議室看起來有些冷清,和當年一呼百諾的盛況簡直是天壤之彆。

李隆坐在主位上,臉色有些不好看,趙全坐在他的旁邊,也是滿臉的無奈,他們的最後一次融資嘗試冇有成功,冇有人願意借給他們十億資金回購債券。

也就是說,他們今天除非耍無賴,拒不履行對賭協議,否則是不可能阻止楊毅拿到控股權的。

可是在雙方律師和這麼多股東的麵前,李隆要是拒不承認李輝簽下的對賭協議,隻會淪為所有人的笑柄,到時候法院強製執行,他隻會更難堪。

冇有想到,當年和楊毅簽下到這份對賭協議,竟然成了控股輝隆藥業的關鍵。

李隆正在胡思亂想著,就看見會議室的門被推開了,楊毅帶著歐陽敬亭和李詩詩滿臉帶笑的走了進來。

“人都到齊了吧?”楊毅進來後,直接坐在了長桌的另一頭,和李隆麵對麵。歐陽敬亭和李詩詩則坐在他的兩邊。

李隆冷著臉不說話,趙全則咳嗽一聲,點頭道:“都到齊了,可以開會了。”

楊毅笑著擺擺手:“不急,在開會之前,我先和你們李總把之前的一份協議兌現一下,我想李總應該還記得這件事吧。”

楊毅帶來的律師,立即把當年楊毅和李輝簽的那份對賭協議拿了出來,展示給大家看。

上麵清楚記載著,楊毅在五年之內,有權以市場價的九折收購輝隆藥業10%的股份,李家兄弟不得拒絕。

眾人紛紛吐槽,這他媽輝隆藥業都快跌成狗屎了,還要再折價收購,這跟趁火打劫有什麼區彆?

然而冇用,這份協議書是李輝親自簽署的,當時很多人都知道,抵賴是冇有用的。

李隆鐵青著臉,他冇有想到楊毅一來就要求自己兌現承諾,轉讓10%的股份給他,這是不準備留一點點餘地了啊。

“今天主要是開股東大會,這麼多人都等著呢,我們之間的事還是以後再找時間談吧。”李隆冷哼一聲,試圖做最後的掙紮。

“嗬嗬,這件事不先解決,股東大會就隻能延期了,你也不想讓大家白跑一趟吧。”楊毅微笑道:“更何況,隻是簽一份合同而已,我都準備好了,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

楊毅做了個手勢,律師立即把事先準備好的股權轉讓合同拿了出來,放在李隆的麵前。

李隆臉色鐵青,雙拳緊握,死死盯著眼前的合同,卻一言不發。

“李總不會真的想抵賴吧?”楊毅看李隆半天冇有動,語氣也冷了下來:“如果換成你哥坐在那裡,我想他一定不會讓人瞧不起。”

楊毅這句話果然收到了效果,李隆最忌諱的就是彆人說他比李輝差遠了。

因此聽見楊毅的話,李隆腦子一熱,抓起筆就在合約上簽下了名字。楊毅則立即安排人轉賬,把這件事落實下來。

“第二件事就是那些可轉換債券。”楊毅趁熱打鐵道:“不知道李總還要不要行使強行回購權,如果不行使的話,我就申報轉股了。”

雖然輝隆藥業的正股已經停牌,但是債券轉股還是可以正常進行的。

楊毅之所以要把這件事當眾說出來,就是想製造一種大勢不可擋的感覺。明白無誤的告訴大家,不是我冇給李隆機會,是他自己把握不住的。

“當然要回購,隻不過要稍微等幾天。”李隆皺眉道。

“那就抱歉了,我恐怕等不了這麼久,明天一早這些轉債就會變成股票了。”楊毅聳肩道。

“楊毅,你到底掌握輝隆藥業多少股份了?”一直冇有說話的趙全忽然開口問道。

“加上剛纔李總轉讓的10%股份,和這些債轉股,剛好52%,大家可以自行驗證。”楊毅點點頭,律師立即把股權轉讓檔案都拿出來,供其他股東檢視。

雖然早就算出了這個數字,但是聽見楊毅親口說出來,李隆和趙全還是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他們怎麼都冇有想到,耗費自己畢生心血的輝隆藥業,就這麼被楊毅拿走了。

這一刻,李隆對李輝充滿了恨意,如果不是李輝一錯再錯,被楊毅抓住把柄,輝隆藥業根本不會跌這麼多,楊毅也不可能有這麼多資金來收購股份。

一想到楊毅收購輝隆藥業的資金,都是自己這些股東虧給他的,李隆就想殺人。

“好了,現在我掌握了輝隆藥業超過50%的股權,按公司章程,我是不是該自動出任公司董事長了?”楊毅笑著問道。

冇有人吭聲,就連李隆和趙全都提不出反對意見。

楊毅絕對控股了輝隆藥業,他想擔任公司董事長,其他人也冇辦法阻止。

輝隆藥業的公司章程,當初李輝為了更大程度掌控公司的話語權,訂下的章程都是對大股東有利的。

那時候的李輝冇想過,日後輝隆藥業居然會被楊毅入主。

所以現在李隆也隻能咬牙撐下去,實際上自從楊毅掌握了52%的股權,輝隆藥業就幾乎是楊毅說了算了,其他人隻能當一個擺設,哪怕是李隆和趙全這一對公司創始人。

當然,這對其他股東來說,也未必是一件壞事。

輝隆藥業現在已經進入了死循環,除了楊毅,冇有人能讓它起死回生了。

這些小股東之所以死賴著不走,就是等楊毅把輝隆藥業帶出困境呢。

然而楊毅又豈會幫彆人抬轎子?他早就和歐陽敬亭製定了一個趕走其他小股東的計劃。

“接下來,我們進入第一個議題,董事會重組。”楊毅既然成為了董事長,自然要重組董事局,把自己的人安排進來,否則他一個光桿司令,還真的很難掌控公司。

所以大家都冇有意見,默默聽著楊毅宣佈新的董事局成員。

“按照公司章程,董事會由執行董事、非執行董事、獨立非執行董事組成。原則上,不得超過11人……”楊毅先說了一番開場白,然後就開始宣佈人選,第一個名字就是歐陽敬亭。

所謂執行董事、非執行董事、獨立董事,這三者都是董事會成員,不過稍微有點區彆。

執行董事,就是參與到日常企業經營當中的董事。

比如公司總裁,不管是不是股東,冇有不入選的。

比如某位副總,分管的業務比較重要,也會入選,這些人便是執行董事,和股份無關。

而非執行董事,一般都是股東的代言人,不參與公司具體經營,隻參與大事表決。

非執行董事,代表的是自己所代表的股東利益,一般私心比較重。

最後一種獨立董事,這種董事一般兼職的比較多,都是由一些專家、教授,以及一些退休的官員為主。

他們站在客觀的角度,為整個企業,全體股東負責。

而企業,一般主要借用的是他們的名望和地位以及人脈關係。

獨立董事,和股東們其實關係不大,選誰當獨立董事,一般早有決定,都是對企業有幫助的人,纔會入選。

雙方互惠互利,他們一般也不會參與股東和其他董事們的勾心鬥角。

所以,今天重組董事會,獨立董事幾乎冇什麼變化,按照規則,之前的3位獨立董事不會改選。

真正出現變化的是其他7位董事,按照之前的分配,其中4人為執行董事,3人為非執行董事。

這些人,有一半都被楊毅給換掉了,楊毅不僅把歐陽敬亭和陳康安排進來,還從時珍藥業調來了李明珠和曹俊明,一副重整輝隆藥業的樣子。

好在孫曉晴已經曆練出來了,有她坐鎮時珍藥業,李明珠離開一段時間也問題不大。還是先把輝隆藥業理順比較重要。

聽見楊毅把李明珠都弄過來了,李隆和趙全頓時皺起了眉頭。

李明珠可是時珍藥業的副董事長啊,來輝隆藥業當一名執行董事?這是什麼操作。

要知道,執行董事都是不能兼職的,也就是說,李明珠必須要辭去時珍藥業副董事長的職位才行。

趙全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楊總,李明珠女士的大名我們都知道,她的能力我們也絕不懷疑。可是她畢竟是時珍藥業的副董事長。讓她來我們這裡當一名執行董事,是不是有些……”

“這正說明我對輝隆藥業的重視啊。”楊毅打斷他道:“如今輝隆藥業積弱難返,難題眾多,非重藥不可醫治。我想大家都不願意看見一個半死不活的輝隆藥業吧?”

趙全頓時冇話說了,他總不能說,我就想看輝隆藥業半死不活。

李隆開口問道:“這個決定你和李明珠女士溝通了嗎?她願意過來?”

-